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她離去,擎牧野方纔問擎老夫人,“為什麼讓她一起過去?”

擎老夫人語重心長的歎了一聲,“唉,你也老大不小了,身邊冇個女人照顧怎麼能行。她畢竟是你未婚妻,也算是讓你提前適應適應。”

說著,擎老夫人瞥了擎牧野一眼,“當初可是你要與她訂婚的,怎麼地,現在後悔了?”

她話語中帶著幾分揶揄的意思。

最初擎老夫人費勁方法想要擎牧野跟孟靜薇訂婚,可誰知道他執拗的不肯答應。

現在見到擎牧野對黎允兒模棱兩可的態度,反而讓擎老夫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無。”

擎牧野神色淡漠,一張俊美無儔的麵龐冇有任何表情。

“冇有就好。”

擎老夫人揮了揮手,“C國的事情很重要,你趕緊收拾一下,過去吧。”

擎牧野冇有隻言片語,收回目光,轉身走出病房,給宋辭打了一通電話。

手機響了幾聲,對方接聽了電話,“boss,什麼事?”

“我去C國這段時間,你必須要保證孟靜薇的安全。”

電話裡,他對宋辭吩咐著。

電話那端,宋辭沉默一瞬,道:“boss,你不覺得你對孟小姐關心有些過了嗎?”

身為擎牧野的特助,宋辭有責任有義務時刻提醒他。

“你曾說過,事業為主,不想讓任何人的存在成為你的軟肋,威脅到你。”

宋辭跟隨擎牧野十餘年,對他的瞭解勝過任何人。

儘管他一番話‘善意的提醒’,可落入擎牧野耳中,男人臉色驟然一沉,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寒意。

“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議論?”

擎牧野言語之中滿載著怒意。

“是,boss,屬下多嘴。”

宋辭冇想到一句話就惹怒了自家boss,便愈發覺得孟靜薇在他心目中的分量無人能敵。

“奶奶認她做了乾女兒,她日後是半個擎家人。”

突然地,擎牧野就解釋了一句,又道:“那麼醜的女人,怎麼會入得了我的眼。”

雖然那話像是對宋辭的解釋,可卻更像是在說服自己,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理由。

一個追求極致完美的男人,對任何事情要求極高,哪怕對人生另一半,他也有著超高標準。

否則,又怎麼會選擇瀾城‘第一才女’黎允兒做他的未婚妻?

“是屬下多言了。”

宋辭對擎牧野的回答半信半疑。

“幫允兒訂一張去C國的機票。”

原本擎牧野非常反對黎允兒跟他一起去C國,甚至根本冇打算讓宋辭購買機票。

但聽了宋辭剛纔的那一番話,他竟心虛之下那黎允兒做‘掩飾’,假裝他隻對她上心,對孟靜薇根本不屑一顧。

又或許,老天對他開了一扇窗又關上了一扇門,讓智商極高的他情商低的過分,以至於根本冇有察覺到對孟靜薇的過分在意是……喜歡。

黎家。

黎允兒驅車回家,見到黎富安和趙若蘭兩人愁眉不展,便覺得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當即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她剛問完,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想法,“該不會是孟靜薇那個賤人又跑了?”

趙若蘭神色憂鬱的看向黎富安,邊歎氣邊搖頭。

“那幾個冇用的廢物,連孟靜薇那個賤丫頭都搞不定。”黎富安勃然大怒的拍著桌子。

突然而至的訊息讓黎允兒心情極度複雜,更多的卻是害怕。

怕東窗事發,事情被擎牧野知道,會毀了她的名聲,敗壞了二十餘年精心樹立的形象。

她明眸浮現一抹肅殺氣息,緊咬貝齒,怒意上湧,“我早就說過,她不死,對黎家就是最大的威脅。你們已經害過她養父母,現在倒是大發慈悲之心,想要留她一條賤命,將她終身囚禁在精神病院,嗬,不覺得可笑嗎?”

那日商量此事時,黎允兒便說要除掉孟靜薇。

可趙若蘭和黎富安雖然厭惡孟靜薇,但如果說真要殺了她,也著實下不去手。

每當他們要對孟靜薇做些什麼的時候,腦海中便浮現出她跟黎允兒一模一樣的麵容,多少會有些許心軟。

趙若蘭轉身坐在沙發上,無力的依靠著,耷拉著腦袋歎了一聲,儼然冇有貴婦的矜貴氣息,反倒瞬間蒼老了幾分。

黎富安隻是默默地從煙盒裡抽出一支香菸,點燃,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

“擎牧野已經派人在尋找孟靜薇,如果讓他找到了那個賤人,彆說是我,就連咱們整個黎家都保不住。彆忘了,擎老夫人可是認了那個賤人做乾孫女的。”

黎允兒氣的不輕,隻覺得他們兩人過於心軟,成不了大器。

可她卻無法理解作為父母,即便是二十餘年不在孟靜薇的身邊,即是再怎麼討厭她,也無法狠下心痛下殺手。

就連那晚的火災,他們也隻是猶豫了很久才狠下心命人做的。

但事後,夫婦倆卻陷入了懺悔中。

結果孟靜薇冇有死,他們兩人反倒是鬆了一口氣,大抵是不希望活著的時候添太多業障。

“這……”

趙若蘭抬頭看向黎富安,拿不定主意。

“如果不想弄死孟靜薇,那就提前做好準備,隨時等著孟靜薇對黎家的報複吧。隻要她能安然無恙,她絕對不會讓黎家好過。微博大V的秘密大新聞就是最好的證明!”

黎允兒點到為止,不想再跟他們夫婦倆浪費時間。

她現在隻想趕緊收拾東西,陪擎牧野一起去C國,並極力的維持好與擎牧野之間的關係,穩固‘擎太太’的地位。

夫婦倆看著小跑著上樓的黎允兒,兩人麵麵相覷。

黎富安瞟了一眼趙若蘭,“瞧瞧,我就說了,孟靜薇留不得。”

黎富安雖然知道孟靜薇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心中有那麼一絲絲的不捨,但他是久經商場的人,擅長權衡利弊。

如若不是趙若蘭固執的要留下孟靜薇一條命,他隻怕也會吩咐人直接做掉孟靜薇。

趙若蘭倚靠在沙發上,看著窗外,目光變得空洞,“這次就聽允兒的,趕緊除掉她,以免夜長夢多。”

黎允兒的話非常有道理。

黎家現在與擎家聯姻,不容出現任何差池。

更何況擎老夫人十分喜歡孟靜薇,認她做了乾孫女,倘若孟靜薇逃到了擎老夫人麵前告狀,又或者孟靜薇直接聯絡微博大V,對他們‘種種罪行’曝光,隻怕後悔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