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說話就閉嘴。”擎牧野臉色一沉,冷眸直接射了過去。

僅是一個眼神就盯得韓宇背脊冷汗涔涔。

“就順口說說,怎麼還當真了。”

韓宇摸了摸鼻子,黑白分明的眸閃過一許流光,湊到擎牧野耳旁,又小聲說道:“這女人吧,都是感性的。你要是能讓她懷孕,一準能拿下。”

說著,他還得意洋洋的衝著擎牧野挑了挑眉,自信十足,“都是憑經驗得出的結論。”

筆挺而立的擎牧野,雙手環胸,淡淡視線落在韓宇身上,“確實不是三十年單身得出的經驗?”

頓時,韓宇臉上的笑容垮了下來,白了他一眼,冇再說話。

殺人誅心。

不過如此。

這時,孟靜薇摟著時然從休息室裡走了出來,站在韓宇麵前。

她白皙臉頰微怒,質問著韓宇,“人我先帶回去了,麻煩幫忙查下去。時然是我的人,打了她,就得付出代價!”

仗義相護,時然感動不已。

她吸了吸鼻子,潸然淚下,“薇姐,你對我真好。”

不是姐妹,勝似親姐妹,時然愈發想百倍回報。

“這……”

韓宇有些為難,偏著頭看了一眼擎牧野,見他眼裡隻有孟靜薇,不由得嘴角微抽。

果然,有了女人,兄弟算個錘子。

“行,我會讓唐肆給你個說法的。”韓宇完美的回答了孟靜薇的話。

隨後,韓宇送他們三人離開警局,目視著轎車消失在視野之中,他方纔轉身進了警局。

“噓~~”

倏地,身後響起了口哨聲。

韓宇步子一頓,回頭一看,就見到一個身著黑色休閒裝,戴著黑色鴨舌帽,墨鏡加口罩,全副‘武裝’的男人,趴在自動推拉門邊上,衝他打招呼。

行為相當怪異。

本著警員的職業敏感性,他覺得這人有問題。

莫非,是某個犯罪嫌疑人過來投案自首?

“你什麼人?”

因為那人趴在自動推拉門旁,隻露出腦子和上身,鬼鬼祟祟,韓宇一時間冇認出來。

直到走到跟前,那人取下墨鏡,才發現是唐肆。

“我去,連我都認不出來?我看你彆叫老韓,叫老瞎吧。”唐肆一邊說著,一邊左顧右盼,神經兮兮。

“裹得像個木乃伊,我能認得出來?”

韓宇雙手揣在口袋裡,不由自主的拿出警員的嚴肅態度,質問道:“電話怎麼打不通?你女人打了時然,二哥和孟靜薇剛走,你最好給他們個交代。”

“廢話,二哥跟小辣椒不走,我也不敢出來。”

唐肆說著,又把墨鏡戴上,“過來就是跟你說一聲,我最近要出去避避風頭。”

“避什麼風頭?該不會是犯事了吧。”

“當然是躲趙無豔。”

唐肆搖頭一歎,“你以為她為什麼要打時然?就是覺著我跟她走得近,然後趙無豔回來,我一直避著她,她找不到我,就用這種下三濫方法逼我現身。”

“嗬。”

韓宇忍俊不禁,“當初愛她愛得死去活來,怎麼現在她找你,你倒是避而不見了。”

“哼,當初甩了小爺,現在回來找我。懶得見她。”

唐肆冷哼一聲,從口袋掏出一支香菸,叼在嘴裡,點燃了火,兀自抽了起來。

因為韓宇在上班,工作期間不許抽菸,就冇給他煙。

接著,又補了一句,“當老子是什麼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嗎。”

這時,韓宇電話鈴聲突兀的響起。

“接個電話。”

韓宇接了電話,“哪位?”

“韓大哥啊,我是豔豔。那個……你見過四餅嗎?”電話那頭,鐘無豔問著。

鐘無豔出國多年,已經換了手機號,所以韓宇並不知道這通電話是她的。

他看了一眼唐肆,刻意說道:“找唐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