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靜薇偏著頭看著舒瑤,見她整個人猶如丟了魂一般,不由得萬分心疼。

對她,當真是又氣又心疼。

走到舒瑤身旁,攙扶著她,“如果醫生的話你不信,咱們可以帶著他去其他醫院做檢查。前提是,讓擎司淮一直保持昏迷,否則他還會做手腳。”

“對,你說的對……”

舒瑤機械式的點了點頭,半晌才抬頭望著孟靜薇,氤氳著淚水,睫毛上掛著淚珠,倔強的不肯讓眼淚滑落。

那泫然欲泣的樣子,把孟靜薇的心都給融化了。

她聲音微顫,“那你呢,你的話……我……能不能信?”

不怪舒瑤不信,而是她現在不知道該相信誰。

從發現擎司淮住院,到他公司撞見保險合同,再到擎牧野提醒她,她又去醫院找了院長,那家醫院的院長親口告訴她,說擎司淮得了癌症的。

說完,舒瑤眸子一轉,忽然想到了什麼,立馬掏出手機,手指顫巍巍的撥了一串號碼,“給你發一串身份證號,幫我去查一下這個人名下有冇有平安保險。”

掛斷電話後,舒瑤將手機裡的身份證號直接發了過去。

這身份證號是那天去酒店開套房,事後擎司淮交給她的房卡丟了,擎司淮人又不在,舒瑤隻好讓他把發身份證號發到她手機上來。

複製了身份證號,編輯了資訊,發給了得力助手。

舒瑤渾身無力的挪了一步,像是冇了骨頭一樣跌坐在走廊長椅上。

一直以來,她總是在糾結著擎司淮的癌症是否真實可靠,卻忽略了在他辦公室裡看見的那些保單合同。

倘若那些合同是假的,一切……昭然若揭。

孟靜薇被舒瑤剛纔的質問氣的頭疼,但一想到擎牧野說的那些事情,她斂下情緒,坐在她身旁耐心安撫,“你信不信我都沒關係,但醫生的話,你應該相信。還有,‘紙包不住火’,隻要你想試探出擎司淮的真麵目,方法太多太多。”

“我想靜一靜。”

舒瑤抬頭靠著背後的牆,閉上眼睛,冇再說話。

大約十分鐘後,舒瑤的手機響了,她猛地一顫,立馬接了電話,“怎麼樣?”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結果。

“舒總,我查了,平安保險並冇有擎司淮的保險,包括人壽、泰康、太平洋,都冇有。不過,他在眾安買了車險。”

“就隻有車險?”

“是的。”

聽見電話那端確定的話,舒瑤絕望的閉上了眼眸,而手中的手機也滑落在地,摔得黑屏了。

她手肘撐在膝蓋上,雙手捂著臉,埋頭痛哭起來,“嗚嗚嗚……嗚嗚……”

嚎啕大哭,像個孩子一樣。

孟靜薇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默默地安撫著。

她歎了一聲,愁容滿麵。

舒瑤隻是知道擎司淮騙了她,就無法接受,倘若知道擎司淮做得那些卑鄙無恥的事,她會不會瘋?

想到這兒,她更加不打算跟舒瑤說出真相。

啪!

正當孟靜薇陷入沉思,忽然舒瑤抬手扇了自己一個巴掌,緊接著又一個巴掌扇在臉上,“我真蠢,我真蠢,我真蠢,我真蠢……”

她不停地重複著三個字,也不停地扇自己的臉。

孟靜薇一把拉住她的雙手,製止道:“你瘋了嗎?擎司淮騙了你,是那個混蛋詭計多端,你防不勝防而已。既然已經知道真相,懸崖勒馬為時不晚啊。”

就怕舒瑤會想不開,但見到她這樣自虐,孟靜薇愈發擔憂。

舒瑤偏著腦袋,任由髮絲淩亂的耷拉在臉上,一邊笑著,一邊哭著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蠢?很可笑?”

“舒瑤,我冇有覺得你蠢,隻是太天真而已。換言之,是你愛他愛得太深。”

“嗬嗬,說的真委婉,天真,還不是蠢嗎。”

舒瑤一把甩開孟靜薇的手,踉蹌著步子,走到電梯口摁了電梯,下了樓。

從醫院出來,舒瑤宛如行屍走肉一般,漫無目的的走著。

孟靜薇不放心她,生怕她發生了什麼意外,一直跟在她身後。

舒瑤一路走著,最後去了酒吧。

走了一兩個小時,此時已經是晚上六七點,酒吧剛剛營業。

她點了酒,坐在吧檯上喝著。

孟靜薇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舒瑤喝酒,默默地保護著她。

這種時候,舒瑤應該隻想一個人安靜纔是。

時間漸晚,酒吧人越來越多,時不時有幾個人前去舒瑤麵前打招呼,但舒瑤一個眼神都不願給她。

終於有個胖子上前跟舒瑤打招呼,得不到迴應,他罵了一句,“來夜店這種地方,還特麼裝什麼清高。呸。”

呼啦——

穿著西裝的胖子當場被舒瑤潑了一杯烈酒,她怒瞪著他罵道:“滾你瑪德,老孃不搭理你就叫裝清高?管不住你身上二兩肉,反倒顯得你能耐了。”

她罵了一句,又一腳直接踢在了西裝胖子身上。

舒瑤聲音很大,坐在一旁的孟靜薇聽得清清楚楚。

她不由得詫異,可鮮少聽見舒瑤爆粗口。

畢竟也是名媛千金,不會像她一樣‘出口成臟’。

大抵,是被擎司淮所傷,受了大刺激纔會這麼激動。

這胖子的話戳中了舒瑤的痛點,直接讓她炸了毛。

舒瑤也有三腳貓的功夫,堪稱花拳繡腿,又哪兒是那個胖子的對手?

對方被踢得後退了兩步,直接將杯子摔在地上,走上前,一把薅住舒瑤的頭髮,“聶嗎的,都敢在老子麵前叫囂了。我看你想死。“

胖子揚手,一巴掌想扇在舒瑤臉上,可抬起的手腕卻徒手被人捏住。

“噓~”

孟靜薇朝他吹了個口哨,那姿態宛如太妹似的,“欺負弱女子算什麼,我陪你玩玩?”

她的朋友,她罩著。

本就心情不好,這個時候誰找茬,那就是送人頭。

宣泄心情的好機會,孟靜薇可不會放過。

“喲,你這妞兒挺正點啊。”

胖子看向孟靜薇,隻見她身著運動服,頭髮紮了個簡單的高馬尾,清純可人,很是撩人。

“妹妹想怎麼玩啊?”胖子咧嘴一笑,露出滿口大黃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