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我冇事。”

時然搖了搖頭,連忙推開唐肆,想要跟他保持距離,以免被趙無豔誤會。

可當她往左邊挪了兩步,剛與唐肆拉開距離時,趙無豔一巴掌直接扇在她的臉上,“gou引我男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啪地一巴掌,清脆的聲音落下,格外的響亮。

一巴掌正好拍在她耳朵上,打的時然耳朵嗡嗡作響,半晌冇有回過神來,隻是愣愣的伸手揉了揉耳朵。

很疼,很疼。

“趙無豔,你有病是嗎,有事衝我來,打她乾什麼。”

唐肆一把將時然拉到身後護著,怒目瞪著趙無豔,氣的火冒三丈。

兩人四目相對,唐肆看著麵前身材姣好的女人,那張麵容曾是他日思夜想的,可如今站在麵前卻那般的陌生。

陌生的讓他不認識。

多年不見,知道趙無豔回國,唐肆有些排斥,無法接受的想要逃避,不想被趙無豔找到。

隻是冇想到她還是一副頤指氣使的大小姐脾氣。

趙無豔修長指甲指著時然,“這賤人gou引你,我打不得?是忘了當年我說的話嗎。”

“彆跟我提當年!”

她話音落下,唐肆當即吼了一聲,注視著趙無豔的眸鍍上一層寒意,垂在身側的手攥了攥,竟一把將時然拉到懷中,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扣住她的下巴,吻在她的唇上。

這一吻,蜻蜓點水一般。

隨即,鬆開時然,唐肆轉向趙無豔,“滿意了?”

唐肆輕嗤一聲,“當初既然走,就冇有人有義務會在原地等你。我唐肆,更不會。”

他說著一些違心的話。

趙無豔抿著唇,抬手指了指時然,欲言又止的狠狠甩了甩手。

與他對視了一瞬,趙無豔點了點頭,“我知道當初是我對不起你,可我現在不是回來要跟你結婚了嗎?是你一直對我避而不見的!”

是的,趙無豔這次回來是找唐肆結婚的。

所以唐肆一直對她避而不見,躲著她。

百般無奈之下,趙無豔查了一下最近出現在唐肆身邊的人。

頻繁聯絡的不僅有林夢還有時然,而林夢是已婚有子的,他肯定不會喜歡。

趙無豔最終把目標鎖定在時然身上。

時然耳朵很疼,左手一直捂著耳朵,冇說話。

倒是唐肆搖了搖頭,“玩累了回來了?趙無豔,你真覺得有人會原地等你一輩子?我給了你三年時間,你不知珍惜。現在……”

話語一頓,唐肆輕輕地歎了一聲,“晚了。”

他摟著時然,偏著頭,微微抬起下巴,示意著趙無豔,“我現在更喜歡溫順乖巧的女生。”

唐肆摟著時然肩膀的手又緊了緊,宣示主權般說道:“躲著你,是懶得跟你解釋。跟時然,我們要訂婚了,我勸你,收回你那些不靠譜的念頭。”

趙無豔又氣又怒的瞪著麵前的兩人,粉拳緊握,紅唇微張,欲想說些什麼卻又沉默了。

漫長的沉默後,她微微點頭,“唐肆,你有種!”

趙無豔轉身離去,而唐肆卻冇忽視她濕潤的眼眶,也冇有要追上去的意思。

“時然,抱歉,我……”

唐肆鬆開時然,跟她道歉,驀然發現他手還捂著耳朵,不由得蹙眉,“你耳朵怎麼了?”

“我耳朵好疼。”

時然呢喃了一句。

憑藉著醫生的敏銳,唐肆一把拽開時然的手,站在他身側看了一眼她的左耳,赫然發現耳朵裡溢位了點紅色血漬。

“跟我去醫院!”他臉色一沉,當即拉著時然直奔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