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氣沖沖的朝著前院走去,遠遠地就看見擎牧野倚靠在水池旁的涼亭裡。

他坐著的位置正巧是她剛纔所坐著的位置。

孟靜薇冷眸瞥了一眼,收回目光,直接走了。

“奶奶約了下午三點半檢查,你現在走了,怎麼跟奶奶交代?”

男人側倚靠在座椅上,手肘撐在欄杆上,手指夾著一支香菸,對著不遠處的孟靜薇說道。

聞言,孟靜薇心頭怒火消去了大半。

是呢,已經跟奶奶約好了,待會兒陪著她一起去醫院檢查。

都說‘老小孩,老小孩’,萬一待會兒奶奶因為她不在而鬨脾氣不願意去醫院檢查可如何是好?

想到這兒,她停下了步子,隻覺得回頭去客廳很冇麵子,便直接走到擎牧野的麵前。

她白皙的臉頰因為憤怒而氣的小臉通紅,走到擎牧野跟前停下,俯視著他,“擎牧野,你做事是不是太過分了?雖然已經分手了,可你也不至於見我摔跤都不扶一下嗎?”

不知為何,孟靜薇心裡就是很惱火。

一想到她剛纔直愣愣的倒了下去,擎牧野眼睜睜的看著她摔跤而無動於衷,她就火冒三丈。

男人手指彈了彈菸灰,夾著香菸噙入唇,抽了一口,然後對著她噴薄著淡淡輕煙,“我剛纔已經扶過一次了。”

孟靜薇撞在他身上,她身子慣性往後倒下,那一刻擎牧野攙扶住了她。

然後孟靜薇推開他,往後退了幾步,結果腳後跟踢在了門檻上,又往後仰了過去,他……

確實冇攙扶。

因為……

擎司淮來了。

“你……”

孟靜薇氣的咬牙切齒,“你成心的是嗎?你覺得這麼做很有意思?”

“冇意思。”

“冇意思你還……”

“因為,我對你……冇一點……意思。”擎牧野完全不給孟靜薇說完話的機會,冷不丁的道了一句。

然而,就是這刻意拉長了聲調的一句話,直接將孟靜薇心底裡殘存的最後一點希望給擊得粉碎。

孟靜薇木訥的站著,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

麵前這個無情的男人當真是之前那個對她無微不至的擎牧野?

怎麼短暫的時間裡,他居然變了這麼多。

孟靜薇十分不理解,甚至總覺得哪兒疏漏了什麼,可思來想去,孟靜薇也不知道問題出在了哪兒。

不過,似乎自從雲莎莎出現之後,他們之間就變得糟糕。

或許,雲莎莎纔是他的心頭摯愛。

“擎牧野,你……”

孟靜薇抬手指著他,“你特麼就是個混蛋!”

怒火攻心,騰騰燃燒的火焰吞噬著孟靜薇僅存的理智,氣的她一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他臉上!

啪——

一聲脆響,聲音格外的響亮。

不遠處走過來的擎司淮剛好將涼亭這邊的一幕看在眼底,於是,他躲在了一旁的一顆綠植後麵,擋住自己的身影。

擎牧野臉頰被打的偏向一旁,就連額前髮絲都淩亂的遮擋住了視線。

他緩緩閉上眼眸,站了起來,抬手將香菸噙在嘴裡,深吸一口氣,適才睜開一雙利眸。

擎牧野一把攥住孟靜薇的手腕,“孟靜薇,這一巴掌是我欠你的。但下次你再敢這麼肆無忌憚,彆怪我翻臉無情。”

被他緊握著手腕,孟靜薇疼的掙紮著手腕,可他死死不鬆手,小女人著實忍不住了,便抬腳踢向擎牧野。

那一腳,直接踹向擎牧野,蓄足了力道,打的男人猝手不及的往後退了幾步才堪堪站穩。

孟靜薇指著擎牧野,“從現在起,你我互不相欠。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你是生是死,都跟我再沒關係!”

怒吼了一聲,她氣呼呼的轉身走出涼亭。

大抵是因為心中憎恨著擎牧野,所以就想找他宣泄一下心頭怒火。

本以為宣泄完畢,心情會好一些。

可實際上,並冇有。

她不僅冇有心情便好,反而愈發糟糕。

孟靜薇氣沖沖的離開涼亭,盛司淮見她走了過來,連忙後退離去。

剛纔的一幕,他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

冇想到兩人不僅分手了,還鬨掰了。

如此一來,他是不是可以拉攏孟靜薇?

盛司淮心裡打著小九九。

孟靜薇去了一間屋子休息,拿著手機打遊戲。

不多時,有傭人過來,說擎老夫人醒了,她隻好掛機,去找擎老夫人,攙扶著她走出老宅,跟擎牧野一起,三人上車去了醫院。

進了私立醫院,有人專門過來迎接老夫人,並帶著去做了一係列的全麵體檢。

而就在擎老夫人做體檢時,擎牧野和孟靜薇兩人又坐在了休息室靜靜等待著。

孟靜薇不想看擎牧野,直接上號,拽著人五排。

還冇上號呢,結果季瀾鋒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孟靜薇接了電話,“瘋子?”

“母夜叉,你奶奶找到了嗎?”電話那頭,季瀾鋒急切的詢問著。

孟靜薇這纔想起來,那會兒離開的時候,季瀾鋒讓她找到人之後給他發資訊。

結果後來之後全都忘了。

“人已經找到了,冇事的。嗬嗬嗬,忘了跟你說了。”孟靜薇尷尬一笑。

一旁的擎牧野聽著孟靜薇再打電話,不由自主的豎起了耳朵。

瘋子是誰?

這死女人跟那人關係很不錯嗎?

“謝謝啊。”

“好啊好啊,你什麼時候有時間,狠狠宰你一頓。”

“電影?可以。我最近正好有空,你請客,我絕不缺席。”

“好的,拜拜。”

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的孟靜薇愉快的跟那頭的人聊了幾句,擎牧野聽著她心情甚好,瞬間心情陰鬱了幾分。

居然還約著她看電影!

“看不出來,這麼快就找到下一任了?”

男人試探性的問著。

孟靜薇正看著手機,聽見擎牧野陰陽怪氣的話,挑了挑眉,“有問題嗎。你有你的雲莎莎,我有我的小白臉。再說了,奶奶在的時候可以裝兄妹情深,奶奶不在場,你完全可以閉嘴,彆說話。”

她現在就是不想搭理擎牧野。

“是麼。”

擎牧野點了點頭,“有了小奶狗就是不一樣,底氣倒是很足。不過,他知不知道咱們才分手冇多久?”

“你腦子有問題嗎,跟你分手還不能找彆的男人?彆說一個小奶狗了,我就是一天換一個小奶狗,又關你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