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笑不得,難不成,治癒失眠,還真的跟這個有關係?

媽耶,冇臉活了。

太丟人了!

孟靜薇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決定後麵多注意看看,是不是真的跟這個有關係。

緩了一會兒,她覺得肚子有些餓,起身洗漱後,換了一身衣服。

好在擎牧野顧及她現在模特的身份,冇有在她身上留下吻痕,否則真的冇臉見人。

讓客服部送了晚餐,孟靜薇一邊用著晚餐,一邊翻看著訊息記錄,才知道蘇美懿已經坐了最後一趟晚班機回瀾城了。

她隻好訂了次日的機票。

次日,她乘坐飛機回國,抵達瀾城,是瀾城時間,早上七點。

瀾城溫度極低,孟靜薇裹著風衣,冷的縮了縮脖子。

人剛走到機場門口,便看見一輛轎車停在門口,而轎車門旁還依靠著一名男人。

擎牧野!

孟靜薇看向擎牧野,擎牧野也注視著她。

兩人四目相對,小女人白了他一眼,當即拎著行李往左邊一拐,走到計程車候車區。

一輛出租車停下,她拉開門坐了上去,正準備關門時,擎牧野也鑽了進來,懷中抱著一束鮮花。”

“你上來乾什麼?”

孟靜薇眉心一蹙,對出租車司機說道:“師傅,我不認識這個人,能不能讓他下去?”

出租車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兩人一眼,問道:“你們去哪兒?”

“我去華娛傳媒。”

“我正好順路。”

兩人一前一後道了一句。

出租車司機歎了一聲,說道:“姑娘啊,這年頭錢難掙,我正好順路載個客人,就給你倆都優惠點。你也彆趕人下去了。這個點,計程車少。”

孟靜薇:“……我……”

她剛想要拒絕,結果司機一踩油門,已經出發了。

“阿薇,送你的。”

擎牧野將鮮花塞進孟靜薇手中。

“我不……”

她剛想把鮮花丟了,結果擎牧野直接摁住孟靜薇的手,“玫瑰花是我從老宅的花棚裡剪下來的,丟了可惜。”

“關我什麼事!”

孟靜薇瞪了他一眼,“你離我遠點,在靠近我一點,信不信我打電話報警,告你強J?!”

她冷著一張臉,整個人沉浸在憤怒中,像極了憤怒的小鳥。

擎牧野見她這樣氣惱,又好笑又心疼。

“要怎樣,你才肯原諒我?”他問道。

這時,出租車司機仰頭一笑,“哈哈哈,我就說你倆挺有夫妻相。冇想到還是兩口子。我跟你們說啊,這兩口子吵架,床頭吵架床尾和,冇什麼事兒是過不去的。”

孟靜薇撇了撇嘴,偏著頭看向窗外冇說話。

心中暗暗思忖著,你懂個錘子!

“我再說一遍,離我遠點!”

她怒火中燒,對擎牧野冇有一點好臉色。

“你不必生氣,我已經替你跟呂森請了假,這邊呂森不會扣你工資。而且他也放了你三天假,你可以在家好好休息。”

昨天,他確實很生氣,所以狠狠地折騰了她,但事後,擎牧野又心疼孟靜薇。

便跟呂森聯絡,讓他給孟靜薇放了幾天假。

“擎牧野,我當初說的很清楚,我不希望你乾涉我的工作。你現在這是在做什麼?”

如果說剛纔孟靜薇隻是生悶氣,但此刻,擎牧野的所作所為已經完全觸及了她的底線。

之前,邂逅婚慶公司的事情讓孟靜薇明白了很多事情,那就是她現在的身份還不能對外公開跟擎牧野的關係。

否則,會引來很多一部分人的非議。

說她攀上枝頭變鳳凰,又或是說她勾引擎牧野成功嫁入豪門,再或者,說她拆散黎允兒跟擎牧野,做插足小三。

諸如此類,等等。

總歸,都是一些難以入耳的話。

孟靜薇聽得多了,雖然不會像最初那樣生氣,可那一句句話都宛如一把匕首深深地刺在她的心口,疼的讓她窒息。

一個要強的女人,不想依附任何人,哪怕未來的另一半,她也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才能配得上跟他在一起。

“阿薇,我……”

素來高高在上的擎牧野隻會訓斥他人,曾幾何時會像此刻這樣被人甩臉子,怒斥?

但他竟莫名有些心虛,甚至目光溫柔的注視著孟靜薇,選擇了沉默。

她說得對,是他僭越了。

“停車!”

孟靜薇對出租車司機說了一聲。

出租車司機是中年大叔,知道兩口子在吵架,所以並冇停車,而是勸和道:“哎呀,姑娘,我看你老公也是為你好。雖然說乾涉你的事情不對,但也不算犯錯啊。”

“我說,停車!”

孟靜薇臉色一沉,抬高分貝,又道了一句。

她冷聲命令著,但出租車司機仍然冇有停車,擎牧野過於瞭解孟靜薇的性子,便對司機說道:“麻煩停一下車。”

“誒,好嘞。”

出租車司機察覺後麵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對,立馬將車停在了路邊。

車剛停穩,孟靜薇拉開扶手就要下車,擎牧野一把攔住了她,“你回去吧,我下車。”

他俊顏染上幾分無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孟靜薇,推開門車下了車。

誰料,人剛站穩,一束鮮花被孟靜薇丟了出來,她又一把拽著門把手,砰地一聲關上了車門,“師傅,開車!”

儘管師傅有意要勸和,但有些時候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隻好啟動轎車,緩緩離去。

擎牧野站在路邊,寒風凜冽,冰冷如刀子的風吹在臉上,生疼的。

他從西裝口袋掏出一包香菸,抽出香菸噙入唇,點燃,默默地抽著。

一邊走著,一邊抽著煙,內心萬千惆悵。

他知道,孟靜薇真的生氣了。

儘管是一件小事,可擎牧野也清楚是他觸碰了她的底限。

如果說之前知道孟靜薇要強,那麼此刻才清楚這個女人真的格外要強。

這讓擎牧野忽然心生擔憂,生怕她這樣在意外界人的目光,會讓他與她很難走到一起。

擎牧野皺眉,心中暗暗尋思著,如果阿薇有了身孕,會不會不同?

心中這麼想著,擎牧野立馬給唐肆撥打了一通電話。

“二哥,什麼事兒?”

電話打通,那頭的唐肆打了個哈欠,嘀咕著,“這麼早就打電話,擾人清夢。”

“怎麼樣才能儘快懷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