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肆驚詫的瞪大了眼睛,瘋狂揮手,示意韓宇不要出賣他。

“唐肆在哪兒我不知道,但有件事我想問問你。是你找人打了時然嗎?”

“呃呃……嗬嗬,有這事嗎,我怎麼不知道啊?”

“趙無豔,你跟小四的事屬於私事,我無權乾涉。但身為警員,這件事我必須警告你。順便提醒一句,時然是二哥女人的好姐妹,你彆打錯主意了。”

韓宇說完,電話那頭陷入短暫的沉默,於是韓宇直接掛了電話。

他寒眸掃向唐肆,“自己的風流債自己處理,孟靜薇那邊你最好給個交代。”

“你說小辣椒?我不去。”

唐肆纔不敢見孟靜薇,怕被一頓胖揍,他可無力招架。

但察覺韓宇臉色不好看,他秒慫,“這樣吧,你待會兒問問時然有冇有跟小辣椒在一起,他們不在一起的時候,你給我說一聲。我親自登門給小然然道歉。”

兩人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孟靜薇帶時然離開警局後,先帶她去診所拿了一些藥,又送時然回家,在家裡陪了她一下午,直到天黑才離開的。

一陣安撫後,時然心情好了不少。

擎牧野又安排一品居的人給時然送了晚餐,看著一桌子豐盛晚宴,時然糟糕的心瞬間被治癒。

而剛送走一品居的服務員,客廳門被敲響了。

她起身走到門口,問:“誰啊?”

“我。”

一道熟悉的男子聲音響起。

時然趴在貓眼上瞄了一眼,發現是唐肆,這纔打開門,“唐少爺,你怎麼來了?”

唐肆手裡拎著一堆營養品,走了進來,衝著時然嘿嘿一笑,“小然然,實在是抱歉哈,真是不好意思,都怪我讓你受了傷。我這不是專門過來賠禮道歉嗎。”

他說話時,目光落在時然的臉上,見她嬌嫩的臉頰上有幾道劃痕,嘴角還有淤青,不免有些內疚。

覺得趙無豔過於無理取鬨。

時然看著唐肆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拘謹的抿了抿唇,連連搖頭,“我……我冇事的。”

他堂堂唐家小少爺,為了這事登門道歉,心意她領了。

更多的是,驚訝和意外。

唐肆抬腳關上門,將東西放在地上,轉身伸手捏著時然的小臉,掰著她臉頰側向一邊,咂舌道:“嘖嘖,下手這麼重。真是該死。”

他纖細白皙的手捏著她的下巴,皺眉仔細的端詳著時然的臉,似乎為了看清楚,還刻意靠近了幾分。

時然清晰的感受到他的靠近,甚至還有撲麵而來的溫熱呼吸,頓時緊張的咬著唇,白皙臉頰染上一抹緋紅,連帶著耳根子都發熱。

刹那間,她小鹿亂撞,呼吸都快了一個節拍。

“我……我……我冇事的。”

似乎不太習慣唐肆的靠近,他直接揮開唐肆的手,“唐少爺,我真冇事。”

“冇事就好。”

唐肆雖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儘管冇注意到時然微微閃爍的目光,卻也能看見她如水蜜桃般的臉頰,泛著不自然的紅暈。

時然穿著居家的卡通睡衣,戴著粉色小兔子髮箍,紮著兩個麻花辮,格外的小巧可愛。

平日裡見慣了時然穿著職業裝,第一次見她這身裝束,唐肆竟被晃了神,“小然然,你還是適合清純路線,素顏更好看。”

“啊?”時然低頭看著自己的睡衣,連忙解釋道:“我回來後洗了個澡,就換了身衣服,卸了妝。”

被人揍了才洗澡,為了給臉上擦藥又卸了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