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客廳裡,擎牧野冇有見到孟靜薇,他第一時間衝進了臥室。

可臥室裡也冇有孟靜薇的身影,最終,他發現臥室的浴室被死死地堵著。

擎牧野大喊道:“孟靜薇?孟靜薇?”

男人喊了兩聲,抬腳直接踹開了浴室的門,用手機的手電筒照了照,果然在浴室裡見到倒在地上的孟靜薇。

那一刹,擎牧野立馬衝了過去,將捂住口鼻的西裝蓋住孟靜薇的臉,抱著她快速跑了出去。

站在走廊上的蕭承本以為孟靜薇已經死了,直到見到擎牧野從裡麵抱著孟靜薇出來的那一刻,他身形一僵,瞳眸一瞪,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孟靜薇?孟靜薇?”

蕭承迎上前喊了幾聲,卻得不到任何的迴應。

擎牧野就這麼抱著孟靜薇下了樓,將人送到救護車,然後蕭承被醫護人員攔在了救護車外麵。

擎牧野在救護車內陪著孟靜薇,在車內的燈光照耀下,他適才發現孟靜薇的腳和手臂都被燒傷起泡,齊腰長髮也被燒掉了一大截。

孟靜薇因為吸入大量的濃煙,人已經陷入了昏迷。

被送進醫院後直接送至搶救室,搶救。

半個小時後,人甦醒了。

不,不是甦醒的,而是從夢中驚醒。

“啊,救命啊……”

她喊了一聲,驚坐起來,嚇得滿頭大汗。

但因為動作幅度太大,扯痛了傷口,疼的她倒抽了一口氣。

“醒了?”

“孟靜薇,你終於醒了?”

耳旁兩道聲音響起,孟靜薇目光一斜,就見到擎牧野和蕭承兩人站在病床邊。

蕭承衣衫整齊,而擎牧野衣衫淩亂,臉上甚至都帶著碳灰,狼狽的模樣與素日裡的形象截然不同。

她回憶著那會兒在浴室裡聽見的那道呼喊聲,果然……

真的是擎牧野。

她冇有聽錯!

隻是,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

孟靜薇雖心中疑惑,卻隻能佯裝不知情。

“你們怎麼會在這兒?誰救了我?”她虛弱的問道。

提及誰救了她,蕭承臉上喜色瞬間消失,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擎牧野。

那一瞬,他眼神是複雜的。

欣賞、詫異、崇拜、嫉妒……

集萬般情緒於一體,令蕭承陷入沉默。

瀾城,人儘皆知擎牧野殘忍狠毒,冷血無情。

可當蕭承親眼見到擎牧野不顧一切衝進火海的那一瞬,他便明白……

擎牧野,是在乎孟靜薇的,甚至……愛著孟靜薇。

他自詡自己也喜歡孟靜薇,但麵對濃濃大火時,他冇有第一時間衝進去。

或許,他是以為孟靜薇已經死於火海;或許,他不敢衝進大海,隻因害怕自己會死;又或許,其他原因……

總之,蕭承冇有衝進火海。

但當他親眼目睹擎牧野抱著孟靜薇宛如烈火英雄一般走出火海的那一刻,一種複雜情緒湧上心頭。

那種感覺,像是某種東西從身體裡抽離一般,讓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痛意。

“誰綁架的你?”

擎牧野冇有回答孟靜薇的話,而是直奔主題。

孟靜薇緩緩垂首,看了一眼手腕上戴著的特殊手環。

手環自帶錄音,且十分防水。

而手環裡還放了監聽器,在監聽器的另一端不是彆人,正是她在夜色會所認識的陳卓。

在孟靜薇得罪了黎家人之後,他便聯絡了陳卓,以及兩名私家偵探社的人員,全天二十四小時監聽著她的一舉一動。

一旦遇到危險,就立馬報警,以保證她能取證的同時又是安然無恙的。

“我……我不知道。”

孟靜薇倚靠在床頭,止不住的淚如雨下。

而說話時,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蕭承,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似在告訴蕭承,讓他保密。

蕭承冇說話。

擎牧野隻是神色清冷的起身,“既然醒了,就好好休息。”

言罷,他起身離去。

整個過程中,冇有跟孟靜薇邀功,甚至都冇有透露是他救了她。

事後,對她冇有任何一絲的關心,就那麼直接走了。

注視著他的背影,孟靜薇陷入沉思。

他為什麼會來救她?

天知道,當躲在浴室的孟靜薇聽見擎牧野的聲音時,她懸著的心瞬間落了下來,甚至有些許安全感湧上心頭。

在她強撐著最後一點意識,裝昏迷時,被擎牧野抱在懷中的那一刻,孟靜薇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心。

而後,先陷入了無窮無儘的黑暗之中,真的昏迷了。

“你,冇事吧?”

蕭承見孟靜薇注視著擎牧野的背影,目光一眨不眨,心口莫名有些堵。

“嗯?哦,我冇事。”

孟靜薇搖了搖頭,掀開被褥,看著腳背上的傷,以及手腕上的燙傷,她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不管怎麼樣,目的算是達到了。”

“你丫的是不是瘋了?”

蕭承伸手狠狠地戳了戳她的腦門,“你知不知道情況有多危險?搞不好你會死在裡麵的!”

他著實有些憤怒。

“你為什麼要激怒黎家人對你動手?”

蕭承知道孟靜薇是黎允兒的妹妹,但一直以來都冇有弄懂孟靜薇為什麼要故意激怒對方。

但此刻,一種猜疑湧現腦海。

“你養父母的車禍,跟黎家有關係,對嗎?”

孟靜薇之前讓人去調查過他養父母的車禍,但是後來調查的肇事司機無故死了。

這是蕭承調查孟靜薇之後才知道的,所以,結合他的調查內容,可以猜測,孟靜薇故意佈局就是為了讓黎家人對她痛下殺手,然後他收集證據交給警方,給黎家人狠狠一擊。

“嘿嘿,什麼都瞞不過你,還是你聰明。”

孟靜薇會心一笑,對蕭承毫無隱瞞。

“你是個豬嗎?”

蕭承一巴掌拍在她的腦袋上,“如果你真的懷疑這件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可以幫你。”

“我已經欠了你很多人情,不想再麻煩你。”

另一邊,擎牧野離開了醫院,當即給宋辭打了一通電話,“蕭家小公子最近很閒,給他找點事做。”

“是,boss。”

“還有,把孟靜薇轉到聖德醫院。”

因為擎老夫人被送到聖德醫院,現在把孟靜薇也送到聖德醫院,會方便一些。

在醫院陪著孟靜薇一夜的蕭承在深夜接到一通電話,他當即臉色一變,跟孟靜薇打了個招呼便直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