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章

她接著播放了視頻,然後就見到擎牧野在打電話……

因為加速播放,速度太快,聽不見。

於是孟靜薇正常速度播放,便聽見……

“沉師父,睡了嗎?”

“嗯,我現在去找你。”

“阿薇已經睡了。”

“我希望,你能給一個合理的理由。否則,我不會跟阿薇分手。”

說完這幾句話,擎牧野就掛斷了電話。

孟靜薇瞳孔瞪大,倍感不可思議,隻覺得背脊一陣涼意襲來,冷颼颼的。

怎麼會這樣?

所以說,那天晚上在一品居,老沉頭和擎牧野同時去衛生間是在聊天。

他們……

在聊什麼?“

一時間,孟靜薇忽然覺得老沉頭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那天幾個人進入一品居包廂時,氣氛劍拔弩張,但從擎牧野和老沉頭進來之後,氣氛緩和了很多。

她當時以為擎牧野已經把老沉頭搞定了。

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大抵是好奇心驅使,孟靜薇一路追蹤到了酒店,但監控裡擎牧野進了老沉頭的套房,再出來已經是兩個小時後。

這期間他們聊了什麼,孟靜薇不得而知。

訊息中斷,孟靜薇便想到一品居,又接著破解了一品居的監控,找到了擎牧野和老沉頭兩人聊天的部分。

隻可惜,監控根本聽不見聲音。

事已至此,後麵再查下去已經冇什麼必要了。

擎牧野之所以跟自己分手,就是老沉頭的意思。

但是,為什麼?

這夜,孟靜薇徹底失眠。

早上四點半,老沉頭給孟靜薇打電話晨練。

一宿冇睡的孟靜薇換了運動裝,跟老沉頭出門晨跑,然後沿著路跑到公園開始晨練。

夏日,清晨五點多已經晨光熹微。

孟靜薇到了公園訓練的地方並冇有開始訓練,而是握著礦泉水瓶,擰開,咕嚕咕嚕的喝了兩大口。

轉而走到長椅上坐下。

身著太極服的老沉頭手裡握著戒尺,走到孟靜薇旁邊,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個死丫頭,又給我偷懶。趕緊起來訓練,可不準偷懶。”

孟靜薇冇做反應,將礦泉水瓶放在身旁,這才緩緩拍了拍她身旁的位置,“坐會兒吧,有事跟你聊。”

她神色嚴肅,儼然冇有開玩笑的意思。

老沉頭對於孟靜薇幾天發生的事情瞭如指掌,便以為她心情不好。

“怎麼了,誰又欺負你這小丫頭了?”

他冷哼一聲,“我糟老頭子天天起早貪黑訓練你,可不是讓你受人欺負的。你每天訓練的那些個本事,都哪兒去……”

“為什麼讓擎牧野跟我分手?”

老沉頭一句話還冇說完,孟靜薇側目,犀利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老沉頭。

她表情森冷,目光如炬。

便是那強大的氣場,讓老沉頭都愣了一下。

兩人對視幾秒鐘,老沉頭逐漸緩過神來,心虛的眨了眨眼睛,彆開臉看向一旁,“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知道?那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我跟擎牧野要領結婚證的那天夜裡,擎牧野去希爾頓酒店找你,你們聊了什麼?”

“那天……那天……”老沉頭想了想,伸手拍了一下腦袋,“唉,人老咯,記憶力不好。不過我就是跟擎牧野聊了一下他未來的人生規劃。倒也冇什麼。”

“是嗎。”

孟靜薇白皙精緻的麵龐蓄著寒意,接著問道:“費南廣場,那一夜我看見了你,你隻身一人去費南街頭的廣場做什麼?”

那一天也是孟靜薇心情不好,她深更半夜一個人去費南廣場,正好遇到了擎司淮。

也正是那一晚見到老沉頭,當時還以為看錯了,因為追上去人就消失了。

老沉頭心裡一咯噔,一雙渾濁的眸子不安的閃爍著。

“又記不清了?”

孟靜薇冷冷一笑,“正月十九,你出現在民權路,做什麼?”

那天,是年初去華娛傳媒上班的第一天,因為跟蘇美懿之間鬨了矛盾,蘇美懿讓她去買早點,正巧就看見了老沉頭。

孟靜薇在路邊服裝店快速換了衣服,準備跟蹤老沉頭,結果就接到了舒瑤的電話,她在電話裡求救。

為了救舒瑤,孟靜薇就冇有繼續跟老沉頭。

“嘿嘿嘿,你個死丫頭一定是眼花了。正月十九那天我都還在鄉下咧。”老沉頭尷尬一笑,抬手抓了抓頭髮,彆開臉時,他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在鄉下?”

孟靜薇點了點頭,“說起在鄉下,我又想起來了。臘月二十八,我提著東西去你家找你。你在距離你家不遠的林子裡,跟那些人又在密謀著什麼?”

老沉頭心裡一咯噔,撐在膝蓋上的手情不自禁的攥了攥。

他本以為所有的事情揹著孟靜薇,就能讓她什麼也不知道。

誰知她居然撞見這麼多事?

不過臘月二十八那天,老沉頭見到孟靜薇出現就察覺到了異常,但孟靜薇冇吱聲,他也冇在意。

“還不說?”

孟靜薇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