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人進了客廳,走到臥室,門口守著的是iva

和時然。

擎牧野又讓韓宇拿出來幾個紅包,遞了過去。

兩人一看紅包裡的麵額,頓時麵麵相覷的笑了笑個,乖乖的把門打開了,“新郎,快進去吧。”

臥室裡,孟靜薇盤腿坐在床上,忍不住一笑,“就這麼讓他隨隨便便進來了嗎?是不是太草率了?”

時然和iva

晃了晃手裡的紅包,無奈的撇了撇嘴,“唉,擎總的‘鈔’能力,我們實在無力反抗。”

“哈哈,對對對,鈔能力,哈哈……”iva

掩唇一笑。

擎牧野拿著一束捧花走了進來,“怎麼,阿薇這麼不想見到我?”

他把鮮花遞給她。

“這都讓你看出來了嗎。”

孟靜薇故意調侃了一句。

“哎喲喲,親一個啊,不親一個不行呐。”

“親一個,親一個。”

“就是,快,二哥,上啊。”

“親一個,親一個。”

“快點快點。”

……

眾人站在一塊,起鬨著。

擎牧野走了過去,俯身,抬手勾起孟靜薇的下巴,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

“唔……太棒了。”

“羨慕了。”

“嘖嘖嘖……二哥不行啊,親一下就好了嗎?”

“一嘴狗糧。”

“哈哈哈……”

……

擎牧野回頭瞪了一眼唐肆,“就你話多。”

唐肆立馬噤聲,不敢再放肆。

緊接著,擎牧野給孟靜薇換鞋,梳頭,然後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將她抱了出去,上了車。

杜鵑和孟田華依依不捨的跟了過去。

車窗降落下來,杜鵑伸手拉著孟靜薇的手,“閨女啊,到那邊一定要懂事些,賢惠點,知道嗎?”

一旁的孟田華也不忘叮囑著,“是啊,可千萬彆像在家裡一樣任性。”

“嗯嗯,我知道的,媽。”

見到養父母都紅了眼眶,孟靜薇也跟著落了淚。

擎牧野走了過去抱了抱兩老,“爸、媽,放心,我會照顧好阿薇的,不會讓她受委屈。”

“媽相信你。”

“你小子要敢讓我閨女受委屈,我就跟你拚命。”

老兩口有些不放心的說著。

擎牧野又安撫了幾句,然後請老沉頭上了車。

一行幾個兄弟朋友也都紛紛上了車,一起離開。

轎車離去,孟田華和杜鵑站在那兒,注視著二十輛紅色法拉利漸行漸遠,終究忍不住落淚。

從鄉下到郊區,直接上了高速。

……

瀾城。

某私人會所。

安東尼、擎司淮、韓君硯、蕭承等人坐在一起。

蕭承手裡夾著一支香菸,站在落地窗前,注視著窗外,沉聲道:“我冇什麼要求,隻一點!讓她順利完成這場婚禮。”

隨著他話音落下,坐在桌子前的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各異,卻都沉默不言。

擎司淮夾著香菸對菸灰缸裡彈了彈,“蕭少還真是癡情,對孟靜薇念念不忘呐。”

他語出諷刺。

隻要一想到自己被孟靜薇親手給毀了,他就恨不得把孟靜薇挫骨揚灰。

“管好你自己。”

蕭承冰冷的丟下一句話,不屑於跟擎司淮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