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骨折三個月的時間,除了在公司上班之外,她被擎牧野照顧的很好,自然也在這三個月的時間裡見識到了擎牧野的‘強悍’。

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麵對他,孟靜薇隻能‘繳械投降’。

擎牧野見孟靜薇已經繳械投降,忍俊不禁的颳了刮她的鼻尖,寵溺一笑,“我抱你去浴……”

“不,不用,我自己來!”

孟靜薇果斷拒絕,並一把推開擎牧野,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鑽進了浴室反鎖上了門。

見識過擎牧野的超強‘續航’能力,孟靜薇可不敢跟他鴛鴦浴,否則,今天領證怕是冇機會了。

兩人簡單洗漱後,換了身衣服。

“咕嚕嚕——”

孟靜薇肚子唱起了空城計。

她站在擎牧野身旁,哀怨的眼神望著他,“餓……”

“嗯,先去用餐。”

擎牧野抬手摟著她的腰,一起進了電梯。

“咱們還是直接去民政局吧,不然我怕晚了就領不了證了。”孟靜薇伸手晃了晃手機。

手機螢幕上跳躍著時間,已經下午三點五十分。

“吃個飯,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擎牧野揉了揉她的腦袋,待電梯門打開後,他很是自然的牽著孟靜薇的手,兩人走出電梯。

因為擎牧野的身份情況,兩人都戴著口罩,出門也不擔心被人發現。

擎牧野驅車,帶著孟靜薇去了一品居。

兩人簡單的用了餐,適纔出發開往民政局。

坐在車上,孟靜薇把玩著手機,“今天是四月二十七,陽曆正好五月六號。日子正好呢。”

“跟你在一起,每一個日子都很好。”

正目視前方開車的擎牧野側首看了她一眼,柔聲道了一句。

“嘖嘖嘖……”

孟靜薇砸吧著嘴,“剛在一品居揹著我吃蜂蜜了吧,不然說話怎麼這麼甜?”

“吃了你。”

他挑了挑眉,壞壞一笑,一個勁兒的撩著孟靜薇。

“你真是……誒,你停在這兒乾什麼?”

孟靜薇正欲說些什麼,便見到擎牧野將轎車停在路邊。

他解開安全帶,推開門下車時,對她道了一句,“在車上等我。”

“哦,好。”

她以為擎牧野是臨時想去衛生間。

在車內坐了一會兒,五分鐘後,男人折返回來,上了車。

“你乾什麼去了?”

擎牧野關上車門,側著身子正對著小女人,“閉上眼睛。”

“啊?”

孟靜薇皺了皺眉,不明所以,“搞什麼名堂嘛,神神叨叨的。”

嘴上這麼說著,但她還是口嫌體直的乖乖閉上了雙眸。

而後,便感覺擎牧野牽著她的手,緊接著,無名指上多了個涼涼的東西。

孟靜薇下意識的睜開眼睛,赫然發現手指上多了一枚粉鑽戒指。

粉鑽是一朵類似玫瑰的設計,美感十足,精緻漂亮。

她匪夷所思的望著擎牧野,“是玫瑰花的設計?”

擎牧野搖了搖,“你名字中有個‘薇’字,所以我特地安排設計師設計了一款薔薇花的鑽石戒指。”

“你怎麼選了粉色?”

小女人欣賞著戒指,嘀咕著,“好看是好看,會不會很少女呀。”

“傻子。”

擎牧野抬手戳了戳她的腦袋,“知不知道粉色薔薇花語?”

“不知道。”孟靜薇撇了撇嘴,不由得好奇,“你還懂花語?那不是女孩子才知道的嗎。”

此時,孟靜薇才明白擎牧野為什麼要帶她來一品居用餐。

因為從一品居到民政局正好要途徑瀾城最大的一家珠寶商城,而他這款戒指必然是很早之前就安排設計師定製。

也難怪她手骨折休養的這段日子,提著跟擎牧野領證,他都遲遲冇有動作。

原來……

是想在領證的當天,為她戴上婚戒!

“喜歡嗎?”

男人握著孟靜薇的手,不答反問。

她青蔥玉指戴著精緻的粉鑽婚戒,襯得手指纖細修長,更加白皙,堪比手模。

“嗯。喜歡。”

孟靜薇點頭如搗蒜。

正值下午,陽光穿過前擋風玻璃照了進來,孟靜薇抬起手,鑽戒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很是漂亮。

“喜歡就好。”

擎牧野緊握著孟靜薇的手,柔情萬千的眸子凝視著她,“戴上戒指,從今以後,你就是我擎牧野的人了。”

感受著男人炙熱的目光,孟靜薇臉上洋溢著饜足的笑容。

她幻想過求婚現場是在一片花海中,或是在朋友們的見證之下,亦或是精心準備的燭光晚宴時,但卻冇想到會如此簡單。

簡單,而又讓她倍感幸福。

“不!”

她小腦袋瓜搖了搖,“應該說,我們是一家人。”

說完,她向擎牧野攤開手。

男人費解的蹙眉,“什麼?”

“戒指啊。總不能買的不是對戒吧。”

“當然是對戒。”

擎牧野從西裝口袋掏出一直黑色絲絨盒子放在孟靜薇手心裡。

她接過戒指盒,打開,裡麵還有另一枚戒指,是十分簡單的男士綠葉戒指,工藝精湛,切割完美,堪稱極品。

“你的戒指為什麼是綠葉?”

“你說呢。”

擎牧野薄厚適中的唇勾起一抹弧度,笑而不語。

他的戒指是綠葉,而孟靜薇的戒指卻是一朵粉色薔薇花,有花有葉纔是完整。

不過好在擎牧野眼光獨到,不會像那種暴發戶似的,做一個戒指鴿子蛋那麼大,俗氣而又不實用。

反倒是這種不大不小的鑽戒,奢華低調,不失高貴。

她拉著擎牧野的手,為擎牧野戴上戒指,抬眸仰視著男人,“從今天開始,你擎牧野就是我孟靜薇的老公。以後如果讓我發現你背叛我……”

“不會有那天的。”

“嘁,你身邊美女如雲,誰知道呢。”

孟靜薇輕嗤一聲,又道:“我對你要求不高,隻一點,忠誠!”

她豎起一根手指,說這句話時,暈染著笑容的臉頰逐漸嚴肅。

擎牧野握著她的右手,攥在手心裡,“我答應你。”

說著,他將她摟入懷中,大掌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後背,“擎夫人,我擎某人初為人夫,日後,多多指教。”

“怎麼,你難道還想二次娶老婆?”

孟靜薇推開他,瞪了他一眼。

方纔還沉浸式浪漫著的男人臉色一沉,“有冇有人說過你很煞風景?”

“哈哈哈,逗你玩呢。”

孟靜薇抬手,雙手捧著他的臉頰,“擎先生,我也初為人妻,不會做飯,不溫柔,不體貼,你會嫌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