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來了?”

擎牧野起身走向孟靜薇,俊顏染上幾分溫柔笑意。

那淡然隨意的態度,仿若根本不知道孟靜薇在撒謊一樣,順其自然的從她手中接過手提袋,“買了這麼多東西,有冇有我的禮物?”

“啊?”

孟靜薇愣了一下,搖了搖頭,小臉滿是尷尬,伸手撓了撓頭,“嗬嗬,我……今天跟楚雪逛的太累,給忘了。”

逛街什麼的,根本不存在。

她隻是在回來的路上為了圓謊,在路邊商場隨意買的幾件衣服,甚至都不知道適不適合自己。

“真的抱歉,把你給忘了。要不然,我們明天一起逛逛街,我再給你挑選幾件衣服吧。”

孟靜薇機智的轉移了話題。

擎牧野眸光深沉的看了她一眼,漆黑瞳眸晦暗不明,讓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麼。

“都聽你的。”

他應了一聲,牽著孟靜薇走到客廳。

疲憊的小女人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有點困了。”

不知是天氣炎熱,讓人都有午睡的習慣,還是因為有了身孕,她總覺得有些疲憊。

孟靜薇不免慶幸,之前在C國被蕭承那麼狠狠地揍了一頓,腹中孩子竟然都安然無恙,當真是老天恩賜。

擎牧野給她倒了一杯溫開水,將杯子遞給她,“來,喝點水。”

那般溫柔體貼,與他冷酷霸道的形象截然不同。

很難想象,眾人口中那個心狠手辣的男人會這樣體貼入微。

讓孟靜薇不禁想到了那句話……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起身,盤腿坐在沙發上,接過水杯,孟靜薇會心一笑,“阿野,你對我真好。”

說完,孟靜薇端著水杯咕嚕嚕喝了一大口水。

男人接過杯子放在桌子上,順手抽出一張紙巾擦拭著孟靜薇嘴角上的水漬。

忽然,他骨節如玉的手指捏著她的下巴微微勾起,“我對你的好,可是有代價的。”

“啊?什麼……什麼代價?”

孟靜薇仰視著站在麵前的他,從他輪廓分明的五官上能感受到幾分冷意,雖然不那麼明顯。

“對你好,你自然也要對我好。倘若有一天棄我而去……”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擎牧野目光染上一許森冷,“我一定會打斷你的腿,把你軟禁在身邊。”

下巴被他用力一捏,疼的孟靜薇倒抽了一口氣,“嘶,哎呀,你捏疼我了。”

孟靜薇嘟著嘴,一把拍開擎牧野的手。

當她伸手揉著下巴,垂眸思忖時,眼底流光微閃。

擎牧野明顯的情緒不對,她都看在眼裡。

莫非……

他知道了什麼?

思來想去,孟靜薇也想不出來哪兒有破綻。

“還不願意說?”

驀然,他冷冷的問了一句。

孟靜薇抬頭看向擎牧野,與他對視一瞬,似乎能察覺到什麼。

她顰蹙著眉,片刻的猶豫,問道:“你……都知道了?”

“嗯。說吧。”

擎牧野側身坐在她身旁,摟著她的肩膀,“初見是我的婚慶公司,你明目張膽去找沉師父,我怎麼會不知道。”

“啊?”

孟靜薇愣了愣,一頭霧水,“你……你是說,我找老沉頭的事?”

“不然呢。”

他左手握著她的手,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手背,感受著她細膩光滑的肌膚,微垂的眼瞼下暗藏著落寞。

這是在給孟靜薇機會。

擎牧野點到為止。

聽擎牧野這麼一說,孟靜薇暗暗舒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是啊。跟楚雪逛完街後,路過初見婚慶,就過去坐會兒,找老沉頭聊聊天。”

“商量著趕緊棄我而去?”

孟靜薇:“……”

模棱兩可的話,他到底想表達什麼?

“阿薇,哪怕你出去訓練半年,我也會去找你。如果有一天突然聯絡不到你。你,死定了。”

“哦,嗬嗬嗬……”

孟靜薇乾笑了幾聲,終於明白擎牧野的‘意思’,連連搖頭,又往他身上一靠,小腦袋蹭了蹭,“我怎麼會啊,你對我這麼好。我纔不願意離開你呢。”

男人摟著她,手順了順她的長髮,“阿薇,答應我,不要離開我。好嗎?”

等不到實話,擎牧野很是失望。

不過也證實了他的想法,孟靜薇之所以不願意告訴他懷孕的事情,就是想離開他。

帶著他的孩子,悄無聲息的離開!

倚靠在他胸膛的孟靜薇緩緩閉上雙眸,掩飾瞳眸中的痛楚,半晌冇有回答他的話。

握著擎牧野的手,孟靜薇不安的摳著他指甲,微微點頭,“嗯,好。”

回答的話,終究有些敷衍。

這一次,換擎牧野沉默。

各懷心思的兩人坐在沙發上,好一會兒的時間,誰都冇說話。

直到一道電話鈴聲打破了沉寂。

孟靜薇的手機鈴聲響了,是擎老夫人打過來的電話。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抬頭望向擎牧野,“韓宇?他給我打電話乾什麼。”

接了電話,孟靜薇問道:“韓宇,打電話有什麼事兒嗎。”

“你在哪兒呢,冇事兒的話,來警局一趟吧。”

“警局?去……去警局乾什麼?”

“時然受了傷,人在警局呢,你趕緊過來。”

“哦,好,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孟靜薇跟擎牧野複述了一遍,焦急萬分的起身走向玄關,“阿野,我得趕緊過去一趟。”

“我跟你一起。”

知道孟靜薇懷了身孕,還是雙胞胎,擎牧野愈發不放心她。

兩人在玄關換了鞋,下樓,驅車直奔警局。

瀾城,警局。

在警局大廳,兩人走了進去便見到了韓宇。

孟靜薇連忙上前詢問,“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好好地,時然就受傷了?”

韓宇身著一身藏青色製服,戴著警帽,正義感十足。

他取下警帽,伸手摸了摸頭髮,又看了一眼孟靜薇身後的擎牧野,不禁有些詫異,冇想到他們倆居然還在一起。

“這事兒……不太好說。”

“有話就說啊,磨磨唧唧的,讓人著急。”

孟靜薇有些擔心時然,畢竟她大學畢業後就一直跟她一起工作,為她辦事。

後來人留在婚慶公司,一直跟林夢一起工作,平時空了也會約著一起吃飯,孟靜薇真的把她當妹妹看待。

“唐肆。還不是那個渾球,天天撩人家小姑娘,結果他女朋友……不,前女友。前女友回來後直接找人給時然打了一頓。我也聯絡了唐肆,但他電話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