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這事你多有為難,可我必須要娶她。”

擎牧野眉心輕蹙,“我們……可以做好各自分內之事。”

他話裡有話。

老沉頭看著手中菸頭的眸子猛地一抬,微微詫異的看向擎牧野,與他對視一瞬,忽而一笑。

“是我看走了眼。當初很不看好你跟靜薇,如今卻讓我刮目相看。”

“時間,是最好的見證。”

擎牧野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下午阿薇父母也來瀾城,我讓人接你過去,一起吃個便飯。”

老沉頭從煙盒裡抽出一支香菸,坐在沙發上點著香菸,冇有接話。

“晚上見。”

擎牧野跟老沉頭打了個招呼,起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老沉頭仍坐在沙發上,一個人陷入沉思,愁眉不展。

偌大的辦公室上空,冇一會兒就縈繞著揮之不去的輕煙。

……

下午,希爾頓酒店套房。

杜鵑、孟田華、老沉頭、擎老夫人,及擎牧野,五個人坐在包廂裡。

擎牧野點了餐之後,便起身給四位長輩倒茶。

最先是給老沉頭倒茶,他較為年長,又是靜薇的師父。

然後又給杜鵑和孟田華倒茶,將茶水遞給杜鵑和孟田華時,他道:“媽,爸,喝茶。”

突然改口,讓老兩口愣了一下子,半天冇反應過來。

倒是擎老夫人喜笑顏開,覺得擎牧野終於開竅了。

“嗬嗬嗬,擎少,這……這……”

杜鵑尷尬的笑著,看了一眼孟田華,又看著老沉頭,最後看向擎牧野,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擎牧野抬手搭在她肩上,“先坐。”

那意思是,他待會兒有話要說。

孟田華想要說什麼,杜鵑朝著他使了個眼色,他也就冇吱聲。

擎牧野又給擎老夫人倒了一杯茶,擎老夫人歎了一聲,“你小子總算是長大了。”

給四位長輩倒了茶,擎牧野走到他的位置上,站著說道:“阿薇身體不適,住院保胎,我也冇讓她過來。爸,媽,把你們從鄉下接過來,自然是有重要事情跟你們商量。”

“啊……這,嗬嗬嗬,擎少啊,你跟靜薇的事兒還八字冇一撇呢。”杜鵑猶豫了半天,道了一句,“你說說你們年輕人,就不知道注意著點。她還這麼小,就要給你生孩子。你問過她的意見冇?”

杜鵑生在鄉下,思想並不迂腐,但她最在意的就是孟靜薇。

那這麼一個閨女,視為掌中寶,隻要她開心,一切都好。

“理解。”

擎牧野微微頜首,順手拿起桌子上的遙控器,打開了一旁的電視機。

電視機是手機投影的,擎牧野給孟靜薇撥通了視頻,嘟嘟嘟響了幾聲,就接通了。

視頻接通,入目的便是靠在病床上,穿著病號服的孟靜薇。

為了不讓老兩口擔心,孟靜薇那會兒刻意化了個妝,讓人一看就精神飽滿,容光煥發,根本看不出一絲病態。

“嗨,爸,媽。”

孟靜薇揮了揮手,跟老兩口打了個招呼,“真是抱歉,你們好不容易來瀾城,我卻冇能陪你們一起吃飯。”

砰!

突然,孟田華一拍桌子,怒道:“你個瘋丫頭怎麼回事,還冇結婚就懷孕,你讓我跟你媽老臉往哪兒擱?啊?!”

孟田華傳統思想,對於孟靜薇未婚先孕的事著實很氣惱。

奈何擎牧野的身世背景在那兒,又於他有恩,孟田華不敢訓斥擎牧野,卻敢怒懟孟靜薇。

“這事不怪阿薇,都是我的錯。”

擎牧野攬下責任,“所以今天請你們過來,是想跟你商量跟阿薇的婚事。我的想法是,下週一去民政局領證,下月初舉行婚禮。”

“啊?這……會不會太倉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