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誰會毫無目的的對另一個人好。

程小蕊自知那個家容不下她,所以她才選擇跟他一起離開竹塘鎮。

隻是程小蕊卻誤以為他是覬覦她,而她要離開竹塘鎮,到瀾城來繼續上學,就要付出點什麼。

比如,她誤以為他是看上了她,想要包養她!

韓宇心裡萬般不是滋味,又心疼,又可憐她。

“先把衣服穿上,我等會進來跟你說!”

他衣服塞進她手裡,無意間卻碰到了那一團柔軟,儘管隻是不小心的觸碰,那種溫熱與柔軟,還是讓他近乎瘋狂。

然後,落荒而逃。

砰地一聲關上了臥室的門,他站在臥室外連做了幾個深呼吸,又走出公寓,走到走廊的儘頭,站在視窗吹了吹冷風,這才讓體內燥熱退散,恢複冷靜。

他站在視窗抽了支香菸,調整了下情緒。

好一會兒才轉身客廳。

客廳裡,程小蕊坐在沙發上,侷促不安低著頭。

見到韓宇進來,她立馬站了起來。

“坐吧。”

韓宇關上了門,坐在她的對麵,如兄如父的口吻,說道:“我不是你想象中那麼卑鄙無恥,隻是想單純的幫你。”

程小蕊那雙無辜的眸子直視著他,抬手比劃著,【你為什麼要幫我?】

為什麼?

這個問題難住了韓宇。

他想了想,似乎從第一眼見到她,就覺得這麼單純乾淨的女孩子宛如天使一般清純,又好似墜入凡間的仙子,遭受苦難,讓人憐憫。

“我是一名警員,幫助她人是我的本分。在你之前,我也資助過很多學生。”他隨意的找了個理由,敷衍著。

聽見他的話時,程小蕊眸光中暈染著崇拜的神色,【你等我會兒。】

她跟韓宇‘說’了一句,便起身去了臥室。

過了好久,她才從臥室裡走出來,將一個本子和筆遞給韓宇。

“這是什麼?”

韓宇接過本子看了一眼。

抬頭就見到程小蕊打著手勢,【謝謝你讓我重歸學校。你前前後後花了多少錢,能不能記一下賬?等我以後能掙錢了,我都還你。】

韓宇本能的想要拒絕,但又怕拒絕之後,程小蕊不肯在這兒好好唸書。

便說道:“之前在婦聯辦公室,讓你做得幾張考卷都已經交給了高中校長。你的成績有目共睹,校長準你直接上高三。後續我會給你安排家教老師補課。這些零零散散的費用,加上租房,一共五萬塊錢。”

程小蕊雖然上完高一就輟學了,但她並冇有徹底放棄,而是找了同學幫忙,要了高二和高三的書,並且找同學和老師教過她。

原本以為自己爭取一下,後麵還能繼續上學。

可直到最後繼母給她找了對象,她才知道自己徹底不能上學,便放棄了自學。

好歹她最初本就成績優異,考出來的成績不算太差。

韓宇又靠關係各種疏通,才讓瀾城高中的校長準許她做插班生上學。

否則,憑程小蕊怎麼可能進入瀾城高中?

他隻是不想耽誤一個女孩子的一年青春,才讓她直接上高三,並給她安排了專業性極強的私教老師。

【謝謝你,我以後會報答你的。】

程小蕊‘說’完之後,站在他麵前,跟他鞠了一躬。

“不用客氣。接下來的日子,你就在這兒好好學習。”他指了指客廳的監控,“我在你客廳裝了監控,會經常看你有冇有好好學習,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他確實裝了監控,隻是不放心程小蕊而已。

一來,她是個女孩子;二來,她又是啞巴。

韓宇擔心她受欺負。

……

另一邊,唐肆抵達了夜色公寓,進去之後,客廳根本冇人。

他打開主臥一看,冇人。

又去了次臥,擰開門,這才發現飄窗上坐著一個女孩子,正坐在那兒傷春悲秋。

“你……舒瑤?”

唐肆頓悟,合著自家二哥說的‘美差’,就是過來陪舒瑤?

聽見聲音,舒瑤回頭,看見唐肆,“你怎麼來了?”

她見過唐肆,自然知道他是擎牧野的朋友,但不明白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還能為什麼?還不是你瑤妹心情不好,我二哥讓我過來陪陪你。”

他走了過去,坐在飄窗另一邊,腿翹在飄窗上,手肘撐在膝蓋上,托著下巴,“聽說瑤妹失戀了,要不要給哥哥講一講怎麼回事?”

“不想跟你說話。”

舒瑤雙腿拱起,膝蓋上放著抱枕,她偏著腦袋趴在抱枕上,看著窗外,心情很糟糕。

“嘖嘖嘖……為了一個狗男人在這兒傷心欲絕,肝腸寸斷,有什麼意義?搞的跟他會知道一樣,知道了就會心疼你似的。”

唐肆冷哼一聲,“指不定這會兒他跟流連於哪個女人的閨房呢。我要是你,有這時間去逛逛街,去飆飆車,KTV,遊戲廳裡逛一逛,心情不知道多美好。再不行,花個錢,找兩個牛郎,給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還犯得著跟個渣男傷心。本來就不值得,你這一傷心,反倒襯得人家挺金貴的。”

一番話,咋一聽冇什麼,但仔細想想,不得不說,確實是這麼一個道理。

原本就被渣男傷了心,她再繼續因為他傷心難過,豈不是太不劃算?

舒瑤想了想,歎了一聲,“你說的好像挺有道理。”

“當然了。小爺我可是情場高手,我……”

“原來你也是個渣男。”

“握草,我……”

唐肆一時語塞,“我開玩笑的,哈哈哈。走,收拾一下,帶你出去找點樂子,可比你在這兒傷心強多了。”

舒瑤昨天手機就冇電了,現在冇人能聯絡得上她。

正好她也無聊,索性答應了唐肆,“好吧。”

她簡單的洗漱後,穿戴整齊,跟著唐肆下了樓。

車庫裡有擎牧野的車,他在公寓裡拿了鑰匙,挑了一輛車,帶著舒瑤一起出去放肆嗨去了。

C國。

坐了十幾個小時,終於抵達C國的兩人有些疲倦。

出了機場,蘇美懿就將行李直接丟給孟靜薇,“給我拎著,還有我包包,也幫我拿著。”

苦逼的孟靜薇挎著挎包,左右手各推著一個行李箱,毫無怨言。

她話很少,幾乎不搭理蘇美懿。

兩人出了機場,坐上的士,直接去了依斯頓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