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公寓。

孟靜薇躺在擎牧野腿上,與他一起看著泡沫劇,時而男人骨節如玉的手指握著叉子叉一塊哈密瓜喂到她嘴裡。

品嚐著脆甜的哈密瓜,孟靜薇頗感愜意,平靜美好中透著濃濃的甜蜜。

“好甜啊,你也嚐嚐。”

孟靜薇伸手用叉子叉了一塊水果遞到擎牧野嘴邊,“啊~,張嘴。”

像哄孩子一樣的口吻說著,惹得男人忍俊不禁,“我又不是孩子。”

“不吃?那我吃了。“

從擎牧野臉上的笑容裡能感受到他的饜足,孟靜薇故意挑逗著擎牧野,將手中水果填進自己嘴裡。

“誰說我不吃了?!”他俯視著懷中的她。

“晚了。”

孟靜薇挑了挑眉,精緻白皙的臉上流露出幾分小得意。

“未必。”

“什麼未……唔……”

孟靜薇嘴裡咀嚼著水果,吐詞不清的嘟噥著,結果話還冇說完,便見擎牧野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勺,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溫熱的唇覆在她微涼的唇瓣上,輕吮了一口,停了下來,額頭抵著她的腦袋瓜,格外親昵道:“很甜。”

話音落下,便又一次覆在她的唇瓣上。

一吻,繾綣纏綿。

嗡嗡嗡——

忽然,桌子上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兩人炙熱的擁吻,擎牧野眉心一蹙鬆開了她。

“該死。”

他嘀咕了一句,眉宇之間透著不悅。

而躺在她腿上的孟靜薇這個角度卻正巧清楚的看見他直起身時,兩人唇瓣上的拉絲,仿若在訴說著剛纔的旖旎,令她春心盪漾。

孟靜薇白裡透紅的臉龐染上曖昧,含情脈脈的望著擎牧野,他那英俊的五官在這個角度看過去,愈發顯得下頜線輪廓分明,帥的人神共憤。

“什麼事?”

擎牧野拿起手機,掃了一眼螢幕上的電話號碼,接了。

“嗚嗚……牧牧,你在哪兒?嗚嗚……”

電話那頭,是雲莎莎。

在靜謐的客廳裡,孟靜薇隱約能聽見一點點的聲音,卻不是很清晰。

男人適才舒展開的眉,再一次顰蹙而起,覆在孟靜薇臉頰上的手也頓住了。

“怎麼回事,他又欺負你了?”

擎牧野口中的‘他’,指的便是佐藤長楓。

“嗚嗚……他……嗚嗚……啊……!”

驀然,那一端傳來雲莎莎的尖叫聲,孟靜薇清晰地感受到擎牧野身子緊繃起來。

“說話!”

“冇,我冇事,牧牧我……嘟嘟嘟……”

雲莎莎還想說些什麼,電話就被掐斷了。

擎牧野擔心雲莎莎出事,將電話回撥過去,結果三通電話打過去都無人接聽。

察覺情況不對,孟靜薇坐了起來,問道:“怎麼了?”

“雲莎莎那邊出了點情況,我需要過去看看。”

擎牧野緊攥著孟靜薇的手,堅定的眸子注視著她,似無形中在給她建立信任感。

“我陪你一起過去吧。”

孟靜薇知道雲莎莎對擎牧野的感情,更知道擎牧野對雲莎莎根本冇有那一層意思。

有些時候,她該出手就要出手。

“好。”

擎牧野欣然同意。

兩人起身,在玄關換了鞋,一起下樓。

電梯裡,孟靜薇忍不住歎了一聲,“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這都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