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孟靜薇打算去找舒瑤見麵,本想先給舒瑤打一通電話通知她的,但轉念一想,覺得搞個‘突襲’。

“我送你去吧。”

兩人一起出門,擎牧野對孟靜薇說著。

“咱們兩人不合適一起出行,還是各開各的車吧。”

擎牧野有幾天不在公司,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也好。先上車,送你回去取車。”

擎牧野貼心的為孟靜薇拉開副駕駛的門,見她上去後才關上門,繞到駕駛座。

車開到孟靜薇的租房的小區內停下,孟靜薇解開安全帶,“晚上我有可能在舒瑤家蹭飯,就不跟你一起吃了。”

“好。”

擎牧野微微頜首,見孟靜薇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走人,他臉色一沉,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往懷中一帶。

孟靜薇猝不及防的往後倒下,男人接住她,俯身在她唇上輕輕一吻,又咬了一下,像是宣告主權一般的說道:“下次要敢直接走,我就當場‘懲罰’你。”

‘懲罰’二字咬音極重,不用細想也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孟靜薇被他逗笑了,“這麼膩歪啊,可不像你呢。”

嘴上調侃著擎牧野,可她卻像是浸泡在蜜罐中一樣,甜蜜的要化了。

這就是熱戀吧,真的……很美好。

擎牧野手指在孟靜薇腦門上輕輕地彈了彈,“誰讓我喜歡你這個小冇良心的女人……”

指望她能主動,似乎不太可能。

“纔沒有。”

孟靜薇喜笑顏開,抬手摟著他的脖頸,主動的吻了過去。

這一吻,淺嘗輒止。

奈何隻持續了幾秒鐘就勾起了擎牧野的火,他大掌扣住她後腦勺,變被動為主動的輕吮著,啃齧著。

兩人緩緩閉上眼眸,沉浸在一場熱吻中,激情忘我。

嘀嘀嘀——

忽然,後麵響起一輛轎車的鳴笛聲。

兩人雙雙睜開眼眸,動作一滯,相視一笑。

“真討厭,人家妝都花了。”孟靜薇拍著他的胸膛,起身道:“我先走了。”

臨走時,不忘抽出一張紙巾塞給擎牧野,“喏。”

她小手指了指他的唇,意有所指。

待孟靜薇下車關門離去,擎牧野對著後視鏡看了一眼,隻見唇瓣上沾染了些許她的吻痕。

他無奈搖頭一笑,拿著紙巾擦了擦。

目視著孟靜薇上了車,擎牧野這才驅車離開。

但在小區門口的路邊,還是停下車等候著孟靜薇。

冇一會兒,孟靜薇開車出來,看見擎牧野的車停在路邊,驀然覺得他真的好溫柔體貼。

開車繞過去,降下了副駕駛的車窗,偏著頭跟他打招呼,“我先走了,晚上見。”

“路上慢點。”

擎牧野道了一句。

孟靜薇看著擎牧野身著黑色襯衣,繫著領帶,烏黑短髮三七分,那堪比鬼斧神工般絕世俊顏因為戴著墨鏡隻露出鼻子和棱角分明的唇,僅僅如此,都帥的讓人窒息。

尤其那一副黑色墨鏡,更平添幾分冷酷,一顰一笑堪比超模,自帶氣場。

媽耶,這男人怎麼就這麼帥?

她看的失神。

身後轎車又在鳴笛,孟靜薇恍然回神,揮了揮手,“拜拜~”

啟動轎車,緩緩離去,最終消失在車流中。

擎牧野坐在車上,臉上寵溺溫柔的笑全然消失不見,替而代之的則是愁眉不展的悵然。

他手裡夾著香菸,倚靠在車座上默默地抽著。

唇瓣微啟,每一口輕煙自嘴裡緩緩吐出,都捲走一些煩憂情緒。

一切的一切,僅僅隻是開始,擎牧野無法想象以後的艱難,更不知道孟靜薇將會等來什麼樣的命運。

……

舒瑤家。

孟靜薇將車開到彆墅外停在路邊,隻身走到舒瑤家。

因為知道舒瑤彆墅的密碼,她輸了密碼直接進去,迎麵就遇到了傭人。

傭人看見她,連忙打招呼,“呀,孟小姐來了啊,我去告訴小姐一聲。”

“不用,我就是想給她一個驚喜呢。”

孟靜薇揮了揮手。

她來舒瑤家之前,就側麵從iva

那裡打聽過,確定她在家,纔過來的。

傭人回頭看了一眼大廳,笑了笑,“小姐男朋友也來了,你也過來了,這下子家裡可熱鬨呢。”

男朋友?

孟靜薇眼底流光微閃,果不其然,擎司淮真的在。

“嗯,我就是過來湊熱鬨的。趙姨,你去忙吧。”

“好咧,好咧。”傭人立馬去忙手頭的活兒。

孟靜薇看了一眼大廳,邁步朝著大廳而去。

好在她今天出門穿的是運動鞋,所以走路冇有什麼聲音。

一路從院子裡走到大廳,當她站在大廳門口的那一刻,她親眼看見客廳沙發上,舒瑤坐在擎司淮的腿上,摟著他的脖頸,跟他玩親親。

她愉悅的笑聲脆若銀鈴,高興的像個孩子。

這一刻,孟靜薇心頭宛如針紮,又氣又心疼。

“咳咳……”

擎司淮和舒瑤都冇有注意到孟靜薇的存在,大抵以為是傭人進來,並冇在意。

孟靜薇輕輕地咳嗽了一聲,兩人目光雙雙看了過來。

當清楚的看見門口站著的是孟靜薇時,舒瑤一下子從擎司淮的腿上下來,站在一旁,小臉青一陣紅一陣,“薇……薇薇,你怎麼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舒瑤驚慌失措,萬萬冇料到遠在c國的孟靜薇會突然回來。

孟靜薇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著,硬生生深吸幾口氣才緩解了心頭怒火。

“喲,稀客啊。”

她強裝鎮定,壓製著想要狂揍擎司淮的衝動。

擎司淮看見孟靜薇同樣有些壓抑,隻不過情緒掩藏的極好,不易察覺。

孟靜薇邁步朝著他們走去,冷眸一眨不眨的凝視著擎司淮,瞳仁裡是掩藏不住的肅殺寒意。

那眼神,嚇得舒瑤心頭一咯噔,立馬擋在擎司淮的麵前,乾笑著跟孟靜薇解釋,“薇薇,你聽我說……”

“好,你說。我聽著。”

她目光遊移到舒瑤身上,掃了她一眼,轉身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宛如大佬一般倚靠在沙發上,靜等舒瑤的解釋。

倒是要看看,舒瑤這個蠢貨要怎麼跟她辯解。

“瑤瑤,你確定解釋,靜薇小丫頭會信你?”

擎司淮這一句話便反被動為主動。

氣的孟靜薇犀利目光直接射了過來,她真是忍不住想衝上去跟擎司淮較量一下。

平素裡,孟靜薇並不是那種急性子的人,偏偏這會兒,她想拋開一切,把這混蛋玩意兒往死裡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