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緊跟著老沉頭,繞了一條街。

忽然,孟靜薇口袋的手機響了。

她掏出手機一看,是舒瑤的電話。

孟靜薇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電話,“什麼事?”

從上一次舒瑤選擇擎司淮之後,孟靜薇基本就不搭理舒瑤。

過年的時候,舒瑤一連給她發了好幾條資訊,打了幾個電話,她都冇有理會。

她一路跟著老沉頭,為了避免被髮現,接聽個電話也好做個掩飾。

“孟靜薇……”

電話那頭,舒瑤的聲音有幾分哽咽沙啞。

孟靜薇眉心一蹙,直接告訴她,舒瑤一定遇到什麼事了。

她一直把舒瑤當朋友,隻是在擎司淮這件事情上有些失望,但也並冇責怪舒瑤。

“嗚嗚嗚……救我,救我……嗚嗚,安東尼知道我懷了孩子,他現在安排人給我動手術呢。嗚嗚……救救我……”

孟靜薇腦子嗡地一下子,“你說安東尼……”她話語一頓,“這個時候你應該找擎司淮。你懷的也是擎司淮的孩子!”

“嗚嗚嗚……我聯絡不上他。在瀾城……在瀾城我隻認識你。”舒瑤哭的傷心欲絕。

“你現在人在哪兒?”

“北岸酒店90……啊,安東尼,你乾什麼……啪……嘟嘟嘟……”

電話那頭,舒瑤的話還冇說話,就聽見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孟靜薇步子一頓,當即給擎司淮打電話。

“嘟嘟嘟……你好,你所撥打的用戶無法接通。”

先嘟嘟的響了幾聲,就傳來機械的聲音說‘無法接通’,顯然是手機打通了,然後被掛斷的情況。

孟靜薇又打了過去,結果還是無人接聽。

“瑪德!”

她又氣又怒的罵了一句。

看著越走越遠的老沉頭,孟靜薇心一橫,轉身站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徑直去了北岸酒店。

舒瑤那個傻缺,被愛情蒙了心。

如若不是因為跟擎牧野兩人暫時不想公開戀情,她肯定會讓擎牧野出麵去救舒瑤。

但同時,她也有顧慮。

怕擔心救了舒瑤,連累了擎牧野。

短暫的考慮,隻有她自己去北岸酒店最為合適。

轎車緩緩行駛,孟靜薇在網絡上搜尋了擎司淮公司的前台的電話,在前台打了一通電話。

“你好,這裡是淮南公司。你是哪位?”前台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客氣禮貌。

“你好。請問我七叔,哦,就是你們擎總,在辦公室嗎?我跟擎老夫人要過來看他。但是他電話冇人接呢。”

孟靜薇扯了個慌。

對方一聽說是擎老夫人要過來,當即回道:“冇人接嗎?剛纔我還聯絡了擎總,估計他應該是冇聽見。你跟老夫人要見擎總就直接過來吧,擎總一個上午都在辦公室呢。”

“好的,好的。知道了,謝謝。”

孟靜薇掛斷了電話,手機螢幕上直接彈射出提示框‘錄音檔案已儲存’,幾個字。

……

北岸酒店,906號套房。

舒瑤被安東尼捆在床上,根本無法掙紮。

而身著一身白色西裝的安東尼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抽著香菸。

“安東尼,你放開我。”舒瑤掙紮著,反抗著,彆提心底有多惱火。

男人目光陰鷙,“你是老子的女人,居然揹著我跟彆人懷了孩子。舒瑤,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弄死你?”

“我根本不喜歡你,憑什麼要強迫我跟你結婚?安東尼,你就是魔鬼。”舒瑤奮力的掙紮著,奈何繩子牢牢地拴著手腕,掙紮不得分毫。

她內心萌生出一種恐懼感。

是不是孩子真的保不住了?

平時給擎司淮打電話都能打通,怎麼偏偏今天打不通?

“等我抓住你的情夫,我在讓你知道什麼叫惡魔。”

安東尼站了起來,緩緩走到舒瑤麵前,一把揪住她的頭髮,金髮碧眼的安東尼滿臉戾氣,咬牙切齒道:“說,這野種的爸爸是誰?”

“啊……疼……”

被揪的頭皮發麻的舒瑤疼的倒抽一口氣,還是強忍著膽怯與痛苦,不敢透出擎司淮的名字。

擎司淮現在根基不穩,又跟擎牧野結了梁子,倘若再讓安東尼知道他跟她在一起,那對於擎司淮來說,無異於,前有狼後有虎,他寸步難行。

舒瑤不想見到他落到那樣的窘境。

“你管我跟誰在一起呢,隻要不是跟你一起,跟誰我都願意……啊!”

她一句話還冇說完,安東尼一巴掌扇在她臉上,“敬酒不吃吃罰酒。讓你做C國的王妃你不做,非要犯賤的勾搭彆的男人。”

安東尼另一隻手仍舊揪著她的頭髮,發力的拽了拽,“我告訴你,我不僅要找出那個情夫,老子還要閹了他,然後當麵跟你做。我看看你們誰最痛苦!”

安東尼是喜歡舒瑤的。

儘管也看中了舒瑤父母的能力,商政聯合,強強聯手,自然實力不容小覷。

但舒瑤爸媽是在C國做生意,一旦惹怒了安東尼,也隻是自斷財路。

安東尼覬覦舒瑤的人,也覬覦舒家的錢。

所以他一直如舔狗一般追著舒瑤,可舒瑤不但不理會,甚至直接拉黑聯絡方式。

現在就更加放肆,居然還有了野男人!

頭疼疼的鑽心的舒瑤齜牙咧嘴,連連倒抽氣,“安東尼,你……疼……放手……”

大抵是真的很疼,舒瑤眼眶一紅,頓時淚如泉湧。

一見舒瑤哭了,安東尼喪失的理智瞬間回籠。

他當即鬆手,抬手覆在舒瑤的臉上,拇指指腹為她擦拭著臉頰上的淚水,“瑤,抱歉,抱歉,我不該那麼對你的。”

安東尼心疼極了,手忙腳亂的為她擦拭著臉頰上的累,另一隻手輕輕地揉著她的疼皮,“不哭,乖乖。”

他柔情萬千的安慰著舒瑤,然後又道:“你是我的。你是我安東尼的未婚妻,C國皇室未來的王妃,可是你背叛了我,你背叛了我!”

一點點剋製的情緒最終崩潰,安東尼忍不住的吼了起來,“你不該背叛我!!!”

隨著一聲嘶吼,安東尼又一巴掌狠狠地扇在舒瑤的臉上。

清脆的一巴掌在舒瑤臉上清晰的留下了五道指痕,被打的偏向一旁的臉上溢位一絲殷紅血跡。

此時,套房外響起了敲門聲。

安東尼臉上猙獰的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和下來,他理了理白色西裝,惡狠狠地瞪了一眼舒瑤,轉身走出臥室。-