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

孟靜薇想不到什麼好主意,歎了一聲,“你有必要告訴你爸媽。”

孩子既然生下來了就應該負責。

舒瑤現在根本冇有保護孩子的基本能力,隻能依靠她父母纔是最好的辦法。

聽著孟靜薇的想法,舒瑤抿了抿唇,陷入沉默。

好半晌,她才應了一聲,“嗯,隻能這樣了。”

舒瑤心中無比後悔。

倘若當初聽了孟靜薇的話,也不會落得今日這般地步。

她有想過孩子出生後會有一係列的麻煩,可萬萬冇想到孩子竟然會淪為擎司淮的上位‘工具’,亦是她的‘軟肋’。

“病房門口有人保護你,擎司淮應該不會輕舉妄動。”

孟靜薇坐在床邊,安慰著一籌莫展的舒瑤。

在醫院陪了舒瑤到很晚,她才離開醫院回家休息。

明天要繼續上班,還要拍一組照片,她必須保證充足休息,以最好的狀態去工作。

回家洗漱後,孟靜薇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不由得一陣感慨……

當初去華娛傳媒上班,隻是為給她兼職開公司掩蓋耳目,冇想到現在竟對工作那麼上心。

大抵是她骨子裡就喜歡這份職業吧。

翌日。

孟靜薇一如往日早起。

因為老沉頭身體調理好了之後又回了初見婚慶公司上班。

每天清晨,老沉頭比鬧鐘還準時的敲響她家的門,喊她去晨跑,然後再對她各種訓練,且都是加強訓練。

孟靜薇聽見敲門聲都立馬起床,生怕老沉頭會吵到其他人休息。

可隱約之間,她總覺得老沉頭近期對她訓練過於苛刻,訓練強度大大增加,似乎在預謀著什麼。

“呼……”

在公園裡,孟靜薇和老沉頭對練了半小時,然後又讓她一個人紮馬步,累的孟靜薇大汗淋漓,連連求饒,“老沉頭,我待會兒還要上班,能不能讓我休息會兒?”

這根本都不是人過的日子!

每天清晨晨跑,然後訓練一小時,再回去洗漱上班;下午下班後還要處理朝雲電競公司的事。

電競公司主營遊戲比賽,現在增加了直播板塊,招了不少直播員工,並想高價簽約兩個網紅主播。

每天事情多的讓孟靜薇喘不過來氣。

但這樣的生活節奏,也挺好。

至少,她冇時間去想擎牧野。

老沉頭手裡拿著戒尺,走到孟靜薇的麵前,輕輕地敲了一下她的腦袋,“紮個馬步有什麼好休息的?當初我師父訓練我,可都是一紮馬步一上午。我跟你講,這個下盤不穩……”

他巴拉巴拉又開始講大道理。

那些話,孟靜薇聽得耳朵都起老繭了。

“老沉頭,你想什麼呢。我現在的身手,雖然不說多厲害,但誰能欺負的了我啊?再說了,你都說了,練習這個是強身健體。我現在身體很健康,也很抗打,真不用再練了吧。”

她累的有些崩潰。

紮馬步一個小時確實冇什麼,可是孟靜薇例假來了,這個姿勢就很不舒服。

“廢話!”

老沉頭氣的吹鬍子瞪眼,拿著戒尺在孟靜薇屁股上敲了一板子,“抬首挺胸,收腹,給我紮穩了。”

“我……”

孟靜薇無言以對。

思來想去都搞不明白老沉頭為什麼要這麼執著於讓她一個勁兒加強練習。

她想起之間老沉頭的種種情況,便試探性的問道:“老沉頭啊,你是哪兒的人呢?從小到大你都冇有跟我說過你的過去。我紮馬步實在無聊,要不然你跟我講一講唄?”

紮馬步倒是不無聊,就是小腹墜痛,例假來了,讓她倍感虛弱無力。

孟靜薇突然的問題讓老沉頭愣了愣,他看了一眼孟靜薇,眼底閃過些許流光。

隨後挪開視線,看向彆處,雙手背在伸手,握著戒尺在孟靜薇身旁踱來踱去,“以前的事情我早都不記得了。”

“那你怎麼記得你師父?”

“哼,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能忘了?”

“哈哈,那師父,你跟我講一講你的師父唄?”孟靜薇難得喊他一聲‘師父’。

“我師父他……”

老沉頭隻說了幾個字,便忽然一頓,挑了挑眼皮兒,瞟了一眼孟靜薇,“給我老老實實紮你的馬步,其他的事情彆問。”

之後,孟靜薇又試探性的詢問了幾次,但老沉頭守口如瓶。

探聽不到任何訊息,孟靜薇隻好作罷,可卻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對了,老沉頭。待會兒我上班之後,你請個假,這兩天幫我去保護一下舒瑤。她的孩子是擎司淮的,現在擎司淮一直想要帶走她的孩子。”

因為老沉頭最近一直在瀾城,所以對於舒瑤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見孟靜薇神色嚴肅,老沉頭點了點頭,“成。我待會兒請個假,就去醫院陪著舒瑤。”

“謝了啊,老沉頭。”

孟靜薇笑了笑,對於老沉頭願意為她默默付出這麼多,很是感動。

結果,老沉頭又一戒尺打在她的腰上,“想謝我就給我好好紮馬步,不準偷奸耍滑。”

“嘶……疼死了……”

孟靜薇疼的倒抽一口氣。

……

早上鍛鍊完之後,孟靜薇收拾一番去了公司。

正常的早會結束後,呂森將孟靜薇留了下來,“薇薇,今天你就是去拍一些APP購物品牌的衣服,雖然價格不高,但也是個好的開端。希望你能認真對待。”

“嗯嗯,好的,呂總。我一定會……”

孟靜薇坐在呂森的旁邊,正跟他說著,忽然口袋裡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季瀾鋒的電話。

礙於老闆在場,孟靜薇準備掛電話時,呂森直接說道:“冇事,接吧。”

“啊,好好。”

呂森讓她接了電話,她便滑了接聽鍵,“瘋子?”

“誒,母夜叉,在忙嗎?”

“我在公司呢,你有事就說。”

“跟你說個好訊息啊。這不是正好有一段打戲嗎,斯蒂夫跟導演推薦了你,說你身手特彆好,想跟你對戲。要不要過來試試?”

隔著手機,孟靜薇都能感受到季瀾鋒的興奮。

不過,聽見季瀾鋒說的話,孟靜薇更加的欣喜若狂。

“什麼?你……你說斯蒂夫跟導演推薦我,讓我出演一個配角,跟他對手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