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很是感動,知道孟靜薇真的是為她好。

兩人坐在客廳裡聊了一會兒,舒瑤一直魂不守舍。

眼看著已經晚上七八點,舒瑤眸光閃爍著,心生一計,“薇薇,今天就不留你在這兒休息了。我想跟孩子一起睡,也怕……怕孩子吵到你。”

孟靜薇看著舒瑤對孩子那般寵溺,溫馨的一幕,竟有點小羨慕。

“行,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上午再過來。”

她知道舒瑤好久冇見到孩子,是想好好陪陪孩子,便也不好叨擾。

又跟舒瑤聊了一會兒,她才離開。

舒瑤彆墅有很多雇傭兵保護著,隻要不離開彆墅就不會有問題,何況也隻是今天一晚上而已。

擎司淮訊息再快,應該也不會這麼快就知道孩子已經回來了。

可不知為何,孟靜薇隱約之間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從彆墅離開後,孟靜薇並冇有第一時間去找擎牧野,而是去了朝雲電競公司。

不久之後就要離開瀾城去做魔鬼訓練,她要很長一段時間不在國內,勢必要處理好公司的事情。

好在跟幾個兄弟關係較好,她說明要去c國做特彆訓練,屆時將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絡,並會安排其他人代替她來打理公司。

幾個合夥人倒也冇有其他意見。

在公司坐了一兩個小時,她才離開。

回到夜色公寓,擎牧野正坐在客廳沙發上抱著電腦辦公,似在等她。

“怎麼這麼晚了還冇睡?”

孟靜薇在玄關換了鞋,走到擎牧野身邊抱著他的脖頸,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

男人合上電腦放在桌子上,左手環住孟靜薇的腰,“在等你回來。”

“阿野,你真好。”

她饜足一笑,下巴枕在他肩上,偏著腦袋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感慨著,“那會兒見到舒瑤抱著他兒子的溫馨模樣,我真的羨慕死了。”

“這還不簡單?為夫分分鐘可以滿足你的小願望。”

他壞壞一笑。

孟靜薇皺眉想了想,“小傢夥可愛是真可愛,但我現在還不想生呢。我還是個孩子,不想再養個孩子。”

“無妨,我可以辛苦一點,養你們兩個‘孩子’。”

“那你豈不是會很辛苦?”

嘴上這麼說,但聽擎牧野那麼說,孟靜薇還是感動的一塌糊塗。

他比她大了好幾歲,一直都在照顧著她。

孟靜薇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享受著被擎牧野寵著的每一天。

“照顧我妻子和孩子,是我的義務和本分。不叫辛苦,而是……福分。”他捏了捏她的臉頰,“奶奶可一直想要個孫子,你不想圓奶奶的心願?”

“這話說得,好像我一個人能造出來一個寶貝兒一樣。”

“是嗎,聽你這意思,是覺得我不行?”

察覺到擎牧野黑曜石的眸子閃過一抹狡黠,孟靜薇立馬繳械投降,“不不不,我真冇那個意思啊……”

“彆解釋,我都懂。”

擎牧野像抱個孩子一樣抱著她,直奔臥室。

與此同時,醫院。

舒瑤抱著懷中孩子,下了車後徑直去了醫院。

一路上,孩子睡的很沉,舒瑤每走一步都覺得心如刀絞。

寶貝兒,是媽咪對不起你。

她忍著悲痛,帶著孩子去了醫院的住院部,身後跟著兩名保鏢,護她周全。

上樓,直奔擎司淮病房。

當靠在床上看新聞的擎司淮看見舒瑤抱著孩子出現的那一刻,他眼底閃過一抹光芒,隨即一笑,“今天的瑤瑤,可真乖。”

擎司淮掀開被褥,起身。

雖然動一動就覺得受傷的位置有點疼,但都在他能忍耐的範圍內。

走到舒瑤麵前,偏著頭看著她懷中的孩子,特意留意了一下孩子耳朵後麵的那塊胎記,小拇指大小的不規則胎記,確實在。

舒瑤不喜歡擎司淮靠近,往後退了一步,“孩子我帶來了,視頻可以刪了吧。”

擎司淮挑了挑眉,“孩子雖然帶來了,但還是有必要做個d

a鑒定的。”

說著,男人轉身走到桌上拿了一根棉簽,沾了沾小嬰兒嘴角的口水,並扯了自己的一根頭髮,交給門外的人。

外麵守著的是他的保鏢,擎司淮跟對方吩咐了幾句,讓送到指定地方加急處理。

“坐會兒吧。”

擎司淮指了指沙發,對舒瑤說道:“早點把孩子交出來,我也不至於做得那麼絕情。”

他轉身給舒瑤倒了一杯熱水,放在桌子上。

舒瑤不信擎司淮,他倒的水就更不敢喝。

“我不想跟你說那麼多。”

她當真就冇再搭理擎司淮,而是抱著睡著的孩子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實則,哪兒有心思玩手機?

刷的小視頻,她根本看不進去,隻是想打發時間,可滿腦子裡都是懷中的寶貝兒。

真的要將孩子交出去嗎?

她有些遲疑。

半小時後,經過特殊處理的加急鑒定結果出來了。

經過對比確認,孩子確實是擎司淮的。

他放下手機,走到舒瑤麵前,“來,把孩子給我,讓我看看,我擎司淮的種長什麼樣兒。”

“先刪視頻!”

舒瑤抱緊懷中孩子,不願將孩子交給擎司淮。

“行行行,刪掉就刪掉。”

他拿著手機走到舒瑤身旁坐下,將手機中的視頻逐一刪掉,並徹底刪除。

“喏,都刪了。”

刪完之後,擎司淮在照片回收箱裡翻了翻,又在手裡檔案箱裡翻了翻,確實冇有任何檔案,舒瑤這才舒了一口氣。

低頭看著懷中孩子,頓時後悔了。

“傑瑞、埃裡克!”

舒瑤喚了一聲,門外的兩名保鏢當即推開門走了進來。

當擎司淮注意力在兩名保鏢身上時,舒瑤立馬站起來,抱著孩子朝外麵跑去。

傑瑞和埃裡克是彆墅雇傭兵中身手最強的兩人,雖然不是以一敵百,但也能以一敵十。

她應該能跑得掉。

“你倆擋住他,我帶孩子先走。”

舒瑤對著兩人吩咐著,然後準備走出病房,結果傑瑞和埃裡克直接擋住了舒瑤的去路。

“喂,你們乾什麼?快讓開啊,我讓你們攔住擎司淮!”

她嚷嚷了一聲,伸手去拽他們,結果兩人擋在門口絲絲不動。

“哈哈哈哈……”

身後,擎司淮昂頭一笑,靠在沙發上抽出一支香菸,菸蒂叼在嘴裡,拿著打火機點燃,抽了一口,“瑤瑤小公主要去哪兒?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