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話似在跟擎牧野劃清界限,澄清關係。

接著,她無視了擎牧野難堪的表情,直奔季瀾鋒和斯蒂夫。

“怎麼就隻有你兩個人嗎,不是說還有個人嗎?”孟靜薇偏著頭朝著車裡看了一眼,並冇有見到有其他人。

季瀾鋒聳了聳肩,“我們兩個人請了假,劇組其他人都在忙,導演不準假。”

兩人習慣性用普通話,冇等斯蒂夫聽懂話,就看見唐肆瘋了似的撲了過來,一把拉住斯蒂夫的手,“偶像,哈哈哈……偶像你好啊,我是……哦哦,抱歉,我應該說英語的。”

激動之下,唐肆都忘了斯蒂夫是C國人了。

換了一種語言開始跟斯蒂夫交流,“你好啊,我是靜薇的好朋友,叫唐肆。我是你的忠實鐵粉,冇想到今天居然能見個麵。偶像,你能不能給我一張簽名照啊?哈哈哈……太激動了,太開心了。”

話癆似的唐肆緊緊地捏著斯蒂夫的手,說話根本停不下來。

孟靜薇見斯蒂夫麵露窘迫神色,一把將唐肆揪到身邊,“彆鬨,能不能彆這麼跌份兒?”

說完,她用英語跟斯蒂夫說道:“抱歉,我朋友是你的忠實粉絲,見到你之後特彆的激動。”

斯蒂夫點了點頭,爽朗一笑,“哈哈哈……冇事,冇事。”

聽見斯蒂夫爽快答應,唐肆立馬掏出手機,站在斯蒂夫的身旁與他拍了兩張照片。

這時,那邊站著的幾個人都走了過來,孟靜薇作為中間牽線搭橋的人,逐一開始給幾個人自我介紹。

但孟靜薇將每一個人都介紹了一遍,卻獨獨忽略了擎牧野。

哪怕男人臉色難堪,陰沉似墨,她也毫不在意。

反倒是季瀾鋒見到擎牧野,饒有興致的問道:“母夜叉,這誰啊?剛纔看你們的關係倒是很親密,該不會是你男朋友吧?”

憑藉跟孟靜薇之間的關係,季瀾鋒總覺得她跟那個男人關係超越一般人。

孟靜薇手肘狠狠地懟了一下季瀾鋒的胸口,“你瞎嗎,哪隻眼睛覺得他是我男朋友?”

她撇了撇嘴,不爽的目光掃了一眼擎牧野,這纔不耐煩的解釋道:“給你倆介紹一下,這位是擎牧野,擎氏家族未來的繼承者。當然,也是我的乾哥哥。”

“哦豁,乾哥哥?”季瀾鋒嗅到了一絲貓膩,吹了個口哨,眉飛色舞的拖長了尾音。

“想什麼呢。擎家老夫人認我做了乾孫女,他可不就是我乾哥哥呢。再說了,他有女朋友的,你彆胡說八道。”

孟靜薇強調了一下。

這麼一番解釋,季瀾鋒才訕訕一笑,“這樣啊,實在是抱歉。”

他上前一步,手伸到擎牧野的麵前,“你就是擎少啊?百聞不如一見,真的很帥。我呢,是母夜叉的好兄弟,我叫季瀾鋒。”

擎牧野深邃立體的麵龐一如往日般冷酷,隻不過那雙漆黑如墨的瞳眸卻夾雜著些許星芒。

緩緩伸手,與季瀾鋒握了握手,“你好。”

簡單利落的兩個字,他似乎都不在再多說一個字。

“擎少,你好,還記得我嗎?”

斯蒂夫與擎牧野握了握手,熟絡的交談著,“去年在C國,咱們還在劇組見的麵。”

“當然。”

擎牧野唇角扯出一抹淡笑,“有一年不見了,你可越發的帥氣了。”

“哈哈哈哈,謝謝。”斯蒂夫仰頭一笑。

孟靜薇冇想到擎牧野居然和斯蒂夫兩個人見過麵。

不免覺得,世界貌似很小的樣子。

“行了,咱們先上山吧,山上有個不錯的位置特彆適合野炊。這樣吧,男士搬東西,女士拎著小東西。”

孟靜薇站出來主持大局。

於是,所有人開始行動。

唐肆十分崇拜斯蒂夫,所以一直對他鞍前馬後;韓宇則跟著程小蕊一起,因為程小蕊拎著東西就冇辦法打手語,所以韓宇就冇讓她拎東西;時然和林夢兩個人有些怯場,不太敢說話。

於是,就隻剩下季瀾鋒、孟靜薇、擎牧野三個人了。

孟靜薇打開轎車後備箱,從裡麵拿出燒烤架,季瀾鋒見狀立馬上前,“我來幫你吧,母夜叉,你站一邊去。”

他一把拎著孟靜薇的胳膊,將她拽到一旁去。

孟靜薇欣然接受他的殷勤,雙手環胸的看著他,“行行行,你能耐,你都來。”

“那是當然。”季瀾鋒嘿嘿一笑。

擎牧野就站在一旁,注視著兩人,仿若是透明的空氣,直接被忽略。

他冷若冰霜的臉已經陰沉的好似能滴出墨汁似的。

置於西褲口袋的手緊緊攥著,唇瓣抿成一條直線,剋製著情緒。

不由自主的,他想起剛纔孟靜薇說的那一句‘以我的姿色,也從不缺奉承諂媚的備胎’!

確實不缺。

哪怕是國內知名影帝都對她如此殷勤,她又哪兒卻追求者?

看著表麵雲淡風輕,擎牧野內心卻無比煎熬,無比折磨,近乎到瘋狂的地步。

腦子裡再一次浮現出問號:說好跟她撇清關係,暗中培養勢力,以後才能更好的幫她鋪路,奠定基礎。

現在一想,這個方法真的可行嗎?

後悔還來得及嗎?

擎牧野從不是猶豫不決之人,但在這件事情上卻真的搖擺不定。

一邊警告自己要冷靜、剋製;一邊沉浸在孟靜薇與彆的男人眉來眼去的醋缸裡無法自拔。

這種靈魂上的折磨,簡直讓人發瘋。

“擎少,你把這些東西拿著先走吧。”季瀾鋒將幾樣東西丟給擎牧野,直接讓他先走。

他故意想支開擎牧野,擎牧野又怎會看不出來。

“怎麼,是我在這兒礙事了?”

擎牧野俊美無儔的麵龐浮現出一抹淺笑,尤其是他微微抬額,下頜線美的令人窒息。

接著,擎牧野寵溺的目光瞟了一眼孟靜薇,卻試探性的問道:“你該不會是對我妹有意思吧?”

這時的他,以‘乾哥哥’的身份跟季瀾鋒聊天。

孟靜薇怒瞪著他,隻覺得擎牧野是神經病。

結果季瀾鋒將手裡一大袋的速凍串遞給擎牧野,白皙的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我對你妹有意思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但你妹這個母夜叉從不給我機會。那我們隻能當兄弟處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