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區分敵我,亦為了保護酒店工作人員安全,擎牧野在今天早上替換掉了酒店的工作人員,其他人員全部放假,而酒店也早在半月前就被包場,不對外開放。

他做事小心謹慎,著實在安東尼等人的預料之外。

而擎牧野本人戒備心理更強,除幾個好兄弟之外,他絕不容許任何人靠近他。

眼看著雙方交戰半個多小時,戰況膠著,可擎牧野毫髮未傷,安東尼自然急了。

“除掉擎牧野隻換取與安東尼王子的信任,未免太虧了。這筆生意,我拒絕!”宋君毫不猶豫的拒絕。

“你什麼意思?”

安東尼戴著墨鏡,鏡片後的湛藍色瞳眸漾著寒芒。

“一個億的傭金,我做掉他。事成之後,我金盆洗手,隱退。”

宋君言罷,回頭,帶著傷的臉上滿是冷酷,那一雙眸子則冷若玄冰,仿若冇有感情的機器。

“哈哈哈……好,成交!”

一個億買擎牧野的人頭,簡直再劃算不過。

這事兒,他當然同意。

安東尼爽快答應。

“先支付五千萬定金。”

“五千萬?”

望著宋君冷漠的麵龐,連眼神都透著冰冷,安東尼遲疑一瞬,而後掏出錢夾,將一張準備好的支票遞了過去。

宋君伸手去接,他猛然收回手……

西裝革履的宋君微蹙著眉,與他對視著。

哪怕隔著墨鏡,安東尼也能清楚洞察出他漆黑瞳仁裡的肅殺冷意。

安東尼唇角洋溢起笑容,適纔將支票放在宋君的手心中,並拍了拍他的肩,“等你凱旋。”

宋君看也不看支票的額度,直接塞進西裝內側口袋,伸手從腰後摸出一把手槍……

而就在這時,副駕駛的黑衣人倏地掏出一把手槍對準宋君的腦門!

宋君動作一滯,雙手熟練的打開槍膛,上子彈,而目光卻陰測測的盯著安東尼,鼻子裡發出一道輕嗤,“這就是安東尼王子所謂的‘誠意’?”

駕駛座上的司機後知後覺自己猶如驚弓之鳥,反應過激,這才慢慢的收回手槍。

倒是安東尼被宋君一句話噎的下不來台,當即坐直身體,一巴掌拍在司機腦門上,“道歉。”

狠狠一巴掌拍的司機腦瓜子疼,他縮了縮脖子,對宋君道:“宋先生,對不……”

一個‘起’字還冇說完,宋君人已經推開車門下了車,砰地一聲甩上車門,離去。

“哇哦~這性子,老子喜歡!”

安東尼注視著宋君的背影,愈發覺得這男人血性十足,隱約間竟激發了他的‘征服’欲。

與擎司淮相比,他忽然覺得宋君更討人喜歡。

他揚了揚眉,舌尖輕tia

了一下唇瓣,目光氤氳著一許暖色。

宋君走了百十米,便小跑著衝向亞特蘭斯蒂酒店,遠處的保鏢仍然堅守陣地,因為擎牧野千叮嚀萬囑咐,不要阻止那批人進入酒店。

他們需要做的,是阻止外人闖入酒店,以免傷及無辜。

“宋哥,你可算來了,快進去看看吧。”

保鏢看見宋君,立馬跟他打了個招呼,焦急萬分的指了指酒店,說道。

“行,你們守好了。”

宋君步子未停下,快速跑向酒店門口,人剛到門口就砰砰砰擊中三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