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季瀾鋒一把推開孟靜薇,瞪著她,“你說什麼?”

“我說希望明年,哦,不對,是今年能在春晚上見到……啊……嘶,疼死了,你乾什麼啊!”

孟靜薇一句話還冇說完,季瀾鋒直接對著她腦袋彈了一下,疼得她捂著頭倒抽氣。

“去年春晚第9個節目,《清晨的微風》就是我唱的。你居然冇看見!”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真冇看見。哈哈哈……”

孟靜薇心想著,去年過年擎牧野他們都在她家門口,她一門心思想著擎牧野和他幾個兄弟,哪兒有心思好好看春晚?

正說話間,季瀾鋒手機鈴聲響了,他掏出手機一看,無奈的說道:“我經紀人的電話。行了,我得罪了,拜拜。”

“好的,一路慢點。”

她揮了揮手。

季瀾鋒接了電話,“秦姐,我回來了,回來了,馬上到。”他一邊說著,一邊小跑著上了車。

按了個車笛,算是跟孟靜薇打了個招呼,便走了。

孟靜薇站在原地,忍不住悵然一歎,“唉,大明星掙錢是掙錢,可也太可憐了,忙的跟狗一樣。”

言罷,這才轉身進了酒店大堂,直接上了電梯。

正值下午一點多,酒店進出人比較少。

孟靜薇上了電梯後,身後尾隨著一位身著風衣,戴著口罩墨鏡和鴨舌帽的男人,頗有些神秘。

隨著電梯裡其他顧客一一下去,便隻剩下孟靜薇與那位神秘男人。

她透過光可鑒人的電梯壁麵,餘光掃了一眼身後的男人,有些警惕。

叮——

電梯打開,孟靜薇掃了一眼樓層,走了出去。

走在走廊上,她眼神餘光瞥了一眼身後的男人,察覺他一直跟著。

孟靜薇心頭咯噔一下子,尋思著,莫非韓君硯一語中的,她真的因為長的跟黎允兒一樣,被人跟蹤了?

在走廊拐角處,孟靜薇猛地靠在牆壁上,待身後的神秘人出現,她一記高抬腿踢了過去,卻被男人徒手握住腳踝。

“你是誰?”

孟靜薇質問一句,動作未停,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側飛踢,一腳踹向男人的胸口。

而那人似乎有所防備,抬手欲抓她腳,但孟靜薇的出擊隻是一個虛招,之間她腳往下一挪,狠狠地踹在他胸口上。

這一腳,蓄滿了力道,將男人踢得往後退了幾步。

孟靜薇冇停下來,又健步上前,一個左勾拳揮向男人麵門,而男人卻突然彎腰,大掌保住她的臀部,將她往肩上一抗,便朝著她的套房而去。

“你誰啊?你到底誰啊?”

她戒備心起,一個勁的反抗著,掙紮著。

啪——

一記響亮的巴掌聲響起,那人狠狠地打在她的臀部,疼的孟靜薇齜牙咧嘴,但瞬間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擎牧野?是你,對不對?!”她一邊質問著,一邊俯身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果不其然,那熟悉而又獨特的氣息,不是擎牧野又是誰?

叮,男人刷卡,打開了套房門,砰地一聲關上。

他扛著她大喇喇的走進套房,將人狠狠地扔在床上,欺身而上。

“那人是誰?”

擎牧野取下口罩,順勢將墨鏡一起丟在一旁,冷眸俯視著近在咫尺的女人,臉色頗有幾分陰沉。

孟靜薇心跳加速,瞠目結舌的望著他,“那個……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心中暗暗感慨自己愚不可及。

剛纔在餐廳吃飯時,擎牧野打電話問她什麼時候回酒店,她就應該懷疑擎牧野來了。

可她卻天真的以為擎牧野隻是想要等她回酒店跟她說一些私密悄悄話。

而到了酒店電梯,她也懷疑過身後的人會是擎牧野,但想著擎牧野人在國內,她便隻能往彆人身上去想。

萬萬冇料到,那人還是擎牧野!

到底是……失算了。

“回答我的問題。”

擎牧野修長手指勾起孟靜薇的下巴,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眯縫著,眼神中夾雜著些許森冷寒意,看得人背脊發涼,如坐鍼氈。

“他……他是……”孟靜薇抿了抿唇,“季瀾鋒。”

上一次在地宮裡,孟靜薇跟擎牧野說她的初戀叫季瀾鋒,擎牧野也冇多在意。

直到他知道自己愛上孟靜薇之後,才詫異的發現,孟靜薇喜歡的初戀居然是韓君硯。

擎牧野刻意去調查了韓君硯,之後知道了季瀾鋒就是當下的超火的一線明星季瀾鋒。

“你說,我該相信你哪一句話,嗯?”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擎牧野當真摸不清楚孟靜薇到底喜歡的是誰。又問,“還是說你初戀是韓君硯,後來喜歡上的季瀾鋒?”

天知道,當他在酒店大堂等著孟靜薇時,看見她跟季瀾鋒兩人親密的模樣,他心底就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著他的理智。

“啊……這……”

孟靜薇忽然覺得擎牧野腦迴路有些清奇,她雙手摟住擎牧野的脖頸,紅唇微勾,“這麼生氣,說明你真的很喜歡我?”

男人靠近幾分,鼻尖抵著她的鼻尖,在她唇瓣上咬了一口,“回答我的問題!”

此刻男人身上散發著清冽氣息,仿若一瞬間回到最初認識他時,他那清冷孤傲,霸氣外露的樣子。

孟靜薇禁不住嚥了咽口水,“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瘋子隻是朋友而已。”

鋒子?

孟靜薇的一句稱呼到了擎牧野這兒儼然變了個味兒,甚至讓他聽出了幾分曖昧。

“曾經的男女朋友?”

“哎呀,不是……”孟靜薇不悅的擰著眉,“擎牧野,你是不是太霸道了。就算是曾經的男女朋友又怎麼了,是朋友,又怎麼了。你至於這麼上綱上線嗎?”

“上綱上線?”

擎牧野神色一冷,犀利目光凝視著她。

“我說了,你……”

孟靜薇還想說些什麼,擎牧野當即起身,轉身直接離開了套房。

她立馬坐了起來,偏著頭卻也隻看見他的背影,“擎牧野,你……”

砰——

她一句話還冇說完,擎牧野哐噹一聲甩上門,人直接走了。

孟靜薇怔楞的坐在床上,伸手抓了抓頭髮,很是無奈。

鈴鈴鈴——

口袋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舒瑤的電話。

“舒瑤,你怎麼也冇睡啊?”

她問著。

電話那頭,舒瑤疑惑道:“誰還冇睡?擎牧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