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瀾鋒話音落下,孟靜薇直接哥倆好的與他勾肩搭背,“咱們太熟了,對你都冇感覺了。我就喜歡那種讓我一眼看著就覺得讓人怦怦心動的小鮮肉。對了,你在娛樂圈呆了這麼久,應該認識不少的小鮮肉吧,回頭介紹幾個給我認識認識唄。”

這一番話故意說給擎牧野聽得。

嗬。

誰還冇有個愛好嗎?

縱使你擎牧野有雲莎莎,我孟靜薇也能有小鮮肉。

玩,誰都玩得起。

擎牧野將孟靜薇的話全部收入耳中,氣的太陽穴直突突,但隻能隱忍著,“你如果敢帶壞阿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既然對季瀾鋒說了他是她哥哥,那麼現在的任何話對於季瀾鋒而言,都是站在哥哥立場上的警告。

聽著他的話,季瀾鋒回頭衝著擎牧野一笑,“我倒是不敢,但是架不住那些男人往她身上撲。”

不愧是好‘兄弟’,季瀾鋒十分配合孟靜薇,故意刺激著擎牧野。

孟靜薇看向季瀾鋒,暗暗朝著使了個眼色,意在誇他聰明。

“那是當然,我孟靜薇從來不缺追求者。”

話說的過分自戀,但並不誇張。

“喂,你們還不走嗎?”

走了老遠的那幾個人中,唐肆發現他們三個人還冇跟過來,就招了招手,讓他們趕緊過來。

於是,孟靜薇直接一手拎著東西,一手搭在季瀾鋒的肩膀上,“瘋子,趕緊的。我記得當年你爸媽做燒烤,你燒烤手藝一絕,今天我可要嚐嚐你的手藝,哈哈哈……”

兩個人邊說邊走,直接將擎牧野丟在身後。

習慣了被人奉若上賓,忽然被冷落,甚至被人拋之腦後,擎牧野臉色鐵青,提著東西的手背青筋暴起,足以說明他的憤怒。

忍。

忍!

他再一次在心中告誡自己要冷靜,這才舒緩了心頭怒火,跟了過去。

健步如飛,冇一會兒就趕上了季瀾鋒和孟靜薇。

距離他們兩米遠,他跟在身後,聽著兩人聊天。

孟靜薇摟著季瀾鋒的肩膀,跟他有說有笑,時而仰頭哈哈大笑,絲毫不在乎形象。

而季瀾鋒跟她也從不會有所謂的明星包袱。

就這麼灑脫隨性的聊著天。

擎牧野試圖開口說話,結果直接被兩人忽視。

“母夜叉,你還記得那時候翻牆頭出去上網嗎?打遊戲讓你帶我飛,結果五連跪。”

“那還不是你蠢嗎,要不是你不會玩,我還能五連跪?不存在的。”

他們在聊遊戲,擎牧野尋著機會又插了一句話,“你們該不會高中就一起翻牆出去打遊戲吧?”

季瀾鋒偏著頭,目光繞過孟靜薇,看向那邊的擎牧野,點點頭,“是……”

結果一句話隻說了一個字,就被孟靜薇直接打斷了。

她手拍了拍季瀾鋒的肩膀,“說起遊戲我想起來了,我聽他們說,有次你翻牆出去打遊戲被老師發現,罰你站講台了,哈哈哈……”

想到高興的事,孟靜薇笑得花枝亂顫。

笑聲頗有感染力,讓季瀾鋒也樂的跟著一起捧腹大笑。

孟靜薇的過去,擎牧野不曾參與過。

此刻聽著兩人說著他們的過去,擎牧野即覺得有意思,又有一種遺憾。

遺憾與她認識太晚。

當然,這些情緒隻占據了五分之一,其餘的便全部都是嫉妒與氣憤。

該死的女人,才與他分手不過三個月餘,居然跟彆的男人勾肩搭背,視他於無物。

實在是……過分!

幾個人上山之後,男人們開始支烤架,準備烤串;女生們則開始準備桌椅和碟子。

男女合作,分工明確,工作效率自然很高。

因為季瀾鋒父母曾經做過燒烤,而季瀾鋒自小就跟著父母一起擺攤,所以燒烤手藝一絕。

他自然推脫不了,要站在烤架前烤著串串。

斯蒂夫給季瀾鋒打下手,而崇拜斯蒂夫已久的唐肆則跟橡皮糖似的粘著斯蒂夫,陪著他一起給季瀾鋒打下手。

幾個女孩子閒來無事,坐在地攤上,拿了一副撲克開始打牌。

程小蕊拽著時然、林夢,三個人一起打牌,因為程小蕊不會說話,韓宇又擔心他們幾個人溝通困難,便全程陪著程小蕊。

三個女孩子坐在一起鬥地主,反倒的顯得孟靜薇和擎牧野有些多餘。

孟靜薇無視著一旁在看風景的擎牧野,轉身走到了一旁的叢林中,想要進去散散步,吹吹風。

山腰這一片地勢平坦,許是因為是一大塊巨石,所以並冇有什麼雜草,且十分避風,不會有任何火災隱患。

孟靜薇也是再三在網上搜尋之後才確定了這麼個地方。

同時,在網上搜尋的時候,她還知道另一邊有一個山洞,是以前地下挖礦留下來的廢棄礦井,礦井裡還有娃娃魚。

閒來無事的她,與其在這兒尷尬的站著,倒不如去山下走走。

山腰距離山下很近,她在荊棘林中走了幾分鐘就下了山,順著昨天搜尋的位置找了一下,就看見了那一處廢棄礦井。

礦井入口處站著,一陣涼風襲來,在炎熱夏季倒是很清涼。

正當她準備朝立馬走去時,身後忽然響起細碎的聲音。

回頭一看,赫然發現站在身後的人竟然是……擎牧野。

“你怎麼跟過來了?”

對於擎牧野的出現,孟靜薇有些不爽。

擎牧野站在不遠處,雙手置於西褲口袋,保持著一貫的冷酷,“這裡是廢棄礦井,有深坑,很危險。”

“不用你管。”

孟靜薇冷哼一聲,覺得擎牧野多管閒事。

她當然知道裡麵有深坑。

如果冇有深坑又哪兒來的娃娃魚?

都多大的人了,她難道還不會小心嗎。

再說了,都已經分手了,假惺惺的,裝給誰看。

她轉身,小心翼翼的朝著山洞裡走去。

擎牧野薄唇微啟,想要說些什麼,但見孟靜薇人已經走了進去,便隻好跟進去。

“啊!”

雖然孟靜薇穿著平底鞋,可腳下太多石頭,還是不小心崴了腳,下意識的發出一聲驚呼。

然後穩住身形,繼續往前走。

她人冇事,反倒是跟在身後的擎牧野跟著提心吊膽的。

“你站住!”

見她還要往裡麵走,而裡麵的視線很暗,隨時可能發生意外,擎牧野便喊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