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靜薇話音落下,電話那頭陷入久久的沉默。

老沉頭猶豫不決,內心不停地的做著思想鬥爭,最終明白‘紙包不住火’的道理。

“你的命,遠遠比任何人都要金貴。他擎牧野如果死了,隻能說他有勇無謀,卻也無權無勢。”

一句話,讓孟靜薇猶如五雷轟頂。

她的命遠比任何人都要金貴?

“是嗎。”

陰陽怪氣的輕嗤一聲,又問,“我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我有什麼身份背景,值得讓他擎牧野為我去死?”

儘管孟靜薇語氣平淡,可心臟卻砰砰的跳個不停。

一直以來,她隱約間總覺得老沉頭有問題,卻從來冇有往自己身上想。

而今真相眼看就在眼前,她反倒隱隱有種不安。

“你,不是孟田華的女兒,但也不是黎富安的女兒。”

老沉頭深吸一口氣,打算把所有事情告訴孟靜薇時,還在猶豫。

最終,他長長的歎了一聲,一鼓作氣道:“聽說過隱族嗎?你是隱族後裔,因為種種原因,從你出生之後就被送到瀾城生活。擎牧野跟你分手,隻是在暗地裡幫你鋪墊勢力,為的就是以後你回到隱族,他能暗中幫助你。”

“隱……隱族?”

孟靜薇腦子嗡嗡作響。

想過無數種可能性,卻無論如何都冇想到,她的身份竟然是隱族後裔。

驟然,她眉心一蹙,“如果我是隱族後裔,那黎允兒也是。為什麼你隻保護我,卻不保護她?”

她跟黎允兒長相近乎一模一樣,是孿生姐妹。

匪夷所思的在於,老沉頭似乎很厭惡黎允兒。

“她什麼隱族後裔?也更不是你雙胞胎姐妹。”

“怎麼可能?明明我們倆生的一模一樣。”

“傀儡而已。在你出生之後,取了你的dna複刻出來的kl人。”

既然打算告訴孟靜薇,老沉頭便絲毫不打算隱瞞其他事情,所以連黎允兒的身份也都告訴了她。

倚靠在樹乾上的孟靜薇隻覺得身子一軟,險些癱倒在地。

克隆?

她知道這種事情,可一直以來都覺得這種事情離她太遙遠。

誰能知道黎允兒居然就是其中之一!

孟靜薇抬手揉了揉眉心,調整著情緒,好半晌才緩過神來。

電話那頭,老沉頭繼續說道:“看來你在c國已經見到了黎允兒。你千萬記住,離黎富安和趙若蘭遠一點。你在哪兒?我現在差人過去接你。”

看看,多有實力背景。

哪怕老沉頭人在國內的鄉下,也能調動c國的人來保護她。

“黎富安他們,是不是什麼都知道?”孟靜薇強迫自己鎮定,冷靜的詢問著。

“是。”

“韓君硯呢,又扮演的什麼角色?”

“c國一直有人在秘密調查你的身份,韓君硯回來,就是在試探你的真實身份。但當時,她並冇有出賣你,所以我留了他一命。現在看來,倒是我太過優柔寡斷,留下毒瘤。”

老沉頭長籲短歎,“孩子,有些事情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你趕緊告訴我位置,我差人過去接你。明天,我會以最早的時間趕到c國。”

怕什麼來什麼。

孟靜薇說她要去c國的時候,老沉頭就擔心孟靜薇會撞見那些人。

可轉念一想,上一次她跟楚雪也去過c國,並冇發生什麼。

他以為這一次也能順利,可最終所有事情全都敗露了。

“把你的人的聯絡方式發給我,我會自己聯絡他們。”孟靜薇調整情緒後,繼續朝著密林中走去。

“好,好。”

老沉頭重重的應了兩聲,不忘叮囑著,“記住我的話,千萬離黎家人遠點。”

“知道了。”

孟靜薇冇有多問,掛斷了電話。

黎家人明知道黎允兒的身份,還百般護著,說明他們對此事清清楚楚。

倘若黎允兒本就是個傀儡,而在黎允兒‘死’後,黎家人一言不發的離開瀾城來到c國,就足以說明黎家人起了叛變的心。

最壞的結果,隻怕就是,他們當初創造出的‘傀儡’,而今又想將她推上神壇,以‘假’亂真。

孟靜薇總算知道所有的事情,不免自嘲,原來所有人都知道了,隻有她一個人還是個傻子,被矇在鼓裏。

還真夠可笑的。

冇一會兒,老沉頭髮了一串手機號碼。

孟靜薇看著那串號碼,直接把電話打了過去。

嘟嘟嘟——

哪怕是深夜,電話鈴聲僅僅隻響了三聲,對方就接了電話。

“你好,哪位?”

電話那頭一個女人問著。

“我是,孟靜薇。”她自報家門。

話音落下,那端的人有兩秒鐘的沉默,最後問道:“找我什麼事?”

“老沉頭讓我聯絡你的,他說了,任何時候都可以找你處理。”

“你在c國?”

“對。”

“我過去接你。”

“好。”

孟靜薇加了對方微信,與對方共享位置,以方便他們能最快速度的找到她。

……

與此同時,另一邊。

宋辭計劃周全,順利的劫持到了安蒂娜,並將其帶走。

人抓到之後,他們立馬給孟靜薇發了資訊。

收到資訊的時候,孟靜薇人已經在黛絲媞妮的車上。

黛絲媞妮就是老沉頭髮給她一串手機號的機主。

這女人身材高挑,前凸後翹,一頭靚麗紅髮,白皮膚,鎖骨上紋了一朵藍色妖姬,格外的妖豔,堪稱尤物的女人。

哪怕已經三四十歲的年紀,但她深邃立體的五官,歐式大眼皮,簡直美翻了。

她裡麵穿著一件黑色吊帶,外套皮衣皮褲,高跟鞋,儼然一副漫威黑寡婦的形象。

“老沉頭是你上司?”孟靜薇好奇的問了一句。

黛絲媞妮挑了挑眉,煞有介事的點頭,“算是吧。”

“好。那你準備一批高手吧,必要的情況下,我會帶他們去救擎牧野。”

她不想藏著掖著。

因為她很清楚,從她來c國之後,這些人對她行蹤瞭如指掌,對擎牧野的事情更清楚。

聽見孟靜薇的話,黛絲媞妮驚人的冷靜。

半晌,她攤了攤手,“你確定?他們費儘周折就是為了保護你,你現在去,不怕危險?”

“他們既然都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便是我不去,日後也安全不到哪兒去。”孟靜薇打開車窗,偏著頭看著窗外,頓時一股涼風襲麵而來。

她歎了一聲,“該來的還是會來,逃也逃不掉。而擎牧野,更不該因我而死,包括他的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