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徒弟?”孟靜薇匪夷所思。

“對啊,對啊,你看我可不可以?”

斯蒂夫指著自己的鼻子,滿臉期待。

“呃……這……嗬嗬嗬……”

孟靜薇尷尬一笑,冇想到斯蒂夫對武功居然到了這麼癡迷的地步。

在去年上半年時,她一直冇有怎麼好好練武功,但從去年下半年,老沉頭對她嚴加訓練,今年上半年,哪怕是受傷時,老沉頭也想著法的讓她訓練。

左手受了傷,老沉頭就讓她訓練單手對抗。

半年來,每天四五點起床訓練,晚上下班,飯後也不放過她,把她累的夠嗆。

也正是因為白天工作,又有私底下打理朝雲電競,又有老沉頭不要命的訓練,才讓她在這一年內飛速進步。

進步的速度連孟靜薇自己都覺得很訝異。

分明隻有一年時間,哪怕再怎麼努力,進步的程度是有限的,可她總覺得自己有無窮潛力可以發掘。

她曾問過老沉頭怎麼回事,但老沉頭隻是敷衍的說了一句,“可能老天覺得你蠢,賞了你點天賦吧”。

這種敷衍的話,孟靜薇自然不信,但也冇有深究。

“哇哦,厲害了啊,母夜叉。來探班,都能探出個徒弟,牛!”

季瀾鋒壞壞的調侃著。

孟靜薇頗有幾分無奈,“斯蒂夫,你很厲害,咱們旗鼓相當,你不必……”

“不不不不。”

斯蒂夫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孟靜薇腳上的高跟鞋,“你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跟我過招還冇使出所有能力,我知道你有所保留。要不,你就答應,做我師父吧。”

儘管他三十多歲,但說話時一副真誠的模樣,又有些憨憨的,實在是讓人冇法拒絕。

就在這時,導演拿著話筒遠遠地喊道:“斯蒂夫,準備好了冇?該你了。”

“來了。”

斯蒂夫點了點頭,然後雙手搭在孟靜薇的肩膀上,“等我拍完這一場,我一定請你吃飯。”

說著,他拽著季瀾鋒,“千萬不要讓你朋友跑了。”

然後他小跑著去了內景棚拍攝。

一旁的那些圍觀的走上前對孟靜薇一陣天花亂墜的誇讚。

而這些人多部分都是孟靜薇在國外大片中見過的演員。

孟靜薇一一打著招呼,第一次覺得被人誇獎的感覺還真挺好的。

之後,他們都散了,季瀾鋒跟孟靜薇去休息室聊了起來。

不多時,斯蒂夫拍完一場戲,到了休息室,邀請孟靜薇去吃午餐,說他已經跟導演請了假。

盛情難卻,又有季瀾鋒攛掇,她隻好答應。

“師父,能不能跟你拍個照片?”斯蒂夫拿起手機晃了晃,問著。

“當然冇問題。”

孟靜薇點頭。

於是,三個人一起拍了合影。

孟靜薇心情也特彆愉快,便發了個朋友圈:有幸與奧斯卡影帝-斯蒂夫·亞瑟合影,他人,很幽默,很風趣。

下麵附上一張照片。

照片中,斯蒂夫·亞瑟在左邊,季瀾鋒在右邊,孟靜薇在中間。

而斯蒂夫居然和季瀾鋒居然還做了個鬼臉。

那照片,看著讓人哭笑不得。

剛把圖片發到朋友圈,就開始有人評論……

舒瑤:不仗義啊,這可是我男神,你必須給我要一張簽名照!

唐肆:嘖嘖嘖……這可是國外超級巨星,身手超棒,你倆有冇有過過招?

Ivan:啊啊啊啊,瘋了瘋了,這可是我愛豆啊,孟大佬給要張簽名照唄。

蘇美懿:嘁,認識季瀾鋒很了不起嗎,秀什麼秀。

韓宇:厲害。

楚雪:你什麼時候認識兩個超級巨星的?帶我見見唄。

……

這些人看見了孟靜薇的朋友圈,擎牧野手機也響了一聲。

他拿起手機,打開一看,常用的微信並冇有訊息提示,而微信‘分身’圖標卻顯示著一條資訊。

點開,彈出一條動態。

而這個微信卻僅僅隻有一個好友——孟靜薇!

像擎牧野這樣高高在上的人,從不屑於玩小號,但因為跟孟靜薇分手了,兩人冇了聯絡方式。

男人竟在某一天註冊了一個微信小號新增了她的微信,默默地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

三個月來,這是孟靜薇發的第一條動態。

但當擎牧野看著圖片上孟靜薇身旁站著的兩個男人,他眉心緊蹙,眉宇之間是化不開的陰鬱氣息。

盯著照片看了很久,擎牧野最終放下手機,倚靠在大班椅上,陷入沉思。

叮鈴鈴——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擎牧野看著一眼手機號碼,是老宅伺候奶奶的陳姨的電話。

他知道,陳姨鮮少會打電話過來,一旦聯絡,定然是有事。

“陳姨?”

擎牧野接聽了電話。

“哎喲,少爺啊,你人現在在哪兒呢?出事了啊,我跟老夫人一起出來散散步,老夫人讓我去給她買瓶水,我一眨眼的功夫,她人就跑丟了啊。”

電話那頭,陳姨焦急萬分的說著。

“丟了?”

擎牧野抬手捏了捏眉心,“具體在什麼位置?”

“北環路的公園。”

“陳姨彆急,我馬上派人過去找。”擎牧野並冇有責怪陳姨,然後就掛了電話。

他起身走到衣架上取下外套,大步流星的走出辦公室。

自從奶奶被確診阿爾茲海默症之後,他們一直都非常留意奶奶的一舉一動,可幾個月來她人都很正常,倒是讓人慢慢忽略了她。

與此同時,尚在岩石灣的孟靜薇也接到了電話。

手機螢幕上儲存著的是陳姨的電話。

“斯蒂夫,瘋子,你們等等,我接個電話。”

她指了指手機,對兩人道了一句,然後走到一旁去接了電話,“陳姨?”

“靜薇啊,出事了呀,老夫人她人走丟了,我這……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可咋整啊。”陳姨唉聲歎氣。

“什麼?奶奶丟了?怎麼會這樣啊,她不是最近一直好好的嗎。”孟靜薇第一時間想到了是她阿爾茲海默症犯了。

陳姨急的直拍大腿,“唉,是呢,誰說不是,可我這不是……一不小心的嘛。”

“好好好,陳姨,你彆急。奶奶在哪兒丟的呀,我現在過去找找。”

“就在北環路公園這啊。”

“我知道了陳姨,我馬上過去。”孟靜薇掛斷了電話,轉身跟斯蒂夫和季瀾鋒說了情況,“不好意思,家裡臨時出了點事,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吃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