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歡靜薇丫頭,娶她,天經地義。

但媳婦冇過門,就給了天價的聘禮,反倒讓擎老夫人心底生出一絲不安。

而視頻那一端,孟靜薇對於擎牧野所做的種種,感動涕零。

記得初一那天,擎牧野出現在她家,跟她養母提及婚禮的事情,並承諾會給十個億的天價聘禮。

當時孟靜薇以為隻是說說而已。

可誰知道,他竟然都兌現了。

而瀾城黃金地段的房子,寸土寸金,一平方已經達到了四萬塊的價格。

那一棟樓,價值幾何,難以估量。

“阿野,太貴重了。”

哪怕要跟擎牧野結婚,孟靜薇仍舊覺得擎牧野給的天價聘禮讓她受之有愧。

“傻丫頭。”

擎牧野俊顏染上一抹笑意,“我們是一家人。”

‘我們是一家人’。

簡簡單單的六個字,給足了孟靜薇安全感,讓她覺得無比暖心。

雖然不是當場的表白,她還是被狠狠地感動了一把,“你……你……”

視頻中,孟靜薇聲音哽嚥了,淚水從眼角滑落,她破涕而笑,“你看把我感動的,太糗了。”

她纖細玉指擦拭著臉頰上的淚水,忍不住自己也笑了起來。

並不是真的想哭,隻是太感動,眼淚不受控製的溢位眼眶。

孟田華看著麵前的產權證,知道擎牧野不會拿這些事情開玩笑,同時也被擎牧野的闊綽手臂狠狠的震驚了一把。

這一筆錢和房產,在婚前就轉到他們名下,便相當於他們的。

哪怕婚後二人離婚,這筆錢他也收不回去。

孟田華雖然不知道擎家多有錢,但願意給出這一筆金額,足以證明他對孟靜薇的感情。

尤其是新年的時候,擎牧野在家裡幫忙劈柴,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裡。

他偏著頭看向杜鵑,隻見她點了點頭。

二人不是被錢收買,而是擎牧野的做事態度,讓他們信任。

“老沉頭,你怎麼一直悶不吭聲啊?是不是你,不支援我跟阿野?”

孟靜薇調整好狀態,發現老沉頭一直不說話,忍不住問著。

“哼,你倆的婚事,我老頭子可做不了主。”

他歎了一聲,“唉,到底是老了喲。”

孟靜薇:“……”

白了他一眼,覺得老沉頭不做演員可惜了。

演了二十多年都冇被人發現端倪,這纔是箇中高手。

“既然你做不了主,我就當你答應了。”

她抿唇一笑,“那爸爸,媽媽,你們也答應唄。阿野真的很好很好的,他……”

孟靜薇隔著手機跟她最近親的人撒嬌,希望他們能成全她跟擎牧野兩人的婚事。

“牧野跟靜薇丫頭兩人的感情,咱們都看在眼裡。既然真心相愛,又有什麼顧慮的呢?不都是為孩子們好嗎,對吧?”

擎老夫人心疼擎牧野的‘大手筆’,但也真心喜歡孟靜薇。

事已至此,她隻能儘力促成兩個孩子的姻緣。

杜鵑冇了主意,看著孟田華,等他拿主意。

“你看著我乾啥?”

他手輕輕地拍了拍桌子,“閨女是個死心眼,你不知道嗎。現在肚子裡都有了他擎家的種了,咱們還能強拆散他們不成?”

杜鵑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老沉,你看咋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