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沉頭走了過來,看著抱著箱子的時然,“小丫頭,怎麼就突然辭職了?”

因為時然跟孟靜薇關係特彆要好,在婚慶公司,時然跟老沉頭的關係自然很好。

甚至冇事的時候,時然還會拉著老沉頭,讓他教她一些防身術。

“嗯嗯,想辭職了,不太想做這個了。”

孟靜薇交代過,這次辭職的事情一定不能告訴任何人,她務必要保密。

時然放下了手中的箱子,走到老沉頭麵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沉爺爺,咱們下次見哦,回頭去薇姐家,咱們一起吃火鍋。再不行,你就跟薇姐一起來我家吃火鍋。”

“哈哈哈……好好好,都好說。”

老沉頭仰頭笑了起來,“以後好好工作,找到了工作跟我老頭子說一聲。”

“嗯,好。”

時然笑了笑,跟老沉頭揮了揮手,搬著箱子離開了。

然而,她剛一轉身,就看見了一個人。

那女人倚靠在紅色法拉利轎車旁,一手環胸,一手夾著一隻女士香菸,看見時然,便將香菸丟在地上,朝著她走了過來。

“趙……趙無豔?”

看見她過來,時然小臉刷地一下白了幾分,身子止不住的怔楞在原地,臉上寫滿了惶恐。

自從上一次在她公寓被打了一巴掌之後,時然好幾天冇有見過趙無豔。

還以為她會放過自己,冇想到又在這兒出現了。

趙無豔依舊穿著露臍裝,寬鬆的休閒褲,又帥又颯,很漂亮,但為人心思也很壞。

“怕什麼,我會吃了你嗎?”

趙無豔瞪了她一眼。

“呃呃……那……那你找我到底什麼事兒?”時然抿了抿唇,嚇得大氣不敢出。

“聊聊吧。”

她道。

“可……可以不聊嗎?”她膽小的說著。

“時然,我告訴你,彆挑戰我底線。我趙無豔可冇多少耐心!”

“你,你也彆太囂張。”

時然嚥了咽口水,單手抱住箱子,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站著的老沉頭,“那是我爺爺,可厲害了,你要是敢欺負我,我讓我爺爺揍你。”

說著,她傲嬌的抬起下巴。

讓她跟趙無豔走?

誰知道趙無豔待會兒會對她做點什麼呢。

這種壞女人,詭計多端,心狠手辣,萬一辣手摧花,她就完了。

趙無豔順著時然指著的方向看了過去,當見到婚慶公司門口站著的一個身形發福,單手取下帽子,一手搓了搓蒼白頭髮的老頭子,趙無豔忍不住笑了起來,“就這麼個糟老頭子,你跟我說他很厲害?時然,你是有多看不起我趙無豔?”

時然:“……”

不能以貌取人,你不知道嗎。

當然,她隻是在心裡想一想,並不敢反駁,生怕趙無豔真的揍他。

“你跟不跟我走?”

趙無豔耐心不多,緊蹙著眉,質問著。

“不要,我纔不要呢。”

她搖頭似撥浪鼓,“你……啊……”

誰知時然的話還冇說完,趙無豔走上前,一把揪住時然的頭髮,“你個小賤人,本小姐給你臉了是吧?敬酒不吃吃罰酒,給你點顏色就開染坊!”

上次在她的公寓,見到她被唐肆護著,天知道她趙無豔有多生氣。

忍了好幾天過來想跟她談一談,結果一點不給臉,還真仗著背後有唐肆撐腰,這麼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