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在這種地方看見蘇美懿,孟靜薇同樣有些詫異。

跟蘇美懿有過節,她一定會抓住機會報複自己,可即使如此,孟靜薇也不在意。

隻要能開張,在車店就能轉正,到時候也不會再給陸言銘添麻煩。

一旦工作的事情穩定,她也能全心全意去幫扶擎牧野。

“蘇美懿,巧啊。是買車嗎,快進來看看……”

孟靜薇端出一副打工人的卑微姿態,讓蘇美懿儘量能感受到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果不其然,當蘇美懿見到平日裡清冷孤傲的孟靜薇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唇角不由自主浮現出幾分洋洋得意。

她跟擎牧野之間的事情,蘇美懿已經打聽的清清楚楚,自然知道孟靜薇現在的落魄處境。

可她萬萬冇想到,前一陣子孟靜薇還張揚的在朋友圈裡秀她跟國際著名打星斯蒂夫和影帝季瀾鋒的合影,而現在竟然淪落到來4S店來賣車。

強烈的反差,讓蘇美懿心中暗爽,拎著包包走到孟靜薇的麵前,挑眉一笑,“前幾天就聽呂森說你辭職了,我還以為你另謀高就了。怎麼就來這兒上班了?”

因為蘇美懿知道這家車行開店很久,又是高檔品牌的轎車,加之孟靜薇剛纔那副諂媚的舔狗模樣,便篤定孟靜薇絕對不可能在門店有股份,應該是真的做了汽車銷售。

“做模特久了,總是覺得少了點意思,所以……”孟靜薇故作羞赧的說著,然後歎了一聲,“唉,生活不易吧。”

她立馬岔開話題,“你過來是要買車吧,快過來看看喜歡什麼樣的車,我給你介紹一下。”

“好啊。”

蘇美懿爽快答應。

隻是她看向孟靜薇的眼神卻閃過一抹狡黠,又道:“我對車不是很瞭解,你可一定要細心的跟我講一講呢。”

孟靜薇微微頜首,“好,冇問題。你想要什麼價位和款式的車?”

“我想要……”

蘇美懿正說著,回頭瞟了一眼,見其他人站在較遠的位置,正在看車。

於是,她眼底流光微閃,猛地抬手推搡了一下孟靜薇,“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我買不起?孟靜薇,這就是你作為銷售的態度嗎。你經理呢,我要見你經理!”

蘇美懿突如其來的爆發,指著孟靜薇大聲的訓斥著。

饒是孟靜薇做足了準備,但也冇想到蘇美懿居然會這麼快就誣陷她。

可憐她手剛剛摸到手機,還冇來得及去錄音,就被反咬一口。

一旁的幾個人目光齊刷刷的看了過來,視線從蘇美懿身上掠過,最後落在孟靜薇的身上。

“怎麼回事?”

“這什麼銷售,怎麼能這麼對客戶?”

“真是冇一點規矩。”

“青春痘,你去看看怎麼回事。”

……

幾個隨同蘇美懿一起過來的男人和門店銷售員朝著孟靜薇走了過來。

張輝很是擔心孟靜薇,連忙走到她身旁小聲問道:“什麼情況?”

孟靜薇抬頭看了他一眼,無奈的聳了聳肩,搖了搖頭,“以前跟她有過節,找茬唄。”

倒是她高看了蘇美懿的耐心,卻也低估了她的殺傷力。

孟靜薇知道蘇美懿會栽贓陷害,所以就打算拿出手機悄悄錄音,但最後還是慢了一拍。

這樣的局麵,讓她哭笑不得。

“哥,嗚嗚……她實在是欺人太甚。”蘇美懿回頭,走到一名年過四十,大肚便便的男人麵前,站在他麵前委屈的抽泣著。

那身材偏胖的中年油膩男抬手摟著蘇美懿的腰,“哎喲,懿懿委屈了。冇事,冇事,有哥哥替你撐腰呢。她說你買不起哪一輛車?”

蘇美懿一邊抬手擦拭著眼淚,一邊伸手指著一旁的那輛紅色的法拉利2021款,“就那一輛,我說我挺喜歡的,她就……就說我買不起。”

油膩男瞟了一眼轎車,犀利的眼神瞪向孟靜薇,“是你對懿懿出言不遜的?你就是這麼賣車的嗎?給我道歉!”

男人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命令孟靜薇道歉。

這時,孟靜薇方纔幡然醒悟,明白蘇美懿為什麼一進來就迫不及待的潑臟水。

原來是想假借這次‘潑臟水’的機會,找這個男人要一輛法拉利轎車,並算計自己。

可謂是……

一石二鳥。

“道歉?”生性執拗的孟靜薇一向不屑於對任何人低頭認錯,更遑論是蘇美懿。

可她想著現在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

如果僅僅隻是給蘇美懿道歉就能賣出一輛轎車,倒也是好事一樁。

“好,好,我道歉。”

她無奈的歎了一聲,走到蘇美懿麵前,“蘇小姐,對不起,剛纔不該出言不遜的。”

身在職場,有諸多無奈。

蘇美懿指責她出言不遜,奈何她冇有任何證據證明自己。

與其與她硬剛,最後落不到任何好處,倒不如直接道歉,或許會有更好的結局。

孟靜薇毫不反抗,乖乖道歉,倒是讓蘇美懿愣了一下。

她冇想到孟靜薇會如此唯命是從。

“嗚嗚……”蘇美懿隻剩下哭泣,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應對。

然後就聽見孟靜薇說道:“可是以你的能力,確實買不起這輛車。我說的,不是事實嗎?”

她一個勁兒的添油加醋,刺激著蘇美懿。

不,應該說是刺激蘇美懿身旁的那名男人。

蘇美懿私生活混亂,與她無關,她隻想賣出一輛車而已。

便是這一句話,對蘇美懿而言,無異於‘雪中送炭’,她立即抓住機會,哭的更凶,“嗚嗚嗚……哥,你聽,你聽聽,她居然這麼說我。嗚嗚……”

這個‘哥哥’,孟靜薇根本不曾聽說過。

可孟靜薇跟蘇美懿兩個人同在華娛傳媒,對於她也有些瞭解,知道蘇美懿已經是個孤兒,根本冇有任何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