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緣,隨緣吧。”

老沉頭歎了一聲,不在發表意見。

幾個人總算是答應了,擎牧野懸著的心便也落了下來。

電話那一端,孟靜薇欣慰一笑,彆提有多開心了。

晚上,幾個人坐在一起簡單的吃了點飯,便一起去醫院探望孟靜薇。

孟田華和杜鵑在瀾城住了幾天,又被擎老夫人請去擎家老宅做客。

在瀾城陪著孟靜薇幾天,便回了鄉下。

不過,臨走的時候把戶口本留下了。

許是老天眷顧,孟靜薇住院一週,胎像逐漸平穩。

一切,皆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

週一。

孟靜薇人仍在醫院,但早上八點兩人已經收拾完畢,並用完早餐,一起出發去民政局。

車上,孟靜薇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看著窗外的清晨,東邊萬丈紅霞,景色極美,像極了她的好心情。

兩人坐在車內,時不時偏著頭看向對方,相視一笑,眉眼間皆是掩飾不住的欣喜。

車廂內,幸福氣息瀰漫著。

不到半個小時就抵達民政局。

兩人走了特殊渠道,簽了申請表,在短短十五分鐘內就拿到了結婚證。

從工作人員手中接過蓋了鋼戳的結婚證,還有著一絲溫度。

孟靜薇緊握著手中的結婚證,心跳加速,興奮而又激動。

擎牧野拉著她的手,緊握在手心裡,“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你記住,我跟你之間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他在提醒著孟靜薇,讓她打消了心裡那些不該有的小心思。

“哈哈哈,看你們郎有情妾有意,一定會白頭偕老的。可不興說那些不吉利的話。”

工作人員是個年近五十,慈眉善目的阿姨,衷心祝福兩人。

“謝謝。”

孟靜薇道了一句謝謝,與擎牧野手牽著手,一起走出民政局。

因為要證件照,兩人都穿著白色襯衣,黑色褲子,宛如情侶裝。

走出大廳,站在外麵走廊上,晨光籠罩,給兩人身上鍍上一層橘色光暈,格外的唯美。

“阿野,我們拍個合影吧。今天八月初六,是值得紀唸的一天。”

“好。”

他點了點頭。

孟靜薇掏出手機,打開自拍模式,站在擎牧野身旁,偏著頭靠近他幾分,“來,看鏡頭。喂,你把結婚證舉起來嘛。”

她左手高舉手機,右手握著結婚證置於胸前,晃了晃手裡的紅本,示意擎牧野也舉起結婚證。

“會不會很傻?”

擎牧野不習慣自拍,覺得這樣的拍照方式很low。

“傻什麼啊?”

她眉心微蹙,瞪了他一眼,“拍不拍?”

“拍。”

“拍就把證件舉起來,兩人兩個本本靠近一點。對,你腦袋也靠近一點嘛。”

孟靜薇看著鏡頭中的擎牧野,找好了位置,“看鏡頭,彆眨眼。”

“好。”

男人應了一聲,孟靜薇做好準備,然後就摁下快門鍵。

可說時遲那時快,擎牧野猛地偏著頭,在她臉頰落下一吻,正巧被鏡頭完美抓拍。

突然的一吻,吸引住前來民政局辦理業務的人們。

“他們好登對啊。”

“男俊女靚,天作之合。”

“太般配了吧。”

“嗬,結婚時都是幸福洋溢,看著吧,過不了多久就覺得婚姻是墳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