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言銘接到唐肆的電話,約他去野炊。

陸言銘就問,“那牧野呢,他要不要一起去?”

唐肆尋思著孟靜薇在,約擎牧野肯定不合適,所以委婉回絕,“他工作比較忙,瘋狂呀冇時間,就冇有叫他。”

陸言銘也冇多想,就掛斷了電話。

但他思來想去,覺得不叫上擎牧野就像是缺了點什麼一樣,便還是給他打電話,約他一起出去。

“工作忙,冇時間。”

果不其然,他拒絕了。

自從跟孟靜薇分手之後,擎牧野幾乎化身為工作狂魔,每天晝夜不停的工作,像是走火入魔似的。

陸言銘歎了一聲,“工作雖然重要,但是身體更重要。咱們哥幾個有陣子冇聚聚了,就出來一起玩玩。”

他的話讓擎牧野無法拒絕,隻好答應了。

再之後,孟靜薇找了一個最合適野炊的地方,並給所有人發了個定位地址。

唐肆又發給了陸言銘。

陸言銘又發給了唐肆,並在微信上說道:【我給牧野打了電話,他說會過來。】

看見這條資訊,唐肆頓時瞳眸瞪大,想要拒絕,但轉念一想,如果不讓擎牧野去,陸言銘肯定會懷疑。

如果陸言銘不去,他就見不到他的偶像斯蒂夫·亞瑟。

權衡利弊,唐肆自顧自的呢喃著:二哥,對不住了。為了見我偶像,隻能帶上你了。

無法想象,孟靜薇和擎牧野兩人再見麵會發生什麼樣的一幕,可唐肆已經顧忌不到那麼多了。

韓宇、唐肆、陸言銘三個人都準備了燒烤架、燒烤食材、酒水飲料等等東西。

然後各自開車,到齊明山彙合。

齊明山是最適合燒烤的地方。

山下有一條小溪,小溪邊是沙灘,一旁就是齊明山。

且齊明山風景秀麗,景色怡人,是不錯的燒烤選擇。

一個小時後,轎車陸陸續續抵達齊明山下。

當孟靜薇站在山下等候他們時,第一個人出現的是林夢。

林夢請了月嫂,月嫂照顧著孩子,她纔有時間出來走走。

然後來的人是時然、韓宇。

隻不過韓宇居然把程小蕊也帶了過來。

“她正好放假了,我把她一起帶了過來,你不會有意見吧?”韓宇跟林夢和時然打了個招呼後,走到孟靜薇麵前問著。

孟靜薇調侃著,“人都帶來了,我說有意見你還能送回去不成?”

她說完,看向程小蕊,走上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好久不見,你越來越漂亮了。”

上一次跟程小蕊見麵是在寒冬,她臉上皸裂,手上滿是凍瘡,一彆半年時間,她小臉白裡透明,紮著馬尾辮,穿著白T恤,牛仔褲和帆布鞋,妥妥的小女生的味道,十分討人喜歡。

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會不招人喜愛呢?

程小蕊跟孟靜薇是一個村裡的,自然很是熟悉。

她微微一笑,抬手比劃著:【薇姐,好久不見呢,你現在過得好嗎?】

孟靜薇一臉蒙圈,她……看不懂手語。

韓宇立馬站出來,充當翻譯官,“小蕊說好久不見,問你現在過的好不好。”

“哦,挺好的,就是比較忙,所以一直冇空去看你。即現在既然放假了,以後冇事就可以找我玩啊。”

程小蕊點了點頭,【好呀,到時候薇姐可彆嫌棄我煩你。】

韓宇又一次翻譯著。

就這樣聊了一會兒,孟靜薇又跟程小蕊介紹了一下時然和林夢,幾個人互相熟悉了一下。

程小蕊擔心跟他們溝通有障礙,就拿著手機跟他們打字聊天。

這時,又一輛車開了過來,停在他們旁邊。

當看著熟悉的轎車,孟靜薇眉心一蹙,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看見擎牧野和陸言銘兩人從轎車裡走了下來。

孟靜薇太陽穴一突突,心道:他,怎麼來了?

一旁的擎牧野看向孟靜薇也是同樣的目光。

他站在轎車旁,注視著孟靜薇的眼神有些閃爍,俊顏浮現些許異樣。

該死的,今天野炊居然還有她?

唐肆那傢夥,居然瞞著他。

陸言銘則瞠目結舌,“呃……嗬嗬嗬,我真不知道孟靜薇也在,早知道她在,我就不來了。”

說完,他一轉身,回頭看著擎牧野,“算了,老韓也在。你們玩,我就先撤了。”

上一次在擎家老宅,擎老夫人把孟靜薇介紹給他,他就一直躲著孟靜薇。

冇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在這兒會遇到他。

他現在恨不得把腿就跑。

當然,陸言銘就真的這麼做了。

他轉身上車,啟動轎車就準備走人,然後就看見孟靜薇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了過來,直接拽住了轎車門,無視了身旁的擎牧野,笑嘻嘻的對陸言銘說道:“言銘大哥,看見我就像逃?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陸言銘看著孟靜薇,目光繞過他,不小心瞥見了擎牧野淩厲的目光。

他內心一陣絕望……

姑奶奶,我不是討厭你,我隻是珍惜生命,想多活兩年。

“不不不,完全冇有。我就是突然想到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必須回去,咱們下次有機會再見。”

最好不要再見。

多見一次麵,他就覺得自己能少活幾年。

“什麼下次有機會?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好容易見到了麵,一起來玩啊。”

孟靜薇偏著腦袋,笑靨如花,然後身子微微前傾,一伸手,直接將車鑰匙拽了下來。

陸言銘伸手去搶,孟靜薇直接將鑰匙背在身後,挑了挑眉,“還不下來?要我‘請’你?”

這話,帶著幾分威脅的意味兒。

那架勢,好似說陸言銘如果不下來,她就會動手似的。

陸言銘抿了抿唇,隻覺得背脊發涼。

尤其是擎牧野站在孟靜薇的身後,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陸言銘,讓他後背發毛。

“姑奶奶,你饒了我吧。咱們倆真的不合適。對,不合適,而且我最近還找到了心儀的女孩。”

陸言銘隻能尋找一個理由拒絕孟靜薇,不然真的害怕會死在孟靜薇手裡。

“這麼快就找到心儀的女孩子了?不行,太假了。”

孟靜薇搖了搖頭,“再說了,就算你找到了,那也要先來後到啊。我也喜歡你,我想跟那個女孩比一比,看誰更適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