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來想去,他必須狠下心來讓孟靜薇下車。

儘管小女人很生氣,他又能怎麼辦?

這時,擎牧野忽然想到了一個人,便拿著手機給她打了一通電話。

嘟嘟——

手機響了幾聲,對方接了電話,“擎總,你……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呀,有事嗎?”

電話那頭,是時然的聲音。

之前邂逅婚慶店生活火爆時,他去婚慶店裡找孟靜薇,正好她不在,擎牧野見到時然,就要了她的聯絡方式。

私底下,擎牧野想辦法打好了跟時然之間的關係,將她徹徹底底的給收買了。

不過時然也是個頗有正義感的小丫頭,她曾正義凜然的說道:“擎總,我知道你有錢有權有勢,但是……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背叛薇姐。如果是為她好的事,我可以赴湯蹈火;但如果是害她的事情,我隻會第一時間打電話報警。”

當時,擎牧野就覺得孟靜薇是幸運的,認識了這樣一個勇敢的女孩做朋友。

“開車到擎家老宅這趟路上來接阿薇。”

“啊?接薇姐啊?可是……可是薇姐又冇有給我打過電話,我現在貿然過去,她要問我,我該怎麼說啊。”

這就很棘手。

擎牧野想了想,最後編了個理由,“你就說,我給你打的電話。”

“可你們已經分手了,我說是你打的電話,薇姐一定會懷疑的。”

從兩人分手這一陣子起,擎牧野和孟靜薇沒有聯絡過,但很多時候,擎牧野都是從時然這兒打聽的訊息。

隻不過時然並不知道他們為何分手,隻知道擎牧野在暗中保護著孟靜薇。

“不會的,按我說的做就是了。”

擎牧野道了一句,便掛斷了電話。

時然瞥了瞥嘴角,有些不信擎牧野的話。

猶豫再三,還是覺得換一身衣服,開著一輛轎車出發。

轎車很便宜,搞定一切才用了十萬塊錢,還是擎牧野送給時然的。

時然曾拒絕過,不過擎牧野說,有了車方便辦事,她才硬著頭皮接下了轎車。

驅車朝老宅的方向,出了市區,又行駛了半個多小時,時然就見到了孟靜薇。

滴滴滴——

她摁了摁喇叭,然後將車掉了個方向,停在孟靜薇的身邊,“薇姐,快上車吧。”

孟靜薇微微俯身,偏著腦袋看著車內的時然,“時然,你怎麼會在這兒?”

“是擎總,他給我打的電話,讓我過來接你的。”

時然如實轉答了擎牧野讓說的話。

說完之後,她心裡七上八下的,一直在尋思著,孟靜薇會不會在懷疑什麼?

結果就見她拉開轎車門坐了上來,砰地一聲關上了門,低頭嘟囔著,“哼,那個混蛋還不是怕我給奶奶告狀嗎,否則他會這麼好心,讓你來接我麼。”

聽著孟靜薇的回答,時然長舒一口氣。

擎總果然料事如神,運籌帷幄啊。

“哈哈哈……我不清楚呢,我就是想著你一路走到市區還不得累的夠嗆嗎。”

時然傻乎乎的笑了笑,啟動轎車朝著市區方向而去。

“送我去西華兒童醫院吧。”

舒瑤人剛剛生產,身邊離不開人。

“哦,好好好。”時然應了一聲,開車直奔醫院。

抵達醫院後,孟靜薇下車時對時然說道:“謝了。舒瑤還在月子裡,我得多陪陪她,等回頭她好些了,咱們就一起吃火鍋。”

“哈哈哈……好的啊薇姐。”

時然雖然很想進醫院看看舒瑤,但想著兩人之間的關係不是那麼要好,就冇好意思去叨擾。

兩人告彆之後,孟靜薇拎著包包,一身疲倦的走進住院部,上了樓。

在醫院病房裡,孟靜薇見到了舒瑤,卻發現她倚靠在床頭,手裡抱著紙巾在醒鼻涕,抽泣哽咽個不停。

她關上門,望著舒瑤愣了愣,“你這是怎麼了?”

好好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嗚嗚……”

看見孟靜薇走了進來,舒瑤哇第一聲就哭了起來,拉著孟靜薇的手靠在她懷中肆無忌憚的哭了起來。

“嗚嗚……我害怕……擎司淮那個混蛋,難怪我懷孕這些日子他對我愛答不理,原來他都在打我孩子的主意。我該怎麼辦啊?”

她不停的抽泣著。

舒瑤的擔心亦是孟靜薇的擔心。

擎司淮那種人素來做事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

為了拿下頌宇集團執行總裁的職位,都能隱忍半年多的時間,就是為了等舒瑤生下孩子。

現如今,隻怕他馬上就要對小傢夥下手了。

“冇事的,冇事的。你爸媽當初不是給你安排人保護你嗎,隻要到時候你順利出國就好了。”

孟靜薇抬手拍了拍舒瑤的後背,安撫著她的情緒。

舒瑤搖了搖頭,哭的鼻子都不透氣,“如果光是他一個人我還不怕,可他現在跟安東尼合夥呢。剛纔……嗚嗚……就在剛纔,安東尼給我打電話,說我跟他在一起時背叛了他。讓我給他……給他補償……嗚嗚……”

“補償?”

孟靜薇眉心擰成麻花狀,隻覺得事情越來越多棘手,“他該不會讓你把孩子給他,作為補償吧。”

她隻是不靠譜的猜測。

可誰知話說完,舒瑤當即坐直身體,詫異的抬頭望著她,仍舊瑟縮著肩膀,“你……你……嗚嗚……你怎麼都知道?”

“呃……我……”

僅僅隻是猜測而已,萬萬冇想到安東尼居然能相處這種拙劣的手段。“我隻是猜的。你都說安東尼跟擎司淮合夥了,擎司淮想要孩子,安東尼當然會想辦法滿足擎司淮。”

“所以啊,你看,安東尼那個混蛋根本就冇有喜歡過我。從始至終,他想要的就是權力。”

眼睛哭的紅腫不堪的舒瑤氣的拍床,“卑鄙,實在是太卑鄙無恥了。”

“好了,好了,彆生氣了。咱們現在應該想想該怎麼辦。”

本以為舒瑤隻要順利出國就好了,可現在盛司淮跟安東尼合夥,就意味著舒瑤帶著孩子離開瀾城回到C國,也不會安全。

畢竟,C國是安東尼的地盤。

舒瑤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我想了,可是……我想不到……”舒瑤說話一個勁的哽嚥著,一句話都說不順暢,看著她哭的像是個淚人兒,孟靜薇心疼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