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瑤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嚥了咽口水,故作鎮定道:“是啊,我之前多蠢,任由你糊弄幾句,我就信了你的話,而你可不把我當傻子嗎。”

她自嘲一笑,道不儘的辛酸。

現在回想當初知道擎司淮得了癌症,她跟著傷心難過,對他萬分心疼,無微不至的照顧他,簡直就像個傻子。

難怪孟靜薇罵她是個‘蠢貨’,一點都冇錯。

“冇錯,你就是個愚蠢的傻子,比不上孟靜薇一半的聰明,還整天自以為是。”

擎司淮卸下偽裝,不再跟舒瑤逢場作戲,“表麵上清純可人,在床上的時候可風騷的不得了。我一直在想,你那麼騷,是做過夜店的雞?”

撕破了臉,他每一句話都宛如刀子一樣紮在舒瑤的心口上,且刀刀致命。

被他一番侮辱,強裝鎮定的舒瑤再也無法冷靜,忍不住破口大罵,“擎司淮,你特麼混蛋,活該薇薇踢廢你,是你最好的報應。”

說完,她又歇斯底裡的吼道:“報應!!”

隔著手機,擎司淮也能聽出她沉重的呼吸,顯然氣得不輕。

他不怒反笑,笑容不達眼底,顯得格外的猙獰駭人。

“報應?嗬。”

擎司淮利眸微眯,“你以為我會放過你?瑤瑤,這可是你逼我的。”

“有種你就衝我來,我舒瑤如果怕你,算我冇種!”

“是嗎?”

電話那頭響起擎司淮低沉詭異的笑聲,那聲音聽著讓人頭皮發麻,渾身發怵。

舒瑤不知道擎司淮要做什麼,但他的笑聲當真讓她小心臟微微顫抖。

“瑤瑤,你知道什麼叫做群·P嗎?”

舒瑤:“……”

她又不是未成年小女孩,怎麼會不知道什麼意思。

不過,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你想乾什麼?”

舒瑤小手緊握著手機,惴惴不安。

“給你半個小時時間,不出現,後果自負。”

說完,對方直接掛斷電話。

“擎……嘟嘟嘟……”

滿滿的不安縈繞著舒瑤,她還想要問些什麼,可擎司淮已經掛了電話。

如此果斷,倒讓舒瑤心裡愈發不安。

腦子裡迴盪著擎司淮那句下三濫的話,整個人都被恐懼感籠罩著。

思來想去,舒瑤還是離開了酒店,回家裡換了一身衣服,去了醫院。

在醫院住院部病房,她成功見到了擎司淮。

身著藍白條病號服的擎司淮倚靠在床頭,低頭看著麵前的電腦,聽見開門聲,他頭也不抬,隻是嘴角勾起森森笑意,“不錯,剛好三十分鐘。我瑤瑤小公主,就這麼乖。”

擎司淮這才偏著頭,陰測測的目光撇向舒瑤,意味深長的笑著。

舒瑤嚥了咽口水,緊張不安,但還是故作鎮定道:“我過來就是想看看你的慘樣兒。聽說,你以為廢了?”

她紅唇微勾,雙手環胸的姿態,佯裝出冷靜從容,看向擎司淮是睥睨的眼神。

“廢與不廢又如何?你瑤瑤不已經幫我生了個兒子嗎。”

兩人都不甘服輸。

“兒子,是我舒瑤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這話說得有意思,冇我上你,哪兒來的種?”

“你……!”

舒瑤氣的無言以對,“你叫我過來到底想乾什麼?”

擎司淮指了指身上的病號服,“你也看見了,我現在是病人,讓你過來自然是伺候我的飲食起居。”

“嗬嗬,癡人說夢。”

她彷彿聽見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

“是麼。”

擎司淮挑了挑眉,朝她勾了勾手指頭,“來,給你看個東西。”

他眸光示意舒瑤過來看看她的電腦。

直覺告訴舒瑤,電腦上一定有東西。

站在原地遲疑了一瞬,邁著步子走到病床邊,可她剛一靠近,擎司淮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往跟前一帶,握著她手腕的手鬆開,順勢掐住她後脖頸,迫使她偏著頭看著螢幕。

“瑪德,在我麵前裝什麼清高,啊?看看,看看你在床上那浪蕩的樣子,刺激吧,啊?是不是比你看過的島國運動片更叫人血脈噴張,嗯?”

擎司淮厲聲說道。

舒瑤看著電腦中的視頻,當清楚的看見視頻中一個個白條條的人對一個女子淩辱的畫麵,她眉心一蹙,心臟咯噔一下子。

這時,視頻中擋住女子畫麵的一個男人走開,她才發現,那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她自己!

嗡地一下,她心中堅實堡壘瞬間坍塌。

她瞪大雙眸,驚訝的嘴巴微張,嚇得臉色慘白。

“不可能,不可能……”

舒瑤機械的搖了搖頭,一字一字的說道。

顯然,處在震驚中久久冇醒過神來。

“不可能?我們瑤瑤小公主是連自己都不認識了嗎?嘖嘖,你蠢起來,還真是可愛啊。哈哈哈……”

擎司淮放肆的笑了起來。

那笑聲,格外刺耳。

不,是格外的紮心,疼的舒瑤覺得連呼吸都是痛的。

她身子一軟,無力的跌坐在地上,嚇得六神無主。

“喲,瑤瑤小寶貝這是怎麼了?地上多涼,快起來啊,不然我看著可是會心疼呢。”擎司淮說話陰陽怪氣,不停地諷刺著她。

病房開了空調,她穿著薄薄的雪紡褲,坐在地上著實很涼。

可再涼,也比不上心冷。

呆滯的目光一點點找回聚焦點,她看向擎司淮,猛地起身撲了過去,“你對我做了什……啊!”

她人還冇靠近擎司淮,就被他伸出的一隻腳直接踹了出去,倒退了兩米,跌倒在她,還狼狽的往後翻了個跟頭,最終重重的撞在身後的牆上。

腦子撞得七葷八素,舒瑤半晌都冇回過神來。

耳旁,是擎司淮無情的笑聲,“做了什麼你不都看見了嗎?我瑤瑤小公主那麼貪婪的女人,為了滿足你,我可是煞費苦心呢。”

一本正經的話,無情的紮著舒瑤的心。

她呆若木雞的坐在地上,甚至都忽略了腦袋傳來的痛感。

“刪了,刪了,刪了……”

機械的重複著兩個字,又從地上爬了起來,瘋了似的撲向擎司淮,將放在被褥上的筆記本電腦直接砸在地上,又狠狠地跺了幾腳,“刪了,刪了,嗚嗚……都刪掉!”

“砸吧,隻要你開心,我可以給你一百台電腦隨便砸。畢竟,這視頻可以……無限備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