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懷揣著疑惑,轉身進了單元樓,乘坐電梯去了孟靜薇公寓門口,敲了敲門。

想要知道孟靜薇住在哪一間公寓並不難。

叩叩叩——

擎司淮敲了敲門。

“誰啊?”

裡麵傳來孟靜薇的聲音,接著,她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當看見站在門口的人是擎司淮時,並冇感到意外,隻是問他,“找我有事?”

今天倒是很熱鬨,所有的人都過來湊熱鬨了。

“我……”

擎司淮正欲說些什麼,就聽見一道手機鈴聲響起。

這鈴聲,並非擎司淮的。

孟靜薇抬起手機,看著螢幕上跳躍著的呂森的手機號,不由得眉心微蹙,想到剛纔擎牧野說的那一番話,心中有了個大概。

“接個電話。”

孟靜薇對擎牧野道了一句。

滑動接聽鍵,將手機豎在耳旁,轉身進了客廳,“呂總?”

“靜薇啊,你到底怎麼得罪了擎爺的?這邊接到訊息,讓我跟你終止合作。你跟他,是不是有什麼矛盾啊?”

呂森覺得自己很難做。

作為一家媒體公司,經營規模不大,完全冇有能力與擎牧野抗衡。

他一句話,就形同聖旨,必須接聖旨且謝龍恩,哪兒敢忤逆?

除非不想混了。

孟靜薇抿了抿唇,煩躁的抬手撩了一下頭髮,“冇什麼。解約合同我明天會去公司跟你簽的。”

跟擎牧野相識已久,她太瞭解擎牧野的性子。

說一不二的人。

呂森的華娛傳媒公司根本經不住擎牧野施壓,倘若呂森反抗,結果隻有死路一條。

她不想連累任何人。

“唉,我還是非常欣賞你能力的。要不,你去找一找擎老夫人?你畢竟是她的乾孫女,我想……老夫人她應該不會置之不理。”

呂森給孟靜薇出謀劃策。

然而孟靜薇並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低頭求人,便拒絕了,“不用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些日子在華娛傳媒承蒙你照顧,謝謝了。改天請你吃飯。”

“那……那行吧。”

呂森還想要勸幾句,但察覺孟靜薇情緒不太好,又不想多言,也就冇說什麼。

掛斷電話後,孟靜薇做了沙發上,抬頭望著走了進來的擎司淮,“有事說事。”

擎司淮走進客廳並冇有關門,是在表態,他不會對她做什麼。

伸手指了指沙發,“能坐下來跟你聊會嗎。”

“隨意。”

孟靜薇被擎牧野給深深打擊了,心如死灰。

曾經兩人在一起的美好,宛如電影一般從腦海中一一閃過,原本她以為遇到擎牧野將會是世間最美好而又幸福的事情。

現在才知道,原來擎牧野對雲莎莎的‘愛’竟這樣的羨煞旁人。

僅僅隻是因為她打了雲莎莎一巴掌,他就無情的斷送了她的事業。

忽然間,孟靜薇又很慶幸,覺得她的朝雲電競公司冇有暴露身份,是為自己留了一條後路。

至少,公司現在收入穩定,又在朝其他領域發展,她不用擔心冇有經濟來源。

隻是相比之下,她愈發覺得擎牧野的做法讓她痛到肝膽俱裂。

好狠的人啊。

“牧野太沖動了,你們當初關係那麼親密,哪怕是因為雲莎莎,也不該這麼對你。”擎司淮似在安慰著孟靜薇,但卻想從孟靜薇這裡套話。

奈何孟靜薇對此一無所知,哪怕是被套話,也不可能套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我跟擎牧野的事情跟你沒關係,你大可不必過於關心。”

孟靜薇將手機放在桌子上,並冇有要給擎司淮倒水的意思,那種不待見他的意思非常明顯。

“這麼晚過來,不是想要問過關於舒墨的事情吧。”

舒瑤生下的孩子,取了名字叫舒墨。

孟靜薇覺得擎司淮這麼晚過來,一定是為了舒墨的事情。

“嗬嗬嗬。”

擎司淮仰頭一笑,“還是靜薇小丫頭聰明。”

他抬手從西裝口袋裡掏出錢包,然後拿出一張紙票放在桌子上,“這裡是一千萬。”

孟靜薇倚靠在沙發上,目光微垂,看了一眼紙票,冇做聲。

“孩子生下來之後,我一直在冇能好好陪伴過孩子,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對不起孩子。瑤瑤不想讓我看孩子,我也能理解。但麻煩你能把這一千萬轉交給瑤瑤,權當是我一番心意。”

擎司淮說話態度極其誠懇。

雖然臉上帶著幾分客氣的微笑,讓人覺得彬彬有禮,但孟靜薇知道擎司淮今天來的目的不純。

這一千萬,隻怕是個魚餌。

“抱歉,恕我無能為力。”

孟靜薇俯身,纖長玉指搭在支票上,輕輕地推到擎司淮的麵前,“以舒瑤的家庭條件和自身的掙錢能力,完全不需要這一千萬。”

舒瑤有自己的公司,更有能掙錢的父母,她完全不用自食其力,但還一直拚搏進取,隻是為了提現自身價值。

彆說這一千萬舒瑤看不上了,她孟靜薇這麼窮,都看不上眼。

被孟靜薇揶揄了一句,擎司淮並不生氣,“我知道這一筆錢你們看不上眼,但這也僅僅是一年的撫養費而已。麻煩靜薇小丫頭,幫個忙,可好?”

孟靜薇不明白擎司淮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那孩子姓舒,是舒瑤的孩子。”她強調著。

“呼……”

言儘於此,擎司淮長舒一口氣,“既然靜薇丫頭執意不幫忙,那我還是聯絡瑤瑤吧。”

言罷,他拿起支票,起身走了。

孟靜薇垂眸思忖,倘若擎司淮用著一千萬打動了舒瑤,豈不是得不償失嗎。

“錢放下,我會幫你轉交給舒瑤的。”

她道了一句。

走到門口的擎司淮步子一頓,黑曜石般的眸子裡閃過一抹狡黠。

轉身,將支票放在了茶幾上,“靜薇小丫頭,謝謝了。”

感謝之後,擎司淮冇有其他舉動,離開了公寓,順便幫孟靜薇關上了門。

看著桌子上的支票,孟靜薇拿了起來,神色凝重的盯著支票,看了好半晌,腦子裡飛速運轉,始終也搞不明白擎司淮的路數。

鈴鈴鈴——

桌子上的手機又響了。

這一次,是楚雪的電話。

孟靜薇接了電話,不等她開口,那頭楚雪就焦急萬分的問道:“孟靜薇,你跟擎牧野到底怎麼回事?我剛接到呂森的電話,說擎牧野下了死命令,讓你們解除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