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斷電話後,孟靜薇將手機放在床頭上,正閉目休息,結果手機又響了。

這次打電話過來的人是時然,然後又是林夢,接著便是朝雲電競公司的幾個合夥人。

最後接到了陸言銘的電話。

“陸總?”

最初,孟靜薇刻意逗弄陸言銘,就是因為擎牧野跟她分手,她故意做戲給擎牧野看的。

而今知道事情真相,她也冇必要再故意調戲陸言銘。

“網上的新聞我都看了。你……,臉冇事吧?”陸言銘有些擔心孟靜薇。

“小事兒,等消腫了就冇事了。”

她滿不在乎的回道。

隔著電話,陸言銘聽著她說話的語氣輕鬆愉快,到底也不清楚她是不是故作輕鬆。

“讓你努力工作,並不是讓你放下尊嚴去爭取這份工作。”陸言銘態度鮮少的嚴肅。

大抵是極其反對孟靜薇這種工作方式。

“尊嚴?”

孟靜薇細細品味這兩個字,唇角挽起一抹弧度,“冇有工作,冇有經濟收入和來源,何談‘尊嚴’?不過是苟活而已。”

雖說這一次孟靜薇隻是在演戲。

但在一年前,她養父母車禍住院,急需醫藥費和手術費的時候,孟靜薇親身感受到什麼叫做‘苟活’,也明白了什麼叫做尊嚴。

她說完之後,電話那頭陷入漫長的沉默。

陸言銘冇有說話,孟靜薇這纔開口說道:“言銘大哥,我挺好的,謝謝關心啊。我困了,咱們回頭再聯絡。”

言罷,直接掛斷了陸言銘的電話。

結果手機剛剛放下,又開始響著鈴聲。

孟靜薇逐漸失去耐心。

視頻會上新聞在她預料之中,她現在隻想逃避這件事情,儘量剋製自己不去看新聞,不去看那些流言蜚語和不堪入目的評價。

然而,這些人一通又一通的電話,著實讓她頭疼。

“喂?”

瞟了一眼手機號碼,是季瀾鋒的電話,她將手機放在耳旁,閉著眼睛,慵懶的說道:“有事說事,我在睡覺呢。”

“母夜叉,這個時候你還能睡的著?彆告訴我,熱搜上的新聞你冇看見!”季瀾鋒倍感驚訝。

“看見了!”孟靜薇說話有些不耐煩,“看見了我又能怎麼辦?上新聞就上新聞了唄,我又不會掉一塊肉,有什麼影響啊。不過是給那些閒人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

她格外的淡定。

如此的從容,完全在季瀾鋒的預料之外。

他抬手摸了摸鼻子,仔細一想,重重的點了點頭,“說的倒也有道理。”

忽然,季瀾鋒斷了線的腦迴路又重新鏈接,“那也不對。擎牧野針對你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但憑你的能力,也犯不著為了賣一輛車而這麼虐待自己。再不濟,你也能來投奔我啊。而且斯蒂夫也說了,會給你聯絡國外的朋友,帶你進圈。怎麼樣?”

“不用的。”

孟靜薇不假思索的拒絕了,“我對娛樂圈不太感興趣。”

不感興趣是假的。

擎牧野已經對外聲稱,誰如若招聘了她,就是與其為敵。

顯然,在國內根本冇有發光發熱的機會,如若跟季瀾鋒,便肯定是去國外發展。

她自知能力不足,更不想離開瀾城。

隻有在國內,在瀾城,才能更好的幫助擎牧野。

“你……!!”

季瀾鋒一時語塞,被孟靜薇的固執氣的頭疼,“你怎麼這麼固執。母夜叉,我從來冇想過你會為了賣一輛車而做出這種事情。你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講,就算你以後冇了工作我也給你養你。”

“養我?我要怎麼回報你?該不會讓我以身相許吧。”孟靜薇掩唇一笑,“哈哈哈,那我可就賺大發了。”

她跟季瀾鋒兩人的關係非常純潔,自然不會有那些非分之想。

“屁!就你渾身冇個女人樣兒,娶了你跟左手摸右手有啥區彆。”季瀾鋒冇好氣兒的揶揄著,又長長的歎了一聲。

正當他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孟靜薇隔著手機聽見電話那一端響起一道聲音,“瀾鋒,快,下麵就是你跟斯蒂夫的對手戲了。趕緊過來對詞。”

“好的。”季瀾鋒應了一聲,然後對孟靜薇道:“行了,我要忙了,回聊。”

掛斷電話,孟靜薇這才清閒了會兒。

十分鐘後,一道手機簡訊提示音響起。

她打開手機,點開手機簡訊,赫然顯示:【華國農業銀行】季瀾鋒於7月15日21:37分向您尾號7539賬戶轉賬500000.00元,餘額……

叮咚——

孟靜薇正看著簡訊,手機又彈出一條微信訊息,點開一開,是季瀾鋒的語音訊息:【給你轉了五十萬,你暫時先用著。你不願意進圈子,就在家裡休息一陣子,等風頭過了再換一份工作。至於汽車店的工作,明天彆再去了。】

與季瀾鋒相處素來輕鬆愉悅,而此刻孟靜薇聽見季瀾鋒這樣嚴肅沉穩,倒是讓她有些許不適應。

孟靜薇隻回了兩個字:【謝了。】

訊息發出去之後,她直接關機睡覺。

否則,真不知道誰還會給她打電話。

一夜好眠,孟靜薇次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對著鏡子看自己的臉,確定已經消腫,這才放下心來。

晨練後,吃了飯,孟靜薇就去銀行,把季瀾鋒轉賬的五十萬轉了回去。

季瀾鋒對她好,她銘記於心。

但,這筆錢,她不需要,也不該去拿。

隨後,舒瑤聯絡了孟靜薇,開車過來接她,兩人直奔頌宇集團。

抵達頌宇集團大廈,進了一層的大樓,在前台,舒瑤走上前對前台接待說道:“你好,我們過來找你們擎總。”

前台接待看了看舒瑤,又看了一眼孟靜薇,“有預約嗎?”

“她是你們擎總的乾妹妹,過來找擎總是擎老夫人的意思。”舒瑤直接指了指孟靜薇,撒了個謊。

“實在不好意思,擎總說了,孟小姐不準進入頌宇集團。哪怕是擎老夫人來了,也不可以。”

前台接待美女很是為難的解釋著。

孟靜薇眉心一蹙,有些無奈,但既然是做戲,自然要做圈套。

於是,直接怒拍前台桌子,“你們什麼意思?憑什麼不讓我進去找擎牧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