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C國那邊斷了生意,他必須親自過去見一下對方,試著挽救一下。

出國,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孟靜薇。

安全方麵,他倒是不擔心,就是怕她情緒化,對腹中孩子不好。

孟靜薇原本靠在床頭,偏著頭看著窗外,沉浸在舒瑤被綁架一事,正傷心著呢。

而此刻他卻說要出差。

她瞭解擎牧野的為人,在她最傷心難過的時候他一般都會陪伴在側,既然要走,必然是發生了非常重要的事。

孟靜薇點了點頭,“去吧,我我正好這兩天想好好考慮考慮舒瑤的事。”

“我定了一個小時後的機票。”

“我送你。”

“怎麼,拿我當孩子,還要你送我?”男人溫柔一笑,抬手撩了撩她額前髮絲,“但我有些捨不得你。”

“還說自己不是孩子呢,膩膩歪歪的,跟小孩子有什麼區彆。”

孟靜薇故意揶揄著。

然後又擺了擺手,“行了,趕緊走吧,彆誤機了。正好待會兒時然和林夢會過來,你在這兒也不方便。”

“好。”

擎牧野點了點頭,起身欲離開時,伸手摟著她的脖頸,讓她靠在他身上。

左手五指順著她烏黑的髮絲,悵然一歎,“你不在身邊,我還真挺捨不得的。”

“你們男人都是得不到的在騷動,得到之後就不知道珍惜。咱們纔剛剛在一起,餘生還有幾十年,如果你能天天這樣就好。而不是現在短時間的依依不捨。”

孟靜薇這話是故意說給擎牧野聽的。

一來,是想告訴他,一定要對她餘生負責。

二來,是想讓擎牧野趕緊走,以免誤了航班,耽誤了重要的事。

她雖然也捨不得他,可也不敢說出來。

生怕一說捨不得,擎牧野便可能放下重要的事情陪在她身邊。

“哈……”

孟靜薇打了個哈欠,“有點困了,我想先睡會。你走吧。”

“嗯,走了。”

男人大掌扣著她的後頸,俯身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一吻綿長,似不捨得分開一般,而後又低頭,落在她的唇瓣上。

唇瓣軟軟糯糯,帶著一絲清甜,讓擎牧野愈發貪戀。

“哎呀呀,擎牧野,你越來越膩歪了。”

孟靜薇一臉‘嫌棄’的表情,推開他,“趕緊走吧,我還得睡會兒。懷了寶寶之後,我瞌睡越來越多呢。”

“好。睡吧。”

他扶著她躺下,為她蓋上薄被,這才轉身離開。

孟靜薇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睡覺。

擎牧野在床邊站了一會兒才離開。

直到聽見病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孟靜薇才緩緩睜開眼眸,眨了眨卷長濃密的睫毛,看著前方,陷入沉思。

擎牧野到底遇到了什麼事?

她拿起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齊賀,幫我查一下頌宇集團最近發生的事兒。”

“好的,我這就去辦。”

齊賀,便是之前一直聯絡的偵探社的成員,其人非常有能力和手段。

當時孟靜薇就是看中了她的能力,才花了大價錢將齊賀及他的搭檔一起撬了過來,為己所用。

掛斷電話後,孟靜薇躺在床上,腦子裡一片淩亂。

她讓齊賀去打聽擎牧野的事兒,註定舒瑤的事情要往後推遲了。

叩叩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