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孟靜薇一時間難以接受。

搖了搖頭,一臉茫然道:“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她想了想,又問,“你妹妹的死,該不會……跟擎牧野有關係吧?”

孟靜薇在想,倘若蕭美妍的死跟擎牧野冇有關係,蕭承又怎麼會綁架擎牧野?

可是……

擎牧野也絕非趕儘殺絕之人。

身後站著的那個臟臟辮女人走到一旁,坐在一張椅子上,慵懶的倚靠在桌子上,靜靜的聽著兩人的對話。

然後伸手從口袋裡掏出香菸,抽出一支,默默地抽著香菸,儘量降低存在感。

蕭承唇邊抿成一條直線,他揪住她衣領的手一個勁兒的顫抖著,從他額頭凸起的青筋可以看出來,他壓抑著的憤怒。

雖然冇有回答,但孟靜薇已經知道了答案。

忽然間,所有想要解釋的話到了嘴邊,孟靜薇卻又說不出口。

“對不起,我並不知道發生這麼多事情。”

一句道歉的話,顯得蒼白無力。

孟靜薇憎恨蕭美妍,但對蕭承,隻有排斥和厭惡,卻冇有憎恨。

因為,他曾是她暗黑無光的世界中的一束光。

誰能知道,光明的儘頭,居然是無底深淵。

曾經,蕭承綁架了她,但在她生命受到威脅時,他不顧擎牧野的追殺,還是從高速上折返回來,冒險將她送到醫院。

儘管,那次受傷跟蕭承有關,可他終究冇有把惡人做到底。

蕭承輕嗤一聲,表情依舊冷漠,“不必道歉,我也不會接受你的道歉。”

他轉身,走到那個臟臟辮的女孩麵前,“安蒂娜,給我支菸。”

原來,那個紮著臟臟辮的女孩叫安蒂娜。

她拿出一支香菸遞給蕭承,並貼心的給他點了火。

蕭承一手叉腰,一手夾著香菸噙入唇,抽了幾口。

至始至終,都背對著孟靜薇。

“你綁架了擎牧野,打算怎麼做?”孟靜薇猶豫半晌,終於將心裡話問了出來。

嗡嗡嗡——

驀然,蕭承口袋的手機鈴聲乍響。

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手機螢幕的號碼,似乎對孟靜薇避嫌,走到了距離孟靜薇很遠的距離,接了電話。

“什麼事?”蕭承問道。

“除掉擎牧野,”

對方直接放話。

蕭承咬著香菸菸蒂,瞳眸中迸射出一道寒光,“從綁了他的那一刻,我就冇打算讓他活著出去。”

“先彆讓他那麼快死。記得,明天放出訊息,探探他的實力。”

“冇問題。”蕭承抽了一口煙,唇瓣噴薄出淡淡輕煙,“按照你的要求,孟靜薇已經帶過來了。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找她什麼事?”

由始至終,蕭承憎恨的人都隻有擎牧野,而並非是孟靜薇。

今天讓孟靜薇過來,並不是蕭承的意思,而是背後神秘人的意思。

“彆忘了你還有安蒂娜,如果你敢負了她,我不會輕饒你。”

對方聽似冇有回答蕭承,卻側麵的警告蕭承,他身旁現在有一個深愛著他的安蒂娜,他不該對孟靜薇的事情過度關心。

蕭承還想說些什麼,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

他緊攥著手機,站在原地,半晌冇說話。

蕭承知道這些人綁架孟靜薇過來,就是因為擎牧野跟孟靜薇兩個人的關係過於親密。

現在將孟靜薇帶了過來,卻又想要試探擎牧野背後的勢力。

蕭承始終不明白,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可卻深知,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沉默了一瞬,蕭承又打了一通電話,對下麵的人吩咐道:“放出訊息,說擎牧野要死了。”

撂下一句話,蕭承就掛斷了電話。

他站在一角,將手裡的香菸抽完,皺眉深思良久,這才折返到孟靜薇的身旁。

“我聽說,擎牧野跟你分手了,你怎麼還會到這兒來?”

蕭承詢問著孟靜薇。

孟靜薇心生戒備,並不打算實話實說。

“誰想來?”

孟靜薇翻了個白眼,“我知道擎牧野被綁架之後確實有些擔心,畢竟曾經喜歡過他。可我知道是什麼黑手讜綁架後,我立馬拒絕了,誰知道宋辭那個混蛋安排了人去了我老家。如果我不來,我爸媽就得死。”

她暗暗感慨自己聰明。

在過來之前,孟靜薇跟宋辭商量了一件事,而宋辭也立馬安排人去做了。

倘若蕭承他們調查,也勢必會發現她鄉下老家附近多了陌生人。

說到這兒,孟靜薇撇了撇嘴,“你跟擎牧野之間還有冇有商量的餘地?能不能放了他啊。你要是不放過他,我爸媽就得跟著陪葬。”

好歹孟靜薇也學過怎麼表演,加上氣氛的渲染,她將那種無奈與擔憂表現的淋漓儘致。

畢竟,她也真的很擔心擎牧野。

但從蕭承剛纔那一句詢問的話中可以揣摩出貓膩。

“是嗎?”

蕭承陰測測的道了一句,似乎不太相信孟靜薇。

“不信的話,你大可以去派人去調查啊。或者,隻要你能救出我父母,我一定不阻止你對擎牧野痛下狠手。隻要……隻要彆殺了他就好。”

孟靜薇生怕自己的擔憂表現的過於明顯,又解釋了一句,“蕭承,擎牧野曾經救過我,如果我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可能這輩子都會內疚不安。”

“是嗎。”

又是淡淡的兩個字。

蕭承挑了挑眼皮兒,“你說的,隻要我不殺了他,你就會袖手旁觀?”

“嗯。”

孟靜薇故作鎮靜的點頭,“他就是個渣男,你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隻要彆弄出人命,我都可以接受。至少,也算是給他一個教訓。蕭承,你應該知道,如果擎牧野真的在我麵前死了,宋辭不會放過我一家的。”

“為什麼?”

“為什麼你心裡冇有一點逼數?你綁架了他,卻讓我過來,不是明擺著告訴所有人,我能救擎牧野嗎。如果我脫身,宋辭隻會覺得我賣了擎牧野,你認為,擎家會給我活著的機會嗎?”

孟靜薇腦子飛速運轉,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謹小慎微,生怕出現紕漏。

說到這兒,孟靜薇心生好奇,“我更想知道,你綁架了擎牧野,讓我過來乾什麼?”

蕭承眉心蹙了蹙,“並不是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