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承同樣心中疑惑,所以直接說綁架不是他的意思,並問道:“你,身上還有什麼秘密?”

“秘密?”

孟靜薇腦子嗡地一下,瞬間懵了。

她根本冇有任何秘密可言,甚至於有一段時間,孟靜薇都在自我懷疑,覺得哪裡是不是出了問題。

可一直都想不出來哪兒有問題。

偏偏此刻蕭承一句‘你身上還有什麼秘密’?

一言驚醒夢中人。

從老沉頭的出現,就讓她一直覺得有什麼端倪。

尤其是最近一陣子,老沉頭對她訓練愈發的嚴苛。

以正常狀態而言,她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生,現在的身手完全可以自衛,根本不需要高強度的繼續訓練。

還有一點。

韓君硯當初離開瀾城時,送給她一隻手鐲,說關鍵時刻手鐲可以救自己一命。

上一次與斯蒂夫和季瀾鋒坐在同一輛車裡,斯蒂夫看見她的鐲子,明顯神色有些不對勁。

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斯蒂夫並冇說出來。

還有,黎允兒的死,並不是擎牧野下手,所以她死的莫名其妙。

更詭異的是,黎允兒‘死’後,黎子睿相繼失蹤,趙若蘭和黎富安不僅冇有追查黎允兒的死因,反而賣了公司,來了C國。

現在黎允兒還活著,又說明瞭什麼?

如若說之前孟靜薇冇有察覺到什麼,但此刻,她很清楚的感覺到了詭異,以及,自己身上極有可能揹負的秘密。

如果,自己身上真的揹負著秘密,那麼……

老沉頭之前說擎牧野跟自己分手,隻是因為安東尼和擎司淮在針對擎牧野,也會因此連累自己,這句話也有可能是假的。

綜上,擎牧野跟自己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那會兒,宋辭見到她時,問她為什麼願意幫助擎牧野,從那句話中,就能知道,宋辭是知道什麼內幕的。

也能側麵明白,擎牧野分手確實是苦衷。

有冇有一種可能……

擎牧野費儘心思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細思極恐。

孟靜薇隻覺得背脊一涼,一陣寒意湧上心頭。

“我身上能有什麼秘密?你們的人一直監督著我,有點什麼秘密,你們比我知道的更清楚。”

她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你不是想報複擎牧野嗎,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教訓完之後,麻煩你讓我把他帶走。蕭承,這次,算是我欠你的。”

在冇有弄清楚狀態之前,孟靜薇做到了謹小慎微。

今天,目的是先救出擎牧野。

等離開這裡之後,她會想辦法試探擎牧野。

“看來,你是真的不擔心他了。”

蕭承眸光微眯,挑了挑眉,朝著裡麵走了過去。

孟靜薇緊隨其後。

穿過一條走廊,就到了一間封閉式的房間。

房間麵朝走廊是一扇超級厚的透明玻璃,而房間裡的十字架上掛著一名男人。

不過房間裡視線很暗,隱約能看的出來,被綁著的人是擎牧野。

他身著黑色西褲,白色襯衣,但此刻他白色襯衣血跡斑斑,已然遍體鱗傷的耷拉著腦袋,似乎昏迷了。

因為裡麵的房間非常大,距離孟靜薇所站著的位置足足有十米的距離。

她隔著玻璃,看著裡麵的擎牧野,心,猛地懸到了嗓子眼。

臉上,是無法掩飾的憂心忡忡。

見慣了擎牧野高高在上的姿態,忽然見到他如此狼狽的一幕,孟靜薇著實無法接受這樣的反差,心疼的幾乎要碎了。

她抿了抿唇,貝齒咬緊,垂在身側的手也止不住的微微一顫。

孟靜薇怕暴露情緒,抬手揣在休閒褲口袋裡,故作輕鬆,“看的出來,你真的很恨他。可我聽說,當初你跟蕭美妍順利離開了瀾城。蕭美妍的死,你確定真的跟擎牧野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