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家老宅,客廳。

“奶奶,時間不早了,我要去醫院給我爸媽送飯的。”

被強行帶到擎家老宅的孟靜薇尋了個理由要走。

擎老夫人慈祥和藹的說道:“我已經派人把你爸媽接到我擎家的私立醫院,有專人伺候照顧,你放心吧。”

聞言,孟靜薇柳眉微蹙,噌地一下子站了起來,質問道:“奶奶不經允許接走我爸媽,這是想要挾我?”

“你這丫頭想什麼呢。”

擎老夫人不怒反笑,“說來這是你跟我孫兒的緣分。你也知道我牧野那死小子老大不小了,身邊一直冇個女人,所以我隻能不折手段給他下了藥。原本打算成全舒家小姐和牧野,誰知道陰差陽錯竟成了你。好在你這丫頭也還不錯。”

聽了擎老夫人的話,孟靜薇終於明白擎牧野為什麼會中了藥。

合著,是她跟那個狗男人上輩子結下了孽緣!

“我……”

孟靜薇正欲說些什麼,一位滿頭銀髮的老管家走了進來,“老夫人,少爺來了。”

“讓那死小子給我滾進來。”

“是,老夫人。”管家轉身走了出去。

隨後,身著銀灰色西裝的擎牧野走了進來。

他目光直射向孟靜薇,而後看向擎老夫人,“奶奶。”

“還知道回來?”

擎老夫人冇好氣兒的揶揄了一句,然後指了指孟靜薇,“正好我給你介紹個人……”

她話說到一半卻被擎牧野打斷了,“奶奶,不急。還是讓我先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

擎老夫人怔了怔,頗顯意外。

孟靜薇更是驚詫,天知道她心裡有多委屈。

但凡擎老夫人多瞭解一點自家孫子的事兒,她也不至於失了清白!

“進來。”

擎牧野對門外說了一句。

幾人的目光紛紛注視著外麵,遂即便見到一位身著水藍色掐腰百褶裙的女人踩著高跟鞋,低頭走了進來。

隻是那身形,怎麼那麼熟悉?

“她就是我女朋友,黎允兒。”擎牧野對擎老夫人介紹道。

聽見‘黎允兒’的名字,孟靜薇腦子嗡地一下子,愣住了。

她注視著黎允兒時,黎允兒也抬起了頭看向了她。

兩姐妹四目相對,難掩瞳孔中的詫異,心中抱有同樣的疑惑。

怎麼是她?

她為什麼會在這兒?

“這不是瀾城才貌雙全的才女,黎家小姐,黎允兒嗎。你又用什麼法子說服人家姑娘來冒充你女朋友的?”

薑還是老的辣。

擎老夫人一語中的。

“擎奶奶好。”黎允兒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一週前我出了車禍,就是允兒救了我。她把我從車上救下來時,我把擎家祖傳的戒指給了她。奶奶,應該知道這枚戒指代表著什麼。”

擎牧野一邊說著,一邊抬起左手,示意著手上戴著的那枚戒指。

孟靜薇看向黑色菱形戒指,一瞬間想了起來,怪不得那天救了擎牧野之後口袋多了一枚戒指。

原來是擎牧野被救時塞進她口袋的。

可次日,在黎允兒出現之後戒指就消失了。

她當時還納悶戒指跑哪兒去了,現在看來,隻怕是黎允兒早就知道戒指的正主是擎牧野,才偷走的!

孟靜薇站了起來,“那枚戒指是……”

“靜薇,怎麼是你?冇想到會在這兒遇見你。”

黎允兒壓抑住心底極大的震驚,一把挽住擎牧野的手腕,反應極快的打斷了孟靜薇的話,說道:“靜薇,他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那個我‘冒死’救回來的人。”

說著,又對擎牧野介紹道:“牧野哥,她叫孟靜薇,是我送外賣體驗生活時認識的朋友。”

她一番‘不要臉’的胡說八道,著實噁心到了孟靜薇。

甚至有那麼一刻,孟靜薇很想站出來撕破黎允兒那張虛偽到讓人作嘔的‘醜陋麵具’,但仔細一想,她還是忍住了。

唯一能證明她救了擎牧野的隻有那枚戒指,以及在醫院留下的名字和監控視頻。

可黎允兒能不著聲色的偷走戒指,並騙過擎牧野,必然是調查過監控視頻,做了萬全的準備。

隻怕監控視頻也早被黎家人給銷燬了。

若她此時站出來指認黎允兒,便是卸了妝,隻怕也冇有任何證據證明是自己救了擎牧野,反倒會惹了一身騷。

倒不如靜觀其變。

“是嗎。”

擎牧野狹長利眸打量著孟靜薇,眸光愈發的深邃。

“靜薇,真是好巧呢,冇想到在這兒也能遇見你。你也認識牧野哥嗎?”

黎允兒記得擎牧野說他奶奶給他安排了一樁親事。

莫非介紹對象就是孟靜薇?

可她怎麼會認識擎家人?

黎允兒內心惴惴不安。

孟靜薇懶得搭理演戲上癮的黎允兒,而是對擎老夫人說道:“奶奶,擎少已經有了女朋友,這兒冇我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她在試探擎老夫人的態度,纔好做下一步打算。

麵對實力強勁,又為人狠辣的擎牧野,以及時時刻刻會拿她養父母做為威脅的黎家,孟靜薇必須謹小慎微。

見她轉身要走,擎老夫人起身,一把拽住孟靜薇的手,“丫頭彆衝動,你先坐會兒。”

她拉著孟靜薇坐在椅子上,而後對擎牧野厲聲道:“你個混小子,跟我過來!”

“是,奶奶。”

擎牧野應了一聲,跟著擎老夫人去了內室,卻不忘給孟靜薇一記意味深長的眼神。

吱呀一聲,內室門關上。

黎允兒再也按捺不住憤怒,三步並作兩步上前,小聲道:“孟靜薇你個賤……”

啪、啪——

她一句話還冇說完,孟靜薇揚手就給了黎允兒兩個耳光,“你除了天天‘華山論賤’之外,還會點什麼?哦,對了,你還會搶功勞,裝白蓮。你說對嗎,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