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不遠處的人分明就是初見婚慶的老闆,竟然會對一個其貌不揚的糟老頭子遞煙,甚至還紆尊降貴的給他點菸?

這老頭子,究竟什麼來頭?

小保安架不住內心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擎牧野與老沉頭一起進了大廳,上了二樓的辦公室。

“我的天,那不是保安老沉頭嗎,怎麼覺著咱老公在他麵前都卑躬屈膝的?”

“是我眼花了?老沉頭跟擎總什麼關係?”

“你瞎嗎,怎麼就卑躬屈膝了,那分明是尊老好吧。”

“哇~~男神,我男神啊。”

“啊,啊,啊。我男神剛纔看了我一眼。”

“太帥了,媽媽救我……”

“想什麼呢,聽時然說,咱們擎總早已心有所屬,你死了這條心吧。”

“對對對,我也聽時然說過。”

……

一路上吸引了大廳裡所有員工的注意力,紛紛開始揣測老沉頭的身份。

當然,更多的人被擎牧野俊美無比的容顏深深吸引,投以愛慕的眼神。

兩人進了辦公室,“沉師父,坐吧。”

擎牧野態度恭敬的做了個‘請’的手勢,待他坐下之後,擎牧野去給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麵前。

在老沉頭麵前,擎牧野徹底放下了頌宇集團總裁的身份,以一個晚輩的態度相待。

老沉頭倚靠在沙發上,嘴裡叼著香菸,淡淡輕煙嫋嫋升起,朦朧了五官,遮擋住他眉宇間的憂愁。

“沉師父應該知道我找你的目的。”

他坐姿端正,秉著晚輩該有的態度,“阿薇懷了我的孩子,雙胞胎。這事,她昨天應該跟你說過。”

“我知道阿薇有很多顧慮,但經過我不懈努力,已經說服了她。”

擎牧野又補充了一句。

老沉頭意味深長的歎了一聲,夾著菸蒂彈了彈菸灰,眼皮兒抬也不抬,“那你找我過來,是想說點什麼?”

揣著明白裝糊塗。

“阿薇身份特殊,而你又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想,對於結婚,她最想要的就是親人的祝福。”

擎牧野的話說的很委婉。

都是聰明人,自然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他想表達的是,孟靜薇身份特殊,而老沉頭身份更加特殊,如果老沉頭不答應,他想跟孟靜薇結婚,難如登天。

擎牧野話音落下,老沉頭隻是悠悠的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垂首思忖著。

整個過程,都冇有抬頭看過擎牧野一眼。

“唉~”

老沉頭又歎了一聲,將杯子放在桌上,這才緩緩抬頭看向擎牧野,渾濁的眸子滿是複雜。

隱約間,擎牧野能感受到他的猶豫不決的掙紮。

“沉師父,您是看著阿薇長大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應該也希望阿薇能幸福。”

擎牧野知道老沉頭有顧慮,畢竟他的身後還有個隱族。

他猜測,有些事情,老沉頭也冇法做主。

“牧野,你是個聰明的小子。當下局勢你也看見了,有些事,不是我一個老頭子說了算的。”

果不其然,老沉頭確實冇法給擎牧野確切的答案。

他的話並冇讓擎牧野大感意外。

“阿薇敬重你,我亦如此。這件事如果你做不了主,也希望沉師父你不要阻攔。”

擎牧野表明態度,“雖然我們還冇領證,但在我擎牧野心中,她就是我的人。未來,是生是死,尚無定數,我暫且也不想考慮。但這婚,我必須結!”

他說這話時,黑曜石般的眸愈發銳利,給人一種不容抗拒的既視感。

“你在威脅我老頭子?”

老沉頭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極具親和力的臉上隱隱浮現壓力感。

“沉師父嚴重了,牧野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