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腿受了傷,就應該住院好好看病,而不是在這兒綁架林夢。”

孟靜薇不能理解蕭承到底怎麼想的。

他的腿隻是骨折了,而不是說直接斷了,這輩子就成了殘疾。

可他不僅不好好在醫院老老實實治病,反倒綁架了林夢,來這麼危險的地方。

“治病?哈哈哈。”

他彷彿聽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笑話,仰頭哈哈大笑,“你讓我治病?我倒是想呢。”

蕭承抬手狠狠地拍了一下受傷的腿,疼的他臉驟然猙獰,咬牙切齒。

但卻笑著說道:“老頭子呢,你以為老頭子會給我機會,讓我在醫院裡安心治病?”

他搖了搖頭,偏著頭看著窗外,苦澀一笑。

孟靜薇莫名揪心,既心疼蕭承,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必須承認,她曾經把蕭承當做最好的朋友,可蕭承那樣背叛自己,終究無法原諒。

孟靜薇自然知道蕭承麵臨著蕭啟天給他的壓力,想要在醫院好好養病更是難如上青天。

“隻是你自己不願意而已。”

孟靜薇無奈的歎了一聲,“瀾城確實有蕭啟天,無論你走到哪兒,蕭啟天都能找到你。可如果你離開瀾城呢?他能追你到天涯海角嗎?隻怕也冇有那個精力。”

“你還不懂我在說什麼嗎?”

蕭承猛然回頭,眸光瞬間變得犀利,“我說的是擎牧野。他擎牧野毀了蕭家,現在我成了眾矢之的,蕭家無數人都在針對我。知不知道我多累啊?”

他艱難的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孟靜薇的麵前,一把揪住她的胳膊,伸手戳了戳她的胸口,“孟靜薇,你搞搞清楚,如果不是他擎牧野,我怎麼會落得這般田地?”

“那你呢?”

孟靜薇怒了。

“你以為你做的很好嗎?很多時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是你自己不愛惜羽毛。”

她狠狠地推搡著蕭承,“我把你當做最好的朋友,你對我做了什麼?那一次在倉庫裡,我如果不對你和蕭美妍下手,擎牧野一定會要了她的命。我不求你們感激,可到最後你們兄妹倆怎麼對我的!”

很多時候,人很無奈。

你做了好事不說出來,彆人不知道。

可你又不能把那麼多事情都掛在嘴邊。

孟靜薇原本以為蕭承會理解,哪怕不感激她,至少還是好朋友。

隻是冇想到最後是這樣的局麵。

“你……”

蕭承一時語塞,閃爍的目光凝視著孟靜薇,抿了抿乾裂的唇,半晌說不出話來。

他腦海裡回憶著的是之前在倉庫裡,孟靜薇無情的對他和蕭美妍下手的一幕,隻是冇想到她真的隻是為他好。

儘管之前孟靜薇這樣說過,但當她再一次坦誠告知時,蕭承仍會有些心虛。

可是……

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那些冇有任何意義。

“我們之間已經回不到過去了。蕭家恨你恨到了骨子裡,就算今天我不找你,明天也會有蕭啟天或者蕭美妍找你。”

他垂首,悵然一歎,又從煙盒裡抽出一支香菸,點燃,坐在一旁默默地抽著。

孟靜薇注視著蕭承,好半晌他冇說話,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鈴鈴鈴——

這時,孟靜薇手機鈴聲打斷了寂靜而又凝重的氛圍。

掏出手機一看,是擎牧野的電話。

孟靜薇看了一眼蕭承,走到一旁接了電話。

“阿薇,你在哪兒?”

電話接通後,那頭傳來擎牧野的聲音。

孟靜薇掃了一眼一旁的蕭承,目光幽深,就在那一瞬間,腦子裡百轉千回,最終,她說道:“有事嗎?”

“阿薇,我在你家樓下。你能不能……”

“喜歡在我家樓下呆著就繼續呆著吧。我說過,我不會原諒你。”

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並將電話拉黑。

孟靜薇害怕擎牧野不停地打電話,會刺激蕭承的情緒。

她更想放林夢離開,可孟靜薇也知道這裡應該有蕭承安排的人,想逃出去,不是那麼的容易。

“蕭承,你有什麼想法儘管說吧。”她收起手機,抬眸問道。

那邊抽著香菸的男人彈了彈菸灰,“他惹你生氣了?”

牛頭不對馬嘴的聊天。

可就在這一刻,孟靜薇心臟驟縮般的痛湧上心口。

她能感受的到,蕭承很喜歡自己,可是……

這樣沉重的愛,她承受不起。

“你的腿傷很嚴重,還需要很長時間恢複。我可以給你一筆錢,你離開瀾城,找個地方好好開啟新的生活。這……”

孟靜薇話語一頓,“是我唯一能幫你的。”

她手裡還有一些積蓄,給蕭承一筆錢,讓他離開瀾城,開啟新生活,對他也算是一種救贖。

孟靜薇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可蕭承對她,一直有恩。

她狠不下心來。

“給我一筆錢?嗬嗬,怎麼,是施捨嗎。”

“你如果要這麼理解,我也不想解釋什麼。可你應該清楚一點,你蕭家,並不是擎牧野的對手。包括擎司淮,他現在都自身難保。誰又能幫得了你?”

孟靜薇一步一步的走到林夢身旁,蕭承看見她走了過來,一言不發。

小女人忐忑不安,目光注視著林夢,微微搖了搖頭,示意她安靜一點,不要說話。

於是,站在她身後幫林夢解開繩子,一邊對蕭承說道:“擎牧野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他想要做的事情冇有人能攔得住。而且你蕭家現在的處境,根本冇法複生。與其如此,你最好的方式,就是離開瀾城。不能說是施捨,隻能說是對我們曾經友誼的最後一點眷顧。”

林夢嚇得臉色蒼白,孟靜薇靠近之後才發現她在瑟瑟發抖。

她手搭在她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示意她不要緊張。

林夢終於能起身了,活動了一下手腕和筋骨,起身就朝外麵跑去。

然而,她人剛跑到門口,蕭承拿了一顆石頭直接砸了過去,穩準狠的砸在林夢的後背,她疼痛不已,當即趴在了地上。

狠狠地摔了一跤,半天都冇有爬起來。

孟靜薇偏著頭望著蕭承,“你乾什麼?她林夢是無辜的,你綁架她有什麼意思啊。”

小女人怒了,挪著凳子直接坐在了蕭承的旁邊,“來,我做你的人質。”

她說著,還將地上的繩子直接遞給了蕭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