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眺望遠方,半山腰上逐漸升騰起飄渺雲霧,宛如仙境一般,美不勝收。

可就是這場雨,愈發攪亂了孟靜薇的心。

她從冇有什麼時候會像此刻這樣煩躁不安、憂心忡忡。

砰、砰、砰——

驀然,山下響起槍擊聲,聲音在山澗迴盪盤旋。

守在彆墅外的保鏢瞬間警惕起來,就在那一瞬間展開防備姿態,甚至有幾個人朝山下跑去,想要探探情況。

“孟小姐,有人殺來了。”

臥室門被黛絲媞妮推開,她快速走了進來,說道:“你立馬跟我去山後躲一躲。老師說山後有一處隱蔽的洞穴,可以保證絕對的安全。”

孟靜薇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忽然覺得多年來的身手都白練了,這一刻,根本派不上用場。

“給我一把槍。”

她回頭,對黛絲媞妮說道。

“來,先把雨衣換上。”

外麵下了暴雨,他擔心孟靜薇會生病感冒,影響腹中胎兒。

孟靜薇也不矯情,接過雨衣,快速穿上,然後從黛絲媞妮手中接過槍和子彈,與她一起下了樓。

朝後山而去。

山洞位置隱蔽,兩人隻能從荊棘叢中穿過,所以速度很慢。

身後,槍擊聲不斷,聲音在山穀間迴盪著,撩撥著心絃。

樹上鳥兒被驚醒,振翅高飛,撲閃著翅膀離開了危險之境。

一名保鏢前方開路,孟靜薇身後是黛絲媞妮,以及八名保鏢護著。

不知走了多久,槍聲越來越近,似乎從山後也上來了一批人。

砰——

突兀的一槍射了過來,直接打中了孟靜薇前麵的保鏢,那保鏢應聲倒下。

“小心!”

黛絲媞妮大喊一聲,拉著孟靜薇蹲下。

周圍,出現了數十人的殺手。

不,準確的說,是身著迷彩服的雇傭兵,身手矯健的穿梭在密林中,對這邊一陣瘋狂掃射。

“你朝那邊走,我去引開他們。”

黛絲媞妮跟孟靜薇指了一下後山山洞的位置,然後帶著四名保鏢朝北邊跑了過去,並開了幾槍。

“快,在那邊,追。”

“追上去!”

“快點。”

……

火力吸引了雇傭兵的注意力,眾人紛紛朝北邊跑了過去。

孟靜薇身上穿的是迷彩服色的雨衣,躲在荊棘叢中不易被髮現。

待槍聲漸漸遠去,她才起身,與幾個保鏢一起離開。

她一邊跑著,一邊伸手捂著小腹,著實覺得腹中孩子來得不是時候。

否則,她也不需要這些人來保護她的安全,便能有更多力量去增援擎牧野。

暴雨,來得猛走得也快。

雨停了,天……卻暗了下來。

“孟小姐,久候多時啊。”

她正快速行走在密林中,忽然,前方幾個人如從天而降一般出現在麵前。

孟靜薇步子一頓,定睛看向麵前的人,“安蒂娜?”

安蒂娜金色長髮高束,編了個麻花辮,身著灰色背心,寬鬆迷彩褲,以及黑靴。

背心將她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線完美展現出來,腰上彆著手槍,右手握著一把沙漠之鷹,冷眸睨著孟靜薇。

“好歹相識一場,大喜的日子,想跟你道一聲‘新婚快樂’可真是難為我了。”

她調侃了一句。

“少夫人小心點。”

保鏢擔心孟靜薇的安全,走上前,將她護在身後。

孟靜薇微白的唇勾了勾,將保鏢推開,對安蒂娜說道:“大小姐的普通話長進不少,著實讓我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