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

“既然知道,你又在奢望什麼?”

安蒂娜的問題冇有等到答案。

她就這麼靠在擎牧野的身上,卷長濃密的睫毛下,湛藍色的眸子流露著傷感。

良久,她又道:“到底怎麼樣,你才能忘了她?”

“或許死了,纔會斷了對她的念想。”

蕭承曾經被冠上‘花花公子’的名頭,可他一直以來都是專情的人,隻不過都是逢場作戲罷了。

在蕭家,他不被任何人看好。

唯一對他好的人,除了妹妹蕭美妍,便隻有孟靜薇。

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時光裡,孟靜薇的出現讓他孤獨的靈魂找到了一絲歸屬感。

他逐漸發現他愛上了那個女人。

那個璀璨如明珠一般的女人,聰慧漂亮,且能力過人,無時無刻都在散發著魅力。

尤其是她的笑容,純真爛漫,像一縷清風,能拂去他心頭憂傷與煩惱。

又好似一輪暖日,溫暖著他冰冷的心。

想忘了她,不可能。

除了他死了,隻有死亡,才能絕了這段情感。

安蒂娜目光微滯,抱著他腰的手緊了緊,“餓了吧?我們下去吃飯吧。”

如果孟靜薇死了,蕭承能忘了她,那她安蒂娜不介意做個劊子手。

安蒂娜完全曲解了蕭承的意思。

兩個人下樓用餐,在餐廳剛吃完早餐,韓君硯就出現了。

“怎麼這麼晚才吃早餐?”

韓君硯一身白色西裝,儒雅一笑,“是不是我來早了?”

“當然冇有。要不要一起吃點?”安蒂娜衝著韓君硯笑道。

“不必了,你們吃吧。”他回了一句,看向蕭承,“待會兒聊聊。”

安蒂娜燦若星辰的眸子瞬間失去光芒,嘴裡的三明治忽然就冇味道了。

她故作鎮定的繼續用餐,卻滿腦子都是孟靜薇的模樣。

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魔力,能讓韓君硯和蕭承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

餐後,安蒂娜離開客廳,去訓練室練槍法去了。

蕭承與韓君硯走出客廳,在城堡裡散步。

“為她的事而來?”蕭承雙手置於牛仔褲口袋,淡淡的問著。

“我一直以為擎牧野是聰明人,卻冇想到他居然如此愚蠢。結個婚搞這麼大陣仗,可不是把她往火坑裡推嗎。”

韓君硯搖頭感慨著,似乎搞不懂擎牧野到底怎麼想的。

“你現在是她對敵,還處處向著她?”

蕭承步子一頓,微微側過身,“韓君硯,你怎麼想的。嗯?”

晨光籠罩下,蕭晨穿著背心,露出麥色肌膚的腱子肉,英俊的臉上因為有一道疤痕,愈發顯得成熟,無時無刻不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與溫潤如玉的韓君硯氣質截然不同。

“嗬。你呢?”

“我?”麵對韓君硯的問題,蕭承挑了挑眉,兩人對視一眼,卻都笑了。

……

瀾城。

擎牧野和孟靜薇領證的事兒上了微博熱搜,網上瞬間嘩然。

“握草,什麼情況?”

“這女人不是之前跟擎牧野訂婚的那個女人嗎?”

“有錢人真是風流,跟著女人的姐姐取消婚約,現在又跟她訂婚!”

“擎少不是取向有問題嗎,之前看見他在商場跟男的親吻。”

“沃日,重胃口。”

“貴圈真亂。”

“孟靜薇不是擎老夫人的乾妹妹嗎,她倆竟然結了婚!”

“他前未婚妻私生活混亂,取消訂婚也是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