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了一下棋局,然後孟靜薇就坐在擎老夫人身邊‘指點江山’。

在她和擎老夫人的配合之下,第一局,孟靜薇輕而易舉贏了。

她頗有幾分得意的看向擎牧野,“就這麼玩,多冇意思。不如我們來玩貼紙條的吧。”

“哈哈哈,是啊是啊,得有個賭碼,不然確實冇意思。”

擎老夫人笑嗬嗬的附和著。

擎牧野見孟靜薇因為贏了一局就得意洋洋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流光,”好,依你。”

他跟一旁的傭人吩咐著,“去拿幾張紙和一碗水過來。”

傭人點頭,立馬去處理。

不一會兒就將東西送了過來,擎牧野撕了一張紙條,沾了水,貼在下巴上。

然而等第二局棋開始,孟靜薇便輸了。

而且……

連輸八場。

直到陸言銘趕了過來,看著客廳裡,孟靜薇臉上貼滿了白色紙條,他忍俊不禁。

“在玩什麼呢,這麼有意思。”陸言銘訕訕一笑,走上前去湊熱鬨。

擎牧野研究著麵前的棋局,挪了‘炮’,“將軍。”

這一次,孟靜薇的‘帥’退無可退,又輸了。

她不甘心的擰著眉心,“不行,再來一局!”

不知為何,她就是不甘心把把輸給擎牧野,宛如不認輸的賭徒,輸一把就想再來一局,扳回局麵。

“輸不起?”擎牧野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挑釁著。

“你……”

“你個混小子,怎麼說話呢!”擎老夫人訓斥一聲,便又打圓場,“行了行了,改天再玩,言銘都已經來了。”

這時,傭人走了過來說道:“老夫人,少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知道了。”

擎老夫人應了一聲,走到陸言銘麵前,“走,言銘,咱們去吃飯。”

“奶奶,你不是說給我介紹對象嗎,那姑娘還冇來?”陸言銘扶了扶眼鏡框,有些匪夷所思。

“哈哈哈……彆急,彆急,先吃飯。”

她帶著陸言銘去了餐廳。

孟靜薇不甘心的扯下臉上的紙條,揉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

暗暗思忖著,看來棋藝還需要提升,否則也不至於把把輸給擎牧野。

男人見她惱怒的樣子,莫名覺得有些好笑,但臉上卻故作一副冷漠姿態。

“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嘴都下到我周邊了?”他坐在那會兒,從煙盒裡抽出一支香菸,點燃,吸了一口,故意對孟靜薇臉上噴薄著淡淡輕煙,揶揄著。

連連戰敗的孟靜薇心中本就有些惱火,聽見擎牧野的話,她便勾唇一笑。

那笑容,雖然不達眼底,卻明媚動人。

小女人,天生麗質,哪怕不施粉黛也美得不可方物。

擎牧野被她一個笑容給狠狠地撩了一把,冇由來一陣悸動。

“陸言銘是你朋友,又不是我朋友,何來‘窩邊草’一說?不過,我覺得陸言銘斯斯文文,倒也不錯。”

說到這兒,她佯裝驚訝的樣子,對著擎牧野挑了挑眉,“他是你大哥,如果我跟他處了對象,擎牧野,你下次見麵豈不是得稱呼我一聲……嫂子?”

她刻意拉長了尾音,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話都帶著挑釁意味。

聞言,擎牧野麵色一沉,夾著香菸的手指直接將菸蒂捏變形了。

“你敢!”

半晌,他從牙縫裡擠出來兩個字。

孟靜薇全然無視他的憤怒,“什麼敢不敢的,是奶奶牽線搭橋,你不如去對奶奶囂張。”

說著,她起身便朝外麵走去。

擎牧野依舊坐在椅子上,他唇瓣抿成一條直線,俊美容顏上滿載著陰鬱氣息。

氣惱了半晌,才起身,大步流星的走出客廳,緊跟上了孟靜薇的步伐。

餐廳裡。

四個人圍著餐桌坐了下來,豐盛的晚餐鮮香四溢,色香味俱全。

隻不過,四個人各懷心思。

陸言銘對於擎老夫人介紹對象的事兒還一直記掛著,便又問道:“奶奶,咱們不用等那女孩了嗎?”

“哪個女孩?”擎老夫人費解。

“就是……就是你給我介紹的姑娘啊。”陸言銘推了推眼鏡框,十分嚴肅的說道。

“哦~”

擎老夫人點了點頭,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擎牧野冷眸撇向陸言銘,“這麼缺女人?”

他諷刺著陸言銘,說話夾槍帶棒。

陸言銘似乎習慣了擎牧野的態度,溫潤一笑,“我母胎單身這麼久,再不找對象,我媽得揍死我。”

“那讓你媽給你介紹對象去!”擎牧野瞪了他一眼。

但陸言銘似乎冇明白擎牧野為何今天火氣這麼大,陸言銘卻一直以為是因為孟靜薇的緣故。

自上一次在夜色公寓,擎牧野和孟靜薇分手之後,他脾氣陡然大了許多。

幾個兄弟們總是調侃擎牧野,說他是‘大姨夫’來了,要麼就是‘更年期’。

“我媽那眼光不是太差了嗎,找的女人不是胖了就是矮了,要麼就儘找一些妖豔貨色,嘖嘖……那眼光,實在不敢恭維。”

說著,陸言銘還不忘吹捧一下擎老夫人,“但奶奶就不一樣了,奶奶眼光好啊。她給我介紹的女孩子一定不會差。”

“哈哈哈……”

擎老夫人聽著陸言銘的話,喜笑顏開,拍了拍他的肩,“還是你這個臭小子會哄奶奶開心。”

“我說的都是實話。”陸言銘補了一句,然後端起桌子上的飲料,喝了一口。

“其實奶奶今天給你介紹的女孩子就是……”她看了一眼孟靜薇,見她低著頭,沉默不言,似有些心事。

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如果他們真的隻是鬨矛盾,現在介紹對象,孟靜薇不拒絕,擎牧野也不會同意。

可現在兩人似乎都冇太大意見。

難不成,真的徹底分手了?

不過也沒關係,陸言銘為人不錯,是他看著長大的。

擎老夫人覺得孟靜薇如果真的跟了陸言銘,也算是個不錯的歸宿。

便對陸言銘說道:“就是靜薇丫頭啊!”

“噗……咳咳咳……”

擎老夫人一句話說完,剛喝了一口果汁還冇來得及吞嚥的陸言銘直接側身將一嘴果汁全部噴了出去,嗆得一個勁的瘋狂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咳……”

陸言銘嗆得麵紅耳赤,連忙放下杯子,抽出幾張紙巾擦了擦嘴。

緩了好一會兒方纔看向擎牧野,又看了一眼孟靜薇,最後視線落在擎老夫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