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包養了蘇美懿的男人,區區一個銷售員看不起蘇美懿,自然就是看不起他。

男人臉色一沉,指著孟靜薇,怒斥著,“把你們經理叫來,我倒要看看,什麼樣的經理會帶出你這種貨色。”

麵對男人的叱責,孟靜薇也不生氣,倒是心平氣和的說道:“這位先生,你可能誤會了。就在幾天前,我跟蘇美懿還是同一公司的同事,對她很瞭解。她剛纔看中的那一款車售價八百八十八萬八,確實不適合她。倒是這邊這輛三百多萬的新款跑車很適合她。”

因為門店的同事對孟靜薇並不瞭解,又哪兒知道她曾會跟蘇美懿是同事?

聽見這句話,倒是驚訝不已。

連帶著維護著蘇美懿的男人也神色微變,眸中閃過幾分訝異,低頭問著蘇美懿,“懿懿,你們真的認識?”

蘇美懿倚靠在男人懷中,氣的咬牙切齒,怒目圓瞪著孟靜薇,犀利的眼神恨不得能將她生吃了。

故意反咬一口,就是想趁機羞辱孟靜薇,並刺激身旁的男人給她買車,結果孟靜薇這麼一說,反倒平息了男人心中的怒火。

更可惡的是,孟靜薇不但不推薦那輛昂貴的轎車,反而推薦這款三百多萬的跑車。

價格相差兩倍多呢!

“是,嗬嗬,是的呢。她,她叫孟靜薇。”蘇美懿哪兒肯放過孟靜薇呢,又藉機對男人說道:“就是擎氏家族擎老夫人的乾孫女,現在跟擎爺鬨掰了,被擎爺封殺了的。”

“哦,她就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孟靜薇啊?嗬。”

男人忽然想到了什麼,滿是肥肉的臉上勾起一抹冷笑,然後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經理人呢,把你們經理給我叫過來,否則我砸了你們的店!”

說來倒真是冤家路窄。

此人名叫李乾,之前在瀾城有一家婚慶生意,原本生意做的不錯,結果有一次上門了的顧客都交了定金,結果轉頭就去了孟靜薇家的邂逅婚慶公司。

後來,擎牧野為了給孟靜薇的婚慶公司攬客,直接劫走了他婚慶公司不少的客人,讓他損失了好大一筆。

當時他還氣惱不已,可礙於擎家的地位,敢怒不敢言,誰能知道居然在這兒遇到了。

蘇美懿發現李乾態度驟然轉變,當即生出幾分好奇,“哥,你怎麼……怎麼這麼生氣呢?”

“哼。”

李乾冷哼一聲,微微抬起下巴,看了孟靜薇一眼,對蘇美懿說道:“就她,之前開了個婚慶公司,搶了老子不少的生意,讓我損失了不少的錢。冇想到她也有今天呢。”

李乾憎恨擎牧野,奈何敢怒不敢言,所以碰到孟靜薇,便想把所有的怒火全部宣泄到孟靜薇的身上。

“是……是嗎,嗬嗬嗬嗬,那孟靜薇也太過分了呢。”蘇美懿聽著高興壞了。

她就想找茬的,可誰知道老天長眼,讓孟靜薇碰到了釘子。

之前在C國被敲詐一筆錢,那筆債,她到現在還記著呢。

孟靜薇不免有些意外,眉心微擰,暗道一聲點背兒。

她可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了這個人。

果然,倒黴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縫兒。

“哎喲,怎麼了?怎麼了?”門店業務員立馬上樓把張晨晨喊了下來。

張晨晨一下樓就飛奔過來,當看見李乾時,連忙上前,“這不是李總嗎?什麼風把您吹來了?快過來坐,過來坐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