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擎牧野剛走到大門口,一眾親戚就堵在門口,“新郎,恭喜呀,快快快,紅包,紅包。”

“是啊,不給紅包,不讓進啊。”

“哇塞,新郎官,你好帥啊。”

“再帥,也要先給錢才能進。”

“對,你不能就這麼娶走了我表姐。”

“可不是嘛,喜歡我表妹的人那麼多呢。”

……

擋住大門的除了孟靜薇的親戚還有一些同學和發小。

擎牧野身著黑色西裝,打扮的油光可鑒,儀表堂堂,一手握著鮮花,溫潤一笑,“紅包當然少不了,但你們也少不了祝福的話。”

“我祝你們白頭偕老,新婚快樂。”

“比翼雙飛,早生貴子。”

“希望你們舉案齊眉。”

“伉儷情深。”

“相親相愛,百年好合。”

……

聽著他們的祝福,擎牧野挑眉一笑,回頭看了一眼唐肆,隻見唐肆從褲子口袋裡掏出厚厚一疊紅包遞了過去,“二哥,少給點,裡麵還有人堵著呢。”

擎牧野接過紅包,大手一揮,直接將紅包往左邊撒了過去。

百十個紅包就這麼紛紛揚揚的灑落在地,眾人紛紛跑過去搶紅包,一時間門口清空,他順利走了進去。

過了前院大門,後院的正大門守著的是楚雪、季瀾鋒、黛絲媞妮。

楚雪擋在前麵,“恭喜啊新郎官,瞞我瞞的好辛苦啊。”

“是嗎?”

擎牧野心情甚好,俊朗一笑,“等你新婚那天,我一定到場。”

“嘁,說那麼多廢話乾什麼,先給紅包,少了可不讓進!”季瀾鋒走了過來,碰了碰身旁的楚雪,“你說對吧,楚雪。”

“那是當然。”楚雪點了點頭。

“彆忘了我哦,否則你可過不了我這一關。”黛絲媞妮挑眉一笑。

站在一旁的杜鵑靠在孟田華耳旁,小聲問道:“老孟啊,我怎麼看這些人都不簡單呢,還有外國人,咱閨女啥時候認識這麼多人?”

“想什麼呢,擎牧野那麼有錢,認識一些國外的朋友很正常。”孟田華解釋了一句。

“說的也有道理。”

杜鵑點了點頭,覺得是這麼個情況。

那邊擎牧野又從陸言銘那裡拿了幾個紅包遞給他們,“辛苦了,謝謝。”

幾個紅包遞了過去,楚雪打開一看,不由得感慨,“五百萬?真夠闊綽的。”

唐肆拿的是小紅包,發給孟靜薇親戚朋友較為合理,否則給的多了,日後隻會引來一係列的麻煩。

但麵前的三個人身份不同,擎牧野自然也有考量。

“你楚雪算我擎牧野的妹,應該的。”擎牧野笑了笑。

“我呢?”季瀾鋒雙手環胸,“我可是丟了幾個通告過來的。”

今天是孟靜薇的大婚之日,季瀾鋒和斯蒂夫都跟劇組請了假。

但他們兩人身份特殊,怕有人看見了他們就會引起騷亂,破壞了婚禮,便一直戴著口罩和墨鏡。

“一視同仁。”

擎牧野給他們的紅包都是一樣的,每人兩個紅包,各裝著五百萬的支票。

“得,看你這麼大方,就讓你進去了。”黛絲媞妮揚了揚手裡的紅包,讓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