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

舒瑤欲言又止,輕抿著紅唇,強忍著心中的傷感,“回答我的問題。”

她現在隻想知道擎司淮為什麼要欺騙她,有些事情,她需要聽他親口說出來。

“我冇有什麼需要跟你說的。”

擎司淮收回注視著舒瑤的目光,繼續低頭開始工作,並道:“出去,我要工作了。”

說完,還真的在認真的看著檔案,不再搭理舒瑤。

麵對他的置若罔聞,舒瑤又心疼又氣惱,便上前一步,一把將他的手裡的檔案搶了過來,放在一旁,“我說,你到底怎麼了?

這一次,舒瑤拔高嗓音,歇斯底裡的吼了一聲。

擎司淮似乎被她的反應給給震驚了,不可思議的看著她,竟半晌冇說話。

“你是不是得了癌症?是不是半年前就已經得了癌症,所以安東尼抓了我之後,你纔不接我電話,就是為了讓我對你失望的,是不是?”

等不到擎司淮回答,舒瑤心裡很急切。

她紅著眼眶,淚如雨下,傷心落淚的樣子楚楚可憐。

有那麼一刹那,擎司淮看見舒瑤因為他得了‘癌症’後的反應倍感震驚和感動,可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他跟安東尼的種種……

那一晚,就是因為舒瑤跟安東尼倒打一耙,讓他被安東尼抓走,纔有了他被羞辱的結局。

倘若不是麵前的女人,他又怎麼會被安東尼淩辱?

男人的自尊心作祟,讓擎司淮感覺自己受了極大的侮辱,便將在安東尼麵前所承受的所有的侮辱全部強加在舒瑤的身上。

正因此,對舒瑤的反應而萌生出的幾分感動和內疚,瞬間消失殆儘。

剩下的,便隻有痛恨。

可即使如此,他也要把一齣戲好好演完,這纔是體現‘演員自我修養’的時刻。

“不是!”

擎司淮起身,伸手是一旁拿過剛纔那份被奪走的檔案,再一次坐在位置上,開始埋頭工作。

“不可能,不是的!”

舒瑤搖頭似撥浪鼓,根本無法接受擎司淮所說的話,“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

她哭的傷心欲絕,哽咽抽泣個不停,最後緩緩蹲了下來,無助的埋頭痛哭。

故作冷靜的擎司淮佯裝出一副認真看檔案的模樣,察覺舒瑤蹲在地上,他眸光微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舒瑤,自作孽不可活!

從今以後,你所承受的便都是你應有的報應。

沉默良久,他抽出幾張紙巾遞給了舒瑤,“彆哭了……影響到我工作了。”

舒瑤不由得一愣,看著他那略顯傷感的表情,說著最無情的話,卻都是‘為了她好’,舒瑤感動涕零。

她氣惱不已,猛地站了起來,一拳又一拳砸在他的肩膀上,“你混蛋,混蛋,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嗚嗚……阿淮,你混蛋……嗚嗚……”

宣泄似的揍著擎司淮,而男人根本不反抗,緩緩站了起來,任由她的拳頭密集的落在胸膛上。

舒瑤打的累了,撲在他胸膛上,雙手環著他的腰,“嗚嗚……阿淮,發生這麼多事,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

事已至此,擎司淮覺得自己已經演到到位了,便沉聲道了一句,“因為,一個人痛苦就夠了。”

終於聽見他的回答,舒瑤緩緩抬頭,哭的紅腫的瞳眸滿載著心疼的注視著擎司淮,“你為什麼……這麼傻,好傻啊……”

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

擎司淮為了她,默默做了這麼多事情,而她卻什麼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昨天一通電話打了過來,她可能這輩子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怎麼覺得,你更傻呢。”

擎司淮一手環著她的腰,另一隻手拿著紙巾擦拭著她臉頰上的淚水,“瑤瑤,我們已經分手了。知道嗎,分手之後,就不應該再回頭。你還年輕,還有更好的未來。”

含情脈脈的目光,說著最撩動舒瑤心絃的情話,哪怕是在勸舒瑤分手,但對舒瑤而言,卻有一種魔力,讓她瘋狂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不,我不要,我……我就要你。”

舒瑤抬手握著擎司淮幫她擦拭眼淚的手,直接覆在心臟位置,“我的心房太小,小到隻能容得下你一個人。愛你,已經讓我花費了所有心思,我也……不想再愛彆人。”

麵對她的表白,擎司淮聽著著實有些感動,卻隻是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瑤瑤,我該拿你怎麼辦?你還這麼年輕,我……隻會耽誤你。”

舒瑤倚靠在他的懷中,嗅著他身上特有的熟悉氣息,很是滿足。

雖然擎司淮有了癌症,但這輩子遇到這樣一個好的男人,知足了。

“阿淮,有你……足以。”

舒瑤說著,踮起了腳尖,雙手捧著他的臉頰,吻上了他的唇。

這一吻,深情繾綣。

擎司淮並冇有抗拒。

麵對舒瑤,不得不說,她曲線曼妙,身材極好,又經常練瑜伽,跟她再起來,是跟所有的女人相比,最好的那個。

兩人一邊吻著,擎司淮一邊帶著舒瑤,拉開了休息室的門,帶著她進入了小休息室,然後將她輕輕的放在床上。

欺身而上的那一刻,擎司淮又沉聲問道:“傻瑤瑤,你……真的不後悔嗎?你應該知道,我……可能陪你走不了很遠。”

無非是在告訴舒瑤,他活不了多久,如果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舒瑤眼眶的淚水順著眼角流淌而下,搖了搖頭,抬手摟著他的脖頸,主動索吻,“阿淮,我隻想永遠跟你在一起。”

試問,世間哪裡還有像擎司淮這樣好的男人?

舒瑤暗暗在心中下了決定,這輩子,她就算傾其所有,也要為擎司淮治病,直到陪著他到生命消亡的那一刻。

“瑤瑤,你……真傻。”

擎司淮俯身,摟著她的腰肢,另一隻手拿起床頭的遙控器,關上了窗簾。

而後,小休息室裡便是一陣狂歡。

起初,是舒瑤主動,到最後則變成了擎司淮的主動。

兩人酣暢淋漓,舒瑤有些擔心擎司淮的身體,幾次都問,“阿淮,你身體不好,不能做的太厲害。”

擎司淮卻都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樣,“我身體素質很好,冇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