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彆提了,我剛把他給氣走。”孟靜薇無力的往後一躺,無語的看著天花板。

“什麼情況?你到底做了什麼造孽的事兒,能把擎牧野給氣走了?”

舒瑤頓時八卦心起,想要聽一聽。

此刻的她,好似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現狀了似的。

孟靜薇歎了一聲,“我……怎麼說呢。就是他突然來C國,給我打電話問我跟誰吃飯,我撒謊說跟蘇美懿吃飯。然後我一個朋友送我回來,被他發現,他就生氣了。”

“就這?不至於吧。”

“我想想……哦,下車後我跟我朋友抱了抱,對了,他還彈了一下我腦門兒。僅此而已啊。”

“不應該啊。到底是什麼朋友,能讓擎牧野吃醋。話說,你又冇去過C國,怎麼會有朋友?”

舒瑤想到了一個關鍵。

孟靜薇隻好如實告知,“季瀾鋒。”

“季瀾鋒?就是那個超級大明星季瀾鋒?”

“是啊。”

“我去啊,你什麼時候認識這麼個帥哥啊。他可是娛樂圈裡顏值與實力並存,人溫柔帥氣,從無任何花邊新聞的男人呢。”

舒瑤說著,又砸吧砸吧了嘴,“嘖嘖嘖……也難怪人擎牧野會吃醋。人家季瀾鋒從不搞任何花邊新聞,全跟你又摟又抱的,擎牧野不亂想纔怪。”

天知道,季瀾鋒在娛樂圈可謂是一股清流,亦是唯一一位男粉絲比女粉絲還多的男星。

他為人低調親和,致力於公益慈善事業,且影片極少,但一部比一部票房更高。

“呃……這,難不成還是我的錯?”

孟靜薇撩了撩頭髮,自己想了想,又道:“有一次我跟他開玩笑,說我初戀是季瀾鋒,還說胡說八道的瞎胡扯,說跟季瀾鋒開過房。他,不會認真了吧?”

那一次在地宮,她真的這麼胡說八道過。

“完了,薇薇,你完了。”舒瑤重重的歎了一聲,“你硬生生把月老給你牽的紅鋼絲都給掰斷了,你厲害,真厲害!”

孟靜薇:“有這麼……浮誇嗎。”

她左思右想,都覺得擎牧野也不至於為這件事情生氣吧。

畢竟他也知道她的初戀是韓君硯。

但擎牧野剛纔又說,說季瀾鋒可能是初戀之後的男朋友。

仔細一想,他不遠萬裡從瀾城來到C國,就為了見自己,而自己卻無情的騙了他。

這事兒,似乎還真有點過分。

“那我該怎麼辦?”

“道歉啊,不打電話給他道歉,還等到什麼時候。”

“好吧,那我先給他打電話吧。”孟靜薇說著,正準備掛電話,忽然問道:“對了,還冇問你給我打電話乾什麼呢?”

“冇什麼。就是剛纔知道安東尼把盛司淮抓了。”舒瑤終究是愛著盛司淮的,尤其是盛司淮還是她腹中孩子的父親。

她一時間有些難以抉擇。

“什麼意思,你孩子還打算繼續留著?”

“孩子已經兩個多月了,我想留著他。盛司淮有錯,可孩子是無辜的。”舒瑤說話時,忍不住的一聲長歎。

孟靜薇從她那一聲歎息中感受到,她似乎還在猶豫孩子的去留。

否則都已經過了兩天,舒瑤如果真的不想留著孩子,隻怕已經帶著孩子去小產了。

“舒瑤,這件事情我不左右你的思想。但你應該很清楚,孩子生下來,你將要麵對的是什麼,你父母又該麵對什麼?又或者,安東尼是否會接受這個孩子的存在?哪怕,你並不打算跟安東尼結婚!”

孟靜薇點到為止。

她話音落下,電話那頭舒瑤陷入沉默,她便說道:“我晚點給你回電話,我先給擎牧野打個電話。”

說著,就掛了電話。

然後立馬撥通擎牧野的電話,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孟靜薇詫異的發現她隱約聽見了手機鈴聲,便從床上爬了起來,順著聲音走到套房門口。

偏著腦袋貼著門,清晰的聽見鈴聲就在外麵。

她心中疑惑,擎牧野在外麵做什麼?

掛斷手機,外麵鈴聲也斷了。

她立馬拉開門,入目的不是擎牧野的一張臉,而是……超大的一束嬌豔欲滴的紅色玫瑰。

“阿薇,生日快樂。”

擎牧野站在她正對麵,眸光溫潤的望著她,寵溺一笑。

突然地反轉,讓孟靜薇怔楞了半晌,她充滿感激而又內疚的目光閃了閃,紅唇輕抿,“你……”

喉嚨一陣酸澀,孟靜薇感動的說不出話來,隻是低著頭看著麵前一大束鮮豔的紅色玫瑰,散發著玫瑰花的獨特芬芳,沁人心脾。

“謝謝。”

她接過鮮花,抱在懷中,小臉染上些許緋紅,“你,不生我氣嗎?我剛纔說話態度很不好。”

擎牧野頭上的鴨舌帽冇了,他抬手撩了撩額前劉海,挑了挑眉,“我相信你。”

既然選擇了孟靜薇,他自然相信她。

雖說剛纔看見了那一幕,嫉妒的火焰在體內熊熊燃燒,可男人已經想好了另一種好好懲罰她的方式了。

“你那麼遠從瀾城過來,就是為了給我慶祝生日嗎?”

“不然呢。”

“阿野,謝謝你。”

孟靜薇一把拉著擎牧野的手,將他帶進了套房,男人順勢關上了門。

進去之後,孟靜薇直接將鮮花丟在沙發上,轉身抱住他,給了他一個深情的擁吻。

這樣主動的獻吻,焐熱了擎牧野微冷的心。

男人一手摟住她的腰,帶著她往前走了幾步,把手裡的蛋糕放在桌子上,這才抱著她,直接將人放在床上,回以更加炙熱的吻。

正當兩人情動之時,叩叩叩——

外麵響起了敲門聲,擾了兩人興致。

擎牧野俊顏一沉,瞳眸裡揮之不去的陰鬱氣息。

那表情,逗得孟靜薇忍俊不禁。

她退了退擎牧野,“你起開,我去看看。”

“不用搭理就行!”

擎牧野抬手拿著遙控器,關掉了酒店的窗簾,抱著孟靜薇,俯身又吻上她的吻。

鈴鈴鈴——

好巧不巧,孟靜薇手機鈴聲響了。

她拿起手機一看,螢幕上赫然顯示著——季瀾鋒!

小女人訕訕一笑,“接個電話哈。”

她話音剛落下,擎牧野奪走手機,接了電話,直接放了擴音。

“母夜叉,我剛想起來,今天是你生日。抱歉,是我疏忽了。不過,我已經安排客房給你準備了禮物,你去開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