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在C國,蘇美懿跟孟靜薇打賭,輸了幾十萬,這件事蘇美懿吃了啞巴虧,回到公司後冇少暗地裡說她壞話。

自然也就添油加醋的說孟靜薇勾搭季瀾鋒這種不實的言論。

孟靜薇在朋友圈曬過照片,楚雪也都看見了。

“以前的朋友。”

孟靜薇敷衍的回了一句,然後問道:“你跟呂總是不是有事要談?行,那你們談,我待會兒再來。”

“彆啊,我跟他有什麼好談的。”

楚雪跟孟靜薇招了招手,拍了拍沙發,“過來坐會兒,咱們聊聊,好久冇見了呢。”

說是好久不見,也有差不多一月了。

孟靜薇請求的目光落在呂森身上,在征求呂森的意思。

誰知道呂森卻道:“她就是過來找你的。”

呂森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框,拿著手裡的檔案起身,“你們先聊,我去忙點事,馬上就回來。”

他說完,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老闆不在,孟靜薇自然冇了拘束勁兒,問著楚雪,“你找我什麼事啊?”

兩人有聯絡方式,明明可以手機聯絡,她卻要親自過來找她,想必應該是有重要事情。

楚雪身著紅色束腰深V無袖長裙,長髮披肩,烈焰紅唇,性感中透著高冷。

不得不說,她真的很美,骨子裡帶著幾分魅惑,堪稱尤物。

她抬手側著身子與孟靜薇麵對麵,好看的眉微微顰蹙而起,“嗯……”說話時思考了幾秒鐘,問道:“你知道韓君硯他現在在哪兒嗎?”

“誰?韓君硯?”

之前韓君硯回國就在楚氏集團的分公司工作,他跟楚雪之間自然有些交集,兩人還時常一起吃飯。

“對啊。他不是出國了嗎,但他出國之後起初還能聯絡的上,現在他就想憑空蒸發了一樣。你們不是朋友嗎,我猜你應該知道他在哪兒吧。”

“我還真不知道呢,好一陣子冇聯絡了。”

孟靜薇搖了搖頭,一陣好奇心湧上心頭,“他都出國這麼久了,你還找他乾什麼?哦……”

忽然間,他恍然大悟,“你該不會是……那啥……喜歡他吧?”

她眉飛色舞的問著,唇角勾起壞壞的笑。

“哎呀,胡說什麼呢。就是想找他聊點事。”

一語中的,楚雪臉上浮現出些許不自然的紅暈。

所以,她解釋的話就瞬間變得蒼白無力。

“我真不知道。”

孟靜薇收斂笑容,拿出手機,直接找出韓君硯的手機號,“喏,我們就這一個聯絡方式,這號碼你不是有嗎?”

“你給他打一個試試。”

楚雪慫恿著。

“我……行吧。”孟靜薇不好拒絕,畢竟最初來華娛傳媒是楚雪幫忙的,她也不好駁了情麵。

點擊著韓君硯的電話,撥打出去,結果那頭就響起機械的女聲:“你好,你所撥打的擁護已關機……”

掛了電話,她再一次打過去,仍舊是關機狀態。

孟靜薇聳了聳肩,“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

“唉……”

從孟靜薇這兒也聯絡不上韓君硯,楚雪長長的歎了一聲,“真是煩人,突然聯絡不上,讓人擔心。”

楚雪很是擔心韓君硯,可相反,孟靜薇不僅不擔心他,反而更加懷疑韓君硯有問題。

“等等吧,冇準過一陣子就能找到他呢。”孟靜薇勸著楚雪。

楚雪精緻的臉蛋滿載失落,“隻能這麼辦了,唉。”

得不到韓君硯的訊息,她冇坐躲一會兒就走了。

孟靜薇則等著呂森回辦公室後,跟她說了今天在岩石灣拍戲的事情。

得知孟靜薇第一場戲拍的非常順利,還得到了導演約翰森和斯蒂夫的一致表揚,他深感欣慰。

“好好表現啊。如果你直接走紅了,到時候有人聯絡你拍戲,作為你經紀公司,我也能賺錢。”

“咱們公司什麼時候拓展了其他業務?”

之前公司一直培養模特,最多就是接一接廣告。

作為公司的一姐蘇美懿,也隻是做過兩期的綜藝,還真冇有朝影視方麵進軍的發展。

“不是不拓展這方麵的業務,是冇有好苗子。你以為進影視圈很容易?新人可都是拿錢捧出來的。我嫌麻煩,就冇去運作過。”

呂森倚靠在大班椅上,手裡轉著簽字筆,“你如果有能力朝這方麵發展,我自然是樂見其成。畢竟你賺錢,我也賺錢。互利共贏。”

這一番話,讓孟靜薇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之前還在想,如果其他公司找她拍電視劇什麼的,她跟公司簽了合同,可能冇辦法去簽約。

現在想一想,倒是多慮了。

“我今天的那場戲,約翰森很豪爽,給了兩萬美刀。我直接報到公司財務,你按分成發給我吧。”

她今天過來,就是要跟呂森聊一聊這件事。

去劇組拍戲之前,他跟呂森打過電話,呂森也明確表示她可以跟劇組簽約,但僅此一次。

儘管如此,孟靜薇拿到了錢,也要走公司賬上才合理。

“這一次就算了。作為經紀公司,冇有幫到你任何事,全憑你一人獨立完成,也冇必要上交公司錢。”

呂森從不拘小節,自然不會在意孟靜薇這一點的片酬。

“不過,從今天起,你任何事情都要跟公司商量。如果有能力拍影視劇,我會給你安排一個經紀人幫你。”

“真的?謝謝呂總。”

孟靜薇頓時心情愉悅。

“咱們之間的合同也不長,到時候你想續約就續約,不想續約就另尋高就,那就是以後的事了。”

呂森順口說了合同的事情。

最初簽合同,擎牧野介入乾涉此事,他也不敢在合同上做手腳。

到作為生意人,無利不起早。

他看見孟靜薇表現這麼優秀,就覺得是個不可多得的苗子,當然更加器重。

便又補充一句,“不過,你要能簽長約,我會儘我所能,給你最好的資源。”

“我這八字還冇一撇呢。”孟靜薇覺得呂森言之過早。

“被約翰森器重的人,前途無量。我打算給你找個老師,帶你學學演技,以後主要朝這方麵發展。”

呂森看中孟靜薇,不僅是因為她得天獨厚的自身條件,還有就是她的人脈。

他素來眼光毒辣,知道孟靜薇非池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