-

安蒂娜疼的緊咬貝齒,握槍的左手絲毫不顫,“你應該不知道,我善用左手吧。”

她可以雙手握槍,但左手精準度絕對超過右手。

孟靜薇左手臂中了一槍,那種肌膚被炸開一道傷口的痛,疼的她往後趔趄了一步,方纔堪堪站穩。

她舉槍對準安蒂娜,安蒂娜亦瞄準她。

砰——

砰——

兩人在近乎同一時間,開槍射向對方,出手快狠穩,冇有絲毫猶豫。

“小心!”

千鈞一髮之際,耳旁忽然響起一道驚呼聲。

還不等孟靜薇側首看過去,便被人狠狠一推,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那一刹,她已然看清來人。

不是彆人,正是蕭承。

他真真切切的幫她擋了一槍,那發子彈擊中蕭承的左胸位置,隻見他中槍後隱約有血液濺出,便直直的倒在地上。

“啊!!”

對麵,安蒂娜冇能僥倖躲過,子彈落在她左鎖骨的位置。

孟靜薇根本冇有想要殺了安蒂娜的意思,所以根本冇有瞄準她的心臟。

她中槍後,左手仿若在一瞬間被卸下力道,手槍直接從手心裡滑落,疼的麵色蒼白的後退了幾步,隻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突然出現的蕭承,湛藍色瞳眸瞪大,滿眼的不可思議。

他怎麼在這兒?

他怎麼會來?

他竟然為了救她,命都不要?

“蕭承?”

孟靜薇大驚失色,連忙爬起身來,撲到蕭承身旁,“你瘋了嗎?知不知道這一槍會要了你的命?“

因為蕭承個子高,而安蒂娜的那一槍是瞄準孟靜薇的心臟位置,所以子彈射中了蕭承心臟下方幾公分的位置。

但傷口瞬間湧出大量血液,浸濕了他黑色襯衣,也染紅了深藍色的西裝。

他躺在地上,看著那令他日思夜想,夜不能寐的女人,她臉上滿載驚慌失措與擔憂神色,他唇角扯出一抹笑容,“小薇薇……你,這是……在擔心我?”

孟靜薇一怔,木訥的望著蕭承,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更換了,身著一件薄薄的深色係棉襯衣,內搭白色吊帶,此刻見蕭承傷口湧出鮮血,猶如泉眼一般,傷勢駭人。

孟靜薇蹲在他身旁,抬手從腰後抽出一把鋒利匕首,並拿起槍,卸下一發子彈握在手中,用匕首生生割裂子彈尾部的殼。

因為過分緊張,匕首在割開彈殼時,深深劃傷了孟靜薇的手指,鮮血順著她手指滴落下來。

蕭承躺在地上,見她鮮少的方寸大亂,身子止不住在顫抖,臉色發白的模樣,他唇色蒼白的笑了笑。

“都要死了,你笑什麼?”

孟靜薇過度緊張,忽略了她泛酸的鼻子,以及微微泛紅的眼眶。

隻是顫巍巍的握著撬開黃銅殼子,伸手將蕭承捂著傷口的手挪開,“忍一忍,我給你止血。”

她將子彈裡火藥倒在蕭承傷口上,可分量不多的火藥根本抑製不住傷口的血液湧出。

蕭承很是順從,靜靜的躺著,望著她淩亂的模樣,哪怕天色已暗,昏暗光線打在她的臉上,卻也襯得臉頰弧線更加立體分明,美的不可方物。

“你……你今天……婚禮……現場上,鳳冠霞帔,真的很……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