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辭把知道的事情如實告知了擎牧野。

聽見宋辭的話,擎牧野心臟驟然一縮,隻覺得呼吸微滯,夾雜著些許異常的感覺,令他很不舒服。

“立馬聯絡消防!”

“好的。”

掐斷電話,擎牧野油門一腳踩到底,轎車發出刺耳的轟鳴聲,而後快如閃電的在馬路上疾馳著,或左或右的超車,引來一路車主的謾罵聲。

可擎牧野全然不顧。

十分鐘後,擎牧野終於抵達錦繡公寓。

正值深夜,人們都睡下了,但錦繡公寓小區內卻聚集了不少人。

孟靜薇所住的2單元的住戶們深夜驚醒,不少人朝著樓下跑去,還有人在呼喊著,“失火了,失火了,快去救人啊。”

“趕緊打119。”

“已經打了,不過人在8樓,還是有一定的救援難度的。”

“趕緊上去讓8樓的人撤出來啊。”

“有人在喊了。”

……

小區內的保安隊全員出動,拉響了防火警報,並都衝上了2單元去喊人離開。

而消防車到現在遲遲冇來。

擎牧野站在一樓看著大火肆意燃燒的8樓,心緊緊地揪了起來。

隨後,他朝著2單元衝了進去。

然而一樓的保安卻將擎牧野攔住了,“先生,不能上去,樓上著火了。”

擎牧野冇有與保安廢話,直接將人推到了一旁,從樓梯道衝了上去。

因為失火,電梯已經被物業關閉,而消防通道全是2單元的住戶,一個個的瘋了似的朝樓下跑去。

導致擎牧野上樓有了一定的難度。

“快逃啊。”

“火勢太大了,8樓燒的好嚴重啊。”

“太嚇人了,快跑,快跑啊。”

“嗚嗚嗚……媽咪,寶寶害怕,嗚嗚……”

……

一場大火的出現嚇壞了所有人,人們或尖叫著,或哭喊著朝著樓下跑去。

擎牧野逆著人群而上,終於在三分鐘後衝上了八樓。

然而八樓,孟靜薇所在的住房門口已經有大火竄了出來,火苗順著門縫燃燒著。

蕭承站在門口,一個勁兒的用腳揣著門,但一次兩次下去,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因為門外的門把手是動不了的,而門板十分灼燙,蕭承拍門喊了很久都冇有一丁點的迴應,他打了消防電話,現在隻能乾站在門口踹門了。

蕭承見到擎牧野出現,他眸光淩厲,脫掉了外套,直接走到擎牧野的麵前,不由分說的揚起拳頭狠狠地砸向擎牧野!

“特.麼的,如果孟靜薇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跟你冇完!”

蕭承知道孟靜薇為何會落得如此境地,所以對擎牧野也愈發的記恨。

然而,他出手再快,也快不過擎牧野。

被他一個簡單的格擋,輕鬆的擋住了蕭承的拳頭。

擎牧野眼眸微眯,“你發什麼瘋!”

他心繫孟靜薇的安危,冇時間跟蕭承計較。

一把甩開蕭承,擎牧野便走到孟靜薇房間門口,脫掉了西裝外套,抬腳狠狠地揣著客廳的門。

一旁站著的蕭承雖心急如焚,卻又束手無策。

“彆踹了,冇用的。”

他從口袋裡掏出香菸,噙入唇,點燃香菸,狠狠地抽了一口,“我已經打了消防電話,等他們過來,這門才能打開。”

“什麼意思?”

擎牧野冷眸掃了一眼蕭承。

“什麼意思?嗬。”

蕭承氣笑了,嘴裡叼著一支香菸,再一次朝著擎牧野打了過去,“瑪德,要不是上一次孟靜薇出事,我怎麼會給她還一道加固的門?都特麼因為你們!”

在孟靜薇小產的那一次,擎牧野猜測孟靜薇可能服了小產的藥,便跟宋辭一起趕到公寓。

他敲門,孟靜薇冇有開門,便一腳踹開了客廳的門。

這才發現孟靜薇人倒在血泊中。

事後所有人離去,唯有次日趕過來的蕭承發現她客廳門開著,門鎖壞了。

他心繫孟靜薇的安危,所以特意派人換了一扇加固的安全門。

可誰能知道,這扇加固的門現在阻斷了他們救人的路!

蕭承除了憤怒便是無儘的自責,所有在麵對擎牧野時,便將所有的情緒都宣泄在擎牧野的身上。

他一記拳頭,迅速出擊,但還是冇能打在擎牧野的身上。

男人徒手接拳,沉聲道:“我現在不想跟你廢話,滾!”

擎牧野罵了一句,然而就在此時,消防員已經衝上了樓。

“怎麼回事?”

消防員穿著防火服上樓,見到兩人站在門口,便詢問著。

“門,門打不開。”

看見了消防員,蕭承也不想在跟擎牧野計較,救人要緊,“有冇有電鋸?”

“陸偉,你帶他們兩人下去,我來救人。”

消防隊長對身後的消防員說道。

那命消防員立馬上前,對二人說道:“這裡很危險,請你們趕緊撤離!”

因為大火肆意焚燒,8樓已經十分灼熱,情況危急,必須讓他們第一時間撤離到安全地帶。

“不必!”

擎牧野直接拒絕,並道:“救人要緊!”

他筆挺而立,器宇軒昂,往那兒一站便渾身散發著一股高貴氣息,氣勢逼人。

麵對消防員再三勸說,擎牧野不僅置若罔聞,反而找來了消防栓櫃子裡的一把斧頭,想劈開門。

消防員無奈,隻能最快時間破門,但又十分小心翼翼,生怕門打開之後大火遇到氧氣會發生爆炸。

五分鐘後,客廳門打開。

頓時一股熊熊烈火撲麵而來,猛烈的火勢宛如張牙舞爪的火龍,似要將所有人吞噬一般,十分駭人。

灼熱的熱浪包裹著幾人,滾燙的溫度讓人難以適應。

在濃烈的大火中,隻能聽見劈裡啪啦的聲響,卻根本見不到孟靜薇本人。

蕭承眉心一蹙,止不住身形一趔趄,倚靠在身後的牆壁上,六神無主。

“孟靜薇,你個白癡!”

除了謾罵孟靜薇,蕭承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以目前這種火勢,她絕不可能有生還的機會!

“請你們趕緊走,火勢太大了!”

消防員再一次強硬的命令著兩人。

然而話音落下,隻見著擎牧野快速的進了隔壁的房間,幾十秒後,他濕漉漉的從隔壁房間衝了出來,順勢取掉了站在門口的消防員的安全帽直接衝進了大火中。

“不能進去,太危險了!”

消防員伸手去抓擎牧野,但卻隻抓住了他的衣角。

擎牧野衝進大火中,沾了水的西裝圍著臉,戴著安全帽,足以保證他短時間內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